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大馬僑生當年因「白色恐怖」入獄 如今成大補發畢業證書

這位大馬僑生當年因「白色恐怖」入獄 如今成大補發畢業證書
Photo Credit:蘇慧貞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段記憶長期掩埋在歷史荒徑裡,成為成大歷史中長期隱諱而難言的傷痛,卻在過去的校史中,或者諱莫若深,或者語焉不詳,直到近十年才陸續浮上歷史地表。

23日,台灣成功大學替過去受白色恐怖牽連的校友陳欽生、吳榮元、吳俊宏和鄧伯宸補發畢業證書。

成大校長蘇慧貞當日表示,在台灣50年代的白色恐怖時期,不少成大師生被迫離開學校,甚至因而告別人間。她舉出在獄中待了15年才重獲自由的化工系學生陳欽生為例,以及1972年成大有7位(包括在校及畢業學長)因成大共產黨案被捕,分別是交管系蔡俊軍、吳榮元、鍾俊隆、吳俊宏,外文系鄧伯宸和礦冶系沈寧怡、余光夏,1973年化學系許武華、礦冶系鄭春朝、土木系胡添培則因「成大大陸社事件」被情治人員帶走。

其中,陳欽生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僑生,1949年生於馬來西亞霹靂州怡保市,抵台後就讀成大化工系,因1971年台南市美國新聞處發生爆炸案,被羅織成為主謀,依「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著手實行」,判處有期徒刑12年,直到1983出獄。

陳欽生在謊言世界 我的真相一書中寫道:

雖然我因為偶然的機緣來到台灣,卻在台灣經歷了生命最痛苦的年輕時代,在牢中度過了12年。我曾經被調查局、警備總部酷刑、審問,關押在調查局「招待所」、景美看守所、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綠洲山莊)、台北土城的仁教所。出獄三年中,衣食無著,四處流浪,瀕臨絕境。

現在,我還是喜歡住在台灣,不只因為我的家庭已經在台灣落地生根。這些年來,我感受到很多年輕人很想知道白色恐怖發生了什麼事,我也很樂意和他們分享我的真實故事。我常常公開說,我在台灣雖然遭遇很多苦難,但我也從台灣人身上獲得很多人間的溫暖。每逢絕境,就會有人適時幫助我,不能說這只是命運的安排,我好像必須度過重重的困難考驗,苦盡才會甘來。我覺得台灣人所給我的,比國民黨剝奪我的還多很多,讓我更喜歡住在台灣。

以下為成大校長蘇慧貞致詞全文:

白色恐怖的五○年代,不少正值青春歲月的成大年輕師生,在動盪不安的時代,被迫離開校園、有的甚且告別人間。到了1971年,化工系馬來西亞僑生陳欽生學長被無端羅織罪名,失去自由十五年;接著有1972年的成大共產黨案,南北共十九位青年被捕,其中成大在校及剛畢業不久的學長佔七位,分別是交管系的蔡俊軍、吳榮元、鍾俊隆、吳俊宏,外文系的鄧伯宸、以及礦冶系的沈寧怡、余光夏。而 1973年「成大大陸社事件」,化學系許武華、礦冶系鄭春朝、而土木系胡添培學長甚且是在畢業典禮當天在校園被情治人員帶走。

61年與62年的寒假期間,兩度針對性的逮捕整肅行動,多位年輕的生命軌道因而轉向。

這段記憶長期掩埋在歷史荒徑裡,成為成大歷史中長期隱諱而難言的傷痛,卻在過去的校史中,或者諱莫若深,或者語焉不詳,直到近十年才陸續浮上歷史地表。

作為成功大學的一份子,我們驕傲的是當年受難的學長不負青春,有的在那壓抑的年代勇於追求理想、對抗威權;遺憾的是有的卻無端受難如亂世中。

正逢二二八事件70周年與解嚴30周年的歷史時刻,面對歷史的悲劇與人類的苦難,成大必須深刻省思,大學能夠承擔的是什麼?我們從陳欽生學長返校參與「真人圖書館」的發言中得到啟發,了解到一張遲到的畢業證書也許是我們可以表達的一點心意。對四位學長而言,文憑早已是身外物,富貴名聲如浮雲,他們都有著更高的理想與使命能安身立命。但是,這一份發自心底的誠意作為,是學校面向未來關於大學精神的嚴正宣示。

感謝今天回到母校的四位學長,讓學校有機會嚴肅面對過的歷史創傷,從2017年春天開始,點亮一盞燈、照亮過去的陰暗,也照亮未來的道路。

*影片:1970年代成大政治受難校友返校接受畢業證書儀式-吳榮元 (成大交管系校友、勞動黨主席、1972年成大共產黨案當事人)吳俊宏 (成大交管系校友、1972年成大共產黨案當事人)
陳欽生 (成大化工系校友、1971年美新處爆炸案、馬共案當事人、人權園區志工)
鄧伯宸(成大外文系校友、譯作家、1972年成大共產黨案當事人)

相關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