東南亞藍領移工是台灣這一世代的集體記憶,但你聽過他們最真實的故事嗎?

東南亞藍領移工是台灣這一世代的集體記憶,但你聽過他們最真實的故事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已經超過了六十萬人,他們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付出勞動力,支撐起無數個家庭和工業的運轉,好讓台灣社會的一部分得以妥善運轉 。

文字:莊凱慈| 攝影:Kenny Mori

你相信說故事的力量嗎?在中國西南方有個少數民族,叫做怒族,怒族的樂師擁有一項特殊技藝,他們用達比亞(類似琵琶的古樂器),吟唱、講述和演奏生命中一個又一個故事,像是訴說、像是分享,在餘音圍繞大自然的之刻,汲取了溫柔的領悟,代代傳承,綿延不止。這是故事的力量,我們都喜歡聽故事。

one-forty-post-20170212-2

在One-Forty每個月的東南亞星期天活動中,也有這麼一個歡迎你來交換故事的活動,它叫作「真人圖書館」。在什麼時候你會想要拿起一本書開始閱讀呢?什麼時候你會想要靜下心來、席地而坐聽一聽屬於別人的故事呢?又是在什麼時候,你會想要開口述說和梳理自己的近況和經歷呢?

「這個世界並不需要更多成功的人,但是迫切需要能夠療癒的人;能夠修復的人;會說故事的人;還有懂愛的人。」達賴喇嘛

也許在平凡無奇的日復一日之中,我們重複著規律的日常,偶爾也渴望聽聽他人生活的模樣,以此和自身做對照,明白生活中的重複也許是一種幸福 ; 也或許,我們都渴望在生活找不到出口之際,能被別人的故事溫柔地擁抱和安慰,你不是一個人,諸如此類,說自己的故事和聽別人的故事,像是握一握彼此的手,然後在彼此的手心上留下深刻的溫度和力道。

one-forty-post-20170212-3

The world is a book, and those who don’t travel read only a page. St.Augustine

有人在旅行和環走世界之中,見證自己內心的渴望;但我們則在屬於我們的國度之內,看見了世界上最動人、關乎他人奮力奔向夢想的樣貌,他們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朋友。

我們打開心房,就是最舒適的距離

在One-Forty的日子,有許多個風光明媚或是下著細細微雨的週日,我們一起拿著午餐到北車大廳,拉起褲檔,便一屁股坐在黑白瓷磚間隔的地板上,我習慣先靜靜地觀察人來人往流動的頻率,習慣先豎起耳朵聽一聽不同語言融合的繽紛和歡快,一邊等待印尼朋友的到來。

「什麼樣的距離才是彼此之間最舒適的呢?」偶爾會這樣想,當我們望著一堵語言相異的牆,你也許會擔心溝通成為彼此交換近況的阻礙,會不會不注意而侵犯到彼此,但當我們握一握彼此的手心、輕輕碰觸臉頰的同時,你就知道,就是這樣,有些善意不需言說,真心誠意是我們能送給對方,最珍貴的禮物。

one-forty-post-20170212-4

這是Lily,可愛的印尼女孩,中文講得非常好,眼裡總散發著溫柔的光芒 ;「妳上次祝我生日快樂,我也要祝妳生日快樂。」這是 Ainy ,手裡拿著一張便利貼,上面寫著印尼文的生日快樂,畫上一個笑臉,像Ainy十分暖和的微笑 ; 「你要不要照相,跟我?」這是我剛認識的Rafan,在上一次的活動中,他偷偷投下一張卡片在我手中拿著的好快樂捐箱中,被我發現後,他靦腆地笑著。後來,我們持續用簡單的英文聊著近況,他會問我新年有沒有去哪裡玩,我會推薦他去夜市吃我喜歡的美食,他知道我沒有放假、在幫忙家裡的事情,便對我說:

I prefer people who help their families, I am proud of friend like you, Kate.

看到這句回覆,我便笑了出來,因為他又何嘗不是為了自己的家人呢?我們都是一樣的。

也許你會問說,為什麼是東南亞移工呢?我們可以從幾個角度來思考。

第一,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已經超過了六十萬人,他們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付出勞動力,支撐起無數個家庭和工業的運轉,好讓台灣社會的一部分得以妥善運轉 。

第二,我們的地理距離其實很近,但心理上卻很陌生。從台灣到越南,搭飛機只要三個小時,但我們卻對此如此陌生。記得上課時,楊昊老師曾問我們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台灣是東南亞的一國嗎?」,第二個問題則是「台灣是東南亞的一份子嗎?」多數人否定第一個問題,卻又肯定第二個問題。在國與國邊界快速流動和遷徙的國際社會中,我們如何定位自己和他國,成為一個必須思考的問題。

第三,若你也曾關懷過來自東南亞移工的生活處境,你便能望見台灣社會中最不堪,以及存在最美好的風景。我們習慣把這群移工們設想爲「為了掏金築夢來台,賺了錢回家蓋房,好以翻轉命運」,這種簡單制式化的描述,忽略了許多背後的事實和困境,更未能直視這塊屬於「我們」的土地上,種種不平等限制和惡劣勞動環境。我們在外交環境中,總是期盼有天能抬頭挺胸,捍衛自己的國家,正因為我們深愛著這塊土地,希望自主決定未來,能擁有更平等的權利,希望在國際間大放異彩 ; 但回過頭來,卻未能給予在國內的外國移工們一個合理且平等的對待。

one-forty-post-20170212-5

屬於我們的集體記憶

來自東南亞的藍領移工們和台灣這塊土地的交織牽引和互動,其實正是我們這一世代的集體記憶。從小到大,我也有這樣的深刻記憶。記得前幾天,我和家裡的印尼妹妹Siyah(因為她都叫我姊姊)一起吃飯聊天時,我才知道她跟我一樣大,只比我大幾個月。 Siyah的個子瘦瘦小小的,約莫只有 150 公分,臉上的稚氣未消,剛來到我們家幾個月,中文還不太好,但工作起來,不知道從哪裡生出的力氣,問她累不累,她便急忙搖頭,告訴我「姊姊,喜歡、工作、這裡。」我才知道Siyah曾在馬來西亞工作過兩年,「不喜歡,老闆兇」她這樣告訴我,我笑了,看著她吃飯,總感覺今天的晚餐特別津津有味。

「姊姊有老公沒有?」突然她這樣問我,我笑了出來,「老公?」她又一陣急忙搖頭,用手亂揮舞著,我知道她的意思「男朋友?」,然後她和我聊到她有男朋友,現在在印尼,她想要和他在25 歲的時候結婚。講著這些關乎青春和愛戀的事情時,她又回到那個,20多歲少女羞怯的模樣,小小的手掌,卻遠遠伸向未來。

one-forty-post-20170212-6

多在乎別人一點點

在真人圖書館中,每個人都帶著不同的故事進場,這就是真人圖書館和東南亞星期天的意義。在成長和社會化的過程中,我們藉由和他人產生連結,去感受和同理這個世界,也反過來更了解自己。於是你知道,你能做的看似微小,卻又缺一不可。

曾看過一段對於「同理心」的敘述同理心三個字念起來,約莫 0.6 秒,但卻值得我們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學習,看似複雜,但其實更簡單地說也就是:「多在乎別人一點點」。

如果可以,想要邀請你走進東南亞真人圖書館,裡面有著來自東南亞的移工朋友們,他們真誠的眼神背後,有著特別誠實和蘊含厚度的故事,願和你肩並肩,我們一起坐下,談論關於過去最好和最壞的事、分享彼此最美好的時刻和最荒唐的歲月,交換那回不去的可愛童年,或是生命中奮不顧身的勇敢事蹟。

Each affects the other, and the other affects the next, and the world is full of stories, but the stories are all one. 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

我們相信說故事的力量,不論以何種形式,它都能讓人修復和被深深療癒。也許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和移工朋友們的經歷 ,看起來像是毫無關聯的兩個故事,但藉由交換故事,能讓自己和他人產生關聯。於是,我們發現,其實我們都在同一個故事裡,像是同甘共苦、像是相濡以沫,像是我們用力地,理解他人和這個廣大的世界。

推薦閱讀:

本文獲One-Forty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你也喜歡聽故事嗎?你也相信故事有療癒人心的作用嗎?因為相信每個故事都值得被好好傾聽和收藏,因此,我們在今年四月,即將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辦 2017 年度特展「600,000 JOURNEYS:六十萬個旅程;六十萬個故事」,在展覽中,我們規劃了一個東南亞故事客廳及一座真人圖書館,邀請你路過時來坐一坐,我們一起並肩齊談彼此過去的時光,這裡一定會有源源不絕的溫暖氣息,踏實保暖。

展覽資訊

  • 地點:華山 1914 文創園區 中 5 – 鍋爐室
  • 時間:4/1 (六)~4/14 (五) 10:00-18:00
  • 費用:免費入場
  • 展覽官方網站:點這裡進入
  • 展場內隱藏活動:特展 FB 活動頁(展覽最新消息也會更新在這裡唷!)
  • 周邊活動介紹與報名:點這裡報名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