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查黨產不是為了報復:看德國如何建立機會均等的政黨政治

清查黨產不是為了報復:看德國如何建立機會均等的政黨政治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名德國統一社會黨(SED)的東德共黨歷經多次改頭換面,如今在德國政壇是具有相當民意基礎的民主政黨。從東德轉型的經驗來看,昔日的威權政黨卸下歷史遺留的黨產包袱,是能否繼續在政壇上立足的關鍵。

在多次要求說明未獲回應後,委員會在警方的支援下,開始搜索民社黨黨部和代書事務所等多處地點,扣押機密的信託契約,這些契約後來就成了委員會呈庭的證據,證明這些「稻草人公司」(委員會的用語)就是黨產。

除了假信託和捐款之名,前東德共黨的高層還藉由各種名目脫產,例如發給離職黨工創業基金,或將資產大量移轉到海外。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以援助第三世界的學生為由,直接匯了上億馬克到蘇聯共黨協助成立的公司位於挪威和荷蘭的帳戶,沒想到當地銀行發現資金流動異常,立刻向德國政府通報;黨產偷偷移轉到國外的醜聞讓民社黨的形象掃地,對原本就緊繃的財務狀況更是雪上加霜。

切割黨產立足政壇

獨立清查委員會長年鍥而不捨重新丈量、追討共黨名下的土地,用化學方式重現被塗銷的文件,還與情報單位合作,到國外追查資金流向,經媒體一再披露,帶給民社黨很大的壓力。為了避免落人口實,引發政治鬥爭的疑慮,委員會在清查黨產時,堅持一定要用合法方式找到證據。主席漢摩爾史坦有次就說:「就算他們躲躲藏藏,我們從頭到尾都光明正大,經得起最嚴苛的法律檢驗。」

面對嚴峻的情勢,民社黨高層一方面宣稱遭政治迫害,發動喧騰一時的絕食抗議,另一方面也清楚黨產問題如果繼續拖下去,未來將很難在政壇立足。就如當年圍牆倒塌後為了參選,非得捨棄原本共黨的名稱,才可擺脫負面形象,黨產的包袱遲早必須切割。

1995年,也就是東西德統一後的第五年,民社黨終於與聯邦托管局達成協議,同意放棄東德共黨的所有財產,只保留柏林的聯邦黨部等四處早在東德成立前就擁有的不動產和少數動產。協議中並加注但書,如有黨產隱匿被查出,民社黨就得支付雙倍的罰金。

隨後獨立清查委員會還為了追查人頭帳戶,到瑞士等國打官司,確定「再查下去也不會有結果」後,在2006年正式宣布解散,總計為人民討回十六億歐元(合新臺幣六百億元)的黨產,發表結算報告詳細記載追討的過程;主席漢摩爾史坦也因「重新恢復政黨競爭機會的均等,為統一後的德國民主做出巨大貢獻」,獲聯邦政府頒發十字勳章。

轉型正義不受黨派利益左右

按《統一條約》的約定,討回來的黨產必須用於前東德地區的建設,委員會因此按人口比例分配給德東各地方政府。至於怎麼用,就如當年推動黨產清查的梅基耶來臺訪問時的建議,最好「用在民眾看得到的地方,才會得到更大的支持」。

例如布蘭登堡邦就從分到的黨產中提撥臺幣七千萬元給社區的音樂學校添購樂器,幫助弱勢兒童學習音樂;柏林的伯爾恩霍爾姆街(Bornholmer Straße)是圍牆被推倒當晚最早開放的關卡,該地的露天歷史展覽經費也是來自黨產。總計追討回來的黨產有四成拿來清償政府債務,三成振興地方經濟,剩下則用來修復古蹟和補助文化活動。

DSCF8179_copy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
伯爾恩霍爾姆街(Bornholmer Straße)是圍牆被推倒當晚最早開放的檢查哨,現場目前是露天的歷史照片展。

不過,德國國會在1998年成立的「聯邦釐清德國統一社會黨獨裁統治基金會」(Bundesstiftung zur Aufarbeitung der SED-Diktatur)才是最廣為人知、對社會影響也最深遠的黨產運用方式。基金會的主要工作是澄清歷史真相,目的是讓東德的威權過去成為全國人民的民主資產,每年運作經費臺幣兩億元來自二十五億黨產的利息和政府補貼。

這個兩德統一後實踐轉型正義的重要機關,成立至今,已贊助過三千多場展覽、演講、座談會、政治受難者和家屬的聚會,並長年贊助紀錄片的拍攝、博士論文的撰寫和專書出版計畫,全國九百多處與東德歷史有關的遺址所設置的解說牌,經費相當一部分也是來自這個基金會,成績相當可觀。

基金會還規劃歷史展覽,歷年主題包括「電影檢查」、「軍隊與社會」,和「圍牆下的日常生活」,每年都有上千個中小學和機構來信索取免費的展覽海報;2017年的主題是「共產主義的時代」(Der Kommunismus in seinem Zeitalter),基金會打算用二十五張海報來回顧俄國十月革命一百年來世界各地的共產政權,到時全國各學校和機關的走廊、會客室和圖書館的牆壁上都可以看到這個展覽。

我不免好奇,基金會的運作難道不會受到政黨利益的支配?針對這點,執行長安娜.卡敏斯基(Anna Kaminsky)表示,轉型正義既非清算也不是報仇,除了釐清真相和追究責任外,重點還是在教育和擴大社會參與,本來就不應受黨派利益的左右。因此,在制度的設計上特別強調基金會的自主性,政府不得干涉或審查工作的內容,人員去留也絲毫不受政黨輪替的影響,不過每年須公布工作報告,接受輿論的檢驗。

如何讓大眾對歷史感興趣?卡敏斯基認為關鍵還是在扎實和精采的內容。例如基金會贊助的東德歷史紀錄片收視率就一再破紀錄,向來被認為枯燥無味的歷史展覽也吸引參觀人潮,「根據民調,八成德國民眾認為歷史真相的揭露和反省工作應該要持續下去,不去做怎麼知道大眾有沒有興趣?」

和解的困難

獨立清查委員會結束運作的第二年,民社黨在吸收工會幹部後又改名為左翼黨,以廣建社會住宅、引進最低工資和訂定租金上限等左派政見來爭取選民認同。歷經民主政治二十多年的洗禮,這個以東德共黨繼承者自居的政黨,已轉型成決策由下到上,與其他政黨一樣,經費只來自黨費、選舉補助款,和政治獻金的民主政黨,最近幾次大選的支持率都維持在10%上下。


猜你喜歡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企業上雲不必膽戰心驚!杜絕駭客攻擊、全面自動防護,鎖定6/29 AWS Security Web D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獲得解答。

時至今日,網路攻擊時時刻刻在發生。尤其企業在網路環境上提供服務的每一秒鐘,也許都有駭客想要探測企業主機,試圖找到弱點進行攻擊,以取得營業機密或個資,又或是讓企業成為其他目標的攻擊跳板。換言之,若萬一企業不幸被駭客鎖定,就等著終日提心吊膽。

然而,難道企業就一定要面臨這樣的危機,甚至坐以待斃?答案:當然不是。想要架構全面健檢、探索客戶信任的營運之道,所有企業/個人雲端轉型所需要的資安解答,都能在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取得收穫。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先上雲還是先顧資安?AWS讓企業一件不漏!

事實上,企業並不是數位轉型上雲後,才開始做資安;而是先有資安,才進一步將地端架構搬上雲端。須先釐清如此重要的順序基礎,確保雲端遷移過程一定要安全,才能談更多雲端轉型的成長策略;否則,若只關注資料上雲,但忽略了資安基礎,那麼無論換了多少雲端服務平台,都仍是讓企業暴露在不必要的風險之中。

為保障企業資訊安全,為企業客戶堅守資安防線,全球雲端服務供應商龍頭AWS建議,在資料遷移的過程即導入資安觀念與應用;例如AWS鼓勵企業客戶檢視系統架構或權限配置,確保上雲之後符合最小權限原則,讓無權限者不能任意讀取資料。

資安如同建築的地基結構,是保證企業安穩經營的重中之重。如果企業/個人對雲端轉型的資安課題有興趣,或是希望全盤巡視企業資安、自我健檢,卻又不知如何著手,那麼即將於6月29日登場的AWS Security Web Day(資訊安全線上研討會)絕對是不可錯過的活動。

掌握資安,由此展開!免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AWS Security Web Day,為企業雲端轉型、資安升級

企業雲端轉型該怎麼面對資安問題?關於轉型路上會遇到的資安挑戰與迷思,AWS Security Web Day研討會中,專業講師與企業經驗談都將一一為您指點迷津。

在研討會中,也會以AWS產品作為示範解析,探索資安解決方案。AWS服務產品和關聯供應鏈都經過審查,且是業界公認足夠安全、可用於高度機密的工作環境。

只要掌握AWS全面的資安服務與功能,提升滿足核心安全性與合規性要求的能力,不但能提供企業所需的控制權,更能塑造一個最安全的雲端運算環境來開展業務。另外,AWS也可讓企業的安全任務全面自動化,將主要重心回歸至業務擴展與創新,使用多少就負擔多少費用,讓每一筆成本都高效運用。

AWS Security Web Day 好禮不斷!參加即有機會獲得 $300 AWS Credits

精彩議程將包含:從 AWS 角度看 zero-trust 架構設計、如何在 SaaS 多租戶環境中實現資源獨立性及安全性、在 Kubernetes 環境中實現容器安全性、使用雲原生技術做威脅偵測與自動響應、AWS Security 相關服務免費方案簡介....等等,本次活動也邀請成功企業分享企業資安痛點以及解決方案。

活動當天將進行 100 元外送美食券有獎徵答,同時 AWS 也提供 $300美金 AWS Credits 申請機會給參加者,來協助大家實現第一個上雲計畫!

探索資安,即刻報名AWS Security Web Day: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