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不是露出乳房的唯一理由

哺乳不是露出乳房的唯一理由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乳房是屬於人類身體的一部份,是你的、我的和他的的身體,既不全然屬於社會、無需共享,旁人更無從置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女星林辰唏在臉書上貼出高鐵哺乳照,遭到網友指責為「妨礙風化」,為此林辰唏引援《台北市公共場所母乳哺育自治條例》回應,表示公開哺乳是件「自然又健康」的事情,網路上也很多網友相挺支持,新聞底下留言紛紛表示 「乳房是哺育後代的器官」 「哺乳是神聖的母愛表現」,雖然這樣的說法在我們社會已經「相對進步」了,不過依舊還是有許多值得釐清的問題。

哺乳是上空唯一的合法理由嗎?

前幾年轟動一時的「解放乳頭」運動,號召大量的不分性別的人們,尤其是女性、跨性別者、非二元性別者與間性人一同在臉書貼出露出乳頭的照片,挑戰臉書的「色情」審查機制中,對於不同性別標準不一致的問題,只有順性別男性(出生身心皆為男性者)的乳頭不會被查禁,是出自於「平權」的概念發起的網路運動。

在游泳池、海邊、學校籃球場上、工地,甚至路邊巷口和廟口,大眾對於順性別男性露出乳頭感到習以為常,其他性別露出乳頭卻遭到色情化、獵奇化,各種扭曲的異樣眼光比比皆是。雖然「哺乳」給了其他性別(主要是順性別女性)可以上空的機會,全仰賴社會對於「母職」(motherhood)期待的光環,但若這成了其他性別露出乳頭唯一的正當理由,相較之下男性的上身裸露卻被以「司空見慣」為由,既不是因為「父職」光環或是任何其他的正當性標籤,這樣就算是「平等」了嗎?

相對於公共場合哺乳富含母愛光環與正當性,有些人會對解放乳頭質疑:「那是不是何時何地露出乳頭都不該受到限制,萬一所有女性在所有場合都上空怎麼辦?」然而這樣的「滑坡謬誤」並不是現實問題,這和解除中學服裝禁令時,「制服解禁會造成學生穿比基尼上學」的謬論一樣。在我們的生活中不違法但很少人做的事情很多,露腳底板跟扁桃腺都不觸法,大部分的人並不會沒事露腳底板或扁桃腺;公然摳牙、抓屁股也全部都合法,可是會這麼做的只有少數人,那即使露出乳頭毫不觸法,人又怎麼可能隨時隨地、不看場合、不計形象、不分氣溫的沒事露出乳頭呢?

至少現在男性(順性別)露乳頭不觸法,也沒看到所有順性別男性在所有場合都露出乳頭,畢竟人類還是活在社會集體規範、旁人眼光、自然環境和場合氣氛的影響之下,更別說在治安風險下,我們的社會可沒有安全到能任所有性別者自由地裸露,這不只是法律層面的問題而已,更還有人身安全的顧慮。因此露出乳頭除了哺乳以外,也可能是因為氣溫問題、藝術展演、倡議訴求等緣故,這些全部都屬於「正當理由」。

「公然裸露」跟「暴露」是不一樣的

當然也有些論調混淆了「公然裸露」跟「暴露狂」的差異,兩者最大的分歧點,在於前者並沒有 「刻意對著別人」並「強迫別人看」,並不構成性騷擾的侵權行為,雖然有時界線點模糊與舉證困難。但這就好比「對人吐口水」跟「吐痰清喉嚨」的差別,即使公然毫不遮掩吐痰清喉嚨遭他人撞見,可能使人感到不悅與身心不適,但這並不涉及羞辱,頂多可以說是沒禮貌、沒衛生,更不可能用個公然侮辱、妨礙名譽的罪名加以懲處。

不只是公共場合哺乳如此,若是有女性街頭藝人露出乳頭,或女性抗議群眾用自己的身體作為標語,亦或跨性別者、非二元性別者等等露出身體(不管是在遊行中或是抗爭場合)讓大眾認識跨性別,這些都是值得尊敬的行為,而非變態的騷擾侵犯。

RTX1MMXO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由NGO在菲律賓馬尼拉市中心所舉辦的鼓勵哺乳的運動。

最後,有些人主張「乳房是哺育後代的器官,不是性器官」作為支持公共場合哺乳的論點,這實在讓人想起反同人士以「肛門是排遺的器官,不是性器官」 來汙名化性行為的邏輯。前者相對於後者唯一的好處是,至少是為了支持「進步價值」而使用的說法,可是也有它適得其反之處。這兩者都是 「工具化的身體規訓」的一種,以器官部分功能屏除其他功能的可能性(以多數人的印象定義所有人的器官意義)以社會公共利益凌駕於他人身體自主權之上,父權社會一直將女性、少數性別、兒童與動物的身體,視作社會共享的工具,而不是強調個人身體的自主性。

有人生產完會哺乳,有人不方便、不願意或是各種狀況,改用配方奶、奶粉哺育後代,無論何者都無損哺育後代的偉大;有人將乳房作為母愛象徵;有人將其作為性吸引力或女性認同的象徵;甚至有人將之視作身體多餘的負擔與累贅,這些都是個人感受定義器官的身體自主權。有些人終其一生不能或不想生育,或是無法正常分泌乳汁,甚至是上了年紀再也無法生育,這些都不代表他們的乳房「不再是哺育後代的器官」而失去意義,乳房是屬於人類身體的一部份,是你的、我的和他的的身體,既不全然屬於社會、無需共享,旁人更無從置喙。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