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做了三年的生涯輔導,學測考完還來問「到底選什麼科系好?」

為什麼做了三年的生涯輔導,學測考完還來問「到底選什麼科系好?」
Image Credit: Alberto Ruggieri / Illustration Works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靠分數的落點做決定,未來若混得不如意,就可以怪最自己在課業上不夠努力。然而,我們卻忽略了即使分數考得再差,只是選擇相對比較少,並非完全沒選擇——是你自己放棄了人生走向的主導權。

文: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學測考完後的兩個星期,是高中輔導教師最忙碌的時刻。每天得「接待」一個又一個迷惘的學生,他們拿著成績單到輔導室,開口便問:「老師,我的成績可以上哪裡?」

「你對什麼有興趣呢?」輔導老師不是算命的,不喜歡直接給答案,而是引導學生自我探索。

「我也不知道。」學生答得很乾脆。

「從高一開始,我們有做過各種心理測驗,還有上過生涯規劃課,從這過程中,你發現了什麼嗎?」

「嗯……我忘了。」

「你還記得,學校有辦過各種講座與活動,帶你們認識大學各領域的內容,以及職涯發展趨勢。你有對什麼領域比較感興趣嗎?」

「不知道耶!沒什麼感覺。」

三年來的生涯輔導,一場考試之後都成空

上述這番對話,是每年與高三孩子晤談時,經常出現的情景之一。在高中校園裡,雖然對於生涯規劃有自己一套看法的孩子大有人在;但仍有大多數的孩子,拿了成績單,便要你幫他看落點,落在某些大學科系,他還要問你:「念這個好嗎?」

同學,你不是該問自己,對於進入這間大學、念這個科系是否感興趣嗎?

三年來傾全力為高中階段學生進行的各式生涯輔導活動從沒間斷過,但是,孩子究竟從中學到了什麼?怎麼船過水無痕了?這叫輔導老師們情何以堪?

近年來,生涯輔導一直是高中職教育中的重點項目(更是學校輔導工作的績效指標)。許多學校從學生高一起,就開始逐步帶領學生進行自我探索、認識學術與職業環境,在認知與體驗並重下,試圖幫助學生找到適合自己未來發展的領域。

然而,投入的心力這麼多,怎麼似乎沒在孩子身上看到效果呢?

找到唯一正確「標準答案」的慣性思維

我們可以從幾個面向思索這個問題。首先,多數人的慣性是「在面臨抉擇的當下,才會開始認真思考該如何做決定。」或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類天性,也可能因為生活中有太多任務了,先顧好眼前再說吧。

同理,多數的高中孩子,只有在大考過後進行科系選擇的當下,才會認真思考自己的生涯進路。但因為過去想得不夠認真,手邊可掌握的資訊又少(或者過多),在時間緊迫之下,龐大的焦慮感讓他們只想從可靠的大人口中獲得一個最簡單的答案:「告訴我,以我的成績,選那個科系好?」

除此之外,這也跟孩子長久以來接受的思考訓練及習慣有關。我們的教育及考試方式,使得孩子們從小到大習慣找尋一個唯一正確的答案去對應每個問題,只要有某個標準答案存在,便不再去思考其他可能性。久而久之,也容易將這種狹隘的思考方式帶到生涯抉擇議題上。

無奈,生涯問題根本沒有標準答案,而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才是真正的難題。解這類難題,需要的是能綜合判斷各種內外在資訊、同時加上對各種可能性進行豐富的想像,這是一種具高度統整性與抽象性的認知思維方式,專門用在沒有標準答案的人生難題上。

為什麼要做落點分析,因為分析後總會得到個客觀數值,那就是看起來最像標準答案的參照指標。任何問題一旦有了標準答案,就像在大海中找到了浮木,心中的焦慮頓時消解大半。面對這麼複雜的人生問題,也就不用去想太多了。

關於「提前思索生涯議題並沒有幫助」的迷思

值得一提的是,我長期以來發現,很多高中孩子有著「提前思索生涯議題並沒有幫助」的心態,因此即使學校在這方面著墨再多,孩子也不會跟你認真,或者當下認真,但事後便不再多想。

這可以從許多孩子內心裡對生涯發展的一些限制性信念一窺究竟。其中最常見的包括:

「就算找到我感興趣的領域,我也不一定考得上」、

「就算我喜歡,父母也不一定會支持」、

「現在景氣這麼差,讀什麼好像都沒很好,想這麼多也沒用」。

總歸一句,這些念頭背後共同得出的結論就是「因為這個問題太難,所以暫時擱置吧!」

生涯問題真的很難解嗎?最終不就是為自己找到一個合適的領域,最好是既喜歡又擅長,能在其中盡情發揮,發光發熱,同時安身立命?然而上述觀點,如果加上「時間」的成分,可就難了。

過度強調「一輩子」與「穩定」,生涯問題變難題

長久以來,人們都認為,完美的生涯規劃就是為自己找到一個「一輩子都能夠持續熱情投入的工作領域」。也就是「進了某行後就別再變動,持續經營直到退休」的穩定。

因為考量到「一輩子」以及「穩定」等過去一直強調的價值觀,生涯問題突然變得好難。縱使現代社會越來越不容許這種「終身式」的生涯型態存在,人們仍然僵化地一再企求「從一而終」的工作與生活方式。

因為這問題太龐大,乾脆別去想了,直到關鍵時刻再讓分數幫助我們做決定。就像當你徬徨無措時,去神明面前擲幾個筊,也能做出個決定,不論結果是好是壞,因為是神明的指示,也就默默認了。靠分數的落點做決定也一樣,未來若混得不如意,只好怪自己在課業上不夠努力,也沒話說。

然而,我們卻忽略了,即使分數考得再差,只是選擇相對比較少,並非完全沒選擇——是你自己放棄了人生走向的主導權。

在每一個當下,做好每一個暫時性的決定

或許,我們該重新對生涯規劃有新的定義及詮釋,開始把生涯規劃看做是一種「進行著人生各個階段種種暫時性決定」的過程。也就是,我們只是在每一個當下為自己尋找一個暫時適合我們投入的領域,以及選擇目前想要的生活方式,到了另一個人生階段,我們永遠有機會再做一次決定。

這不是目光短淺,而是更為務實的態度。用這個觀點看生涯,是不是比較輕鬆一點?面對抉擇上的困境,也好處理多了。因為問題不再這麼龐大,我們也會願意直接去面對它,認真地去思索它。而不是存而不論,最後不得已時,找個看似標準答案的指標,做出無奈的決定。

本文經陳志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