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只是個吸引舊媒體來關注的策略。」專訪《有物報告》和《科技橘報》創辦人

「新媒體,只是個吸引舊媒體來關注的策略。」專訪《有物報告》和《科技橘報》創辦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媒體這個詞,只是個策略,吸引舊媒體來注意,我沒特別思考定義,新與舊其實也是相對的,網路讓大家都有能力、權力成為媒體,但是要不要、能不能成為品牌,就是各憑本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Text:賴韋廷 |Photo:張光宇、張嘉興

今年上半年記憶猶新的學運事件,有如一面鏡子,除了讓我們明白,不同立場的人們,價值觀是如此涇渭分明;也凸顯了這幾年值得關注的新聞現象,不同管道的資訊傳播有如劃分出兩種族群,看電視與看網路的人們,所認識的是兩種不同的世界。

「新媒體」一詞在媒體教科書與創業圈中喊了很久,終於在學運潮中讓大家見識其威力,不少獨立媒體網站在內容上以評論為主,而不是真正派員採訪、製作原生新聞,但這類的評論新聞網站在瀏覽量、黏著性、被分享等表現上,絲毫不遜於傳統媒體所成立的網站,甚至在學運潮退燒後,依舊保有相當的閱聽影響力。

為探索這個新興的媒體生態,我們走訪兩家近年成立,具一定知名度的網路媒體;也訪問資深媒體人,前貓頭鷹出版社社長陳穎青與網路創投公司負責人,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釐清該從什麼角度來思考評論式新聞網站的新聞價值與商業價值。

新閱聽習慣

雖然來自不同背景與立場,但陳穎青與林之晨都認為評論式新聞網站的出現,已經改變了媒體生態,並且這個改變是不可逆的,陳穎青說:「雖然大家常忽略這種新媒體存在的前提是必須有傳統媒體製作原生新聞,這個現象是很傾斜的,傳統媒體付出高昂的成本去製作,本身閱聽量下滑之餘,新聞的外部價值又被別人收割,回不到自己身上,但就算了解這個事實,也無法阻擋這個現象持續發生,而且的確,評論式新聞網站有個優點是能在看似平凡的新聞材料中,挖掘出討論價值,雖然這種例子目前還不多。」

林之晨則認為,媒體從過去的特許壟斷時代、開放報禁時代,直到今日的網路時代,供需關係已經大舉翻轉,「壟斷的年代,獲利是很驚人的,所以大家認為媒體有利可圖,但如今網路讓每個人都能成為媒體,資訊傳播是大家的權力,這是自然的演化。」

新媒體和舊媒體之間的差別在於 : 每個人都能代表發聲的那方。Photo Credit:Sean MacEntee CC BY 2.0
門檻更低,獲利更難

而當進入門檻大幅降低,成功難度也會相對提高許多,「新媒體」作為一個創業或投資選項,還是得面對網路生態的大哉問,是否能創造獨特而能穩定、持續獲利的商業模式?

許多人會聯想到「赫芬頓郵報 The Huffington Post」以3.15億美元被美國線上(AOL)收購的美事,但是林之晨提醒,美國與台灣在網路廣告的先天條件上存在極大差異,「在美國,網站流量很容易被換算出廣告價值,但是在台灣,這種估值通常很低,每單位的估值相較於美國,可能差到十倍之多。」

除了估值,他也認為新聞網站其實是網路商業題材中獲利幅度相對少的選項,「臉書是社交相關,亞馬遜是電子商務,Google是做搜尋,還有做Candy Crush的King.com,估值全都是數十億,甚至千億美元的規模,相較之下,赫芬頓郵報的3.15億元是矮了一大截。」林之晨說,雖然歐美與台灣情況不同,但以此類推可以得知新聞網站相較於其他種類網站,獲利空間極有限,「如今大家期待新聞盡量中立,盡可能不影響讀者的購買意願與其他立場,這會增加與商業結合的困難,估值當然就會低。」

新聞價值與商業價值之間,是否必然矛盾?陳穎青提供了有趣的案例,「新聞還有周邊效益,英國衛報是風格強烈的媒體,他們的讀者可能具有相同的世界觀與價值觀,他們發展了讀者的交友服務,幫讀者們配對,這不是很棒的服務嗎;紐約時報以駐外記者為基礎,組織了旅行團,想想看,跟著紐約時報記者去旅行,那一定跟一般旅行者很不同吧,這個難題主要還是因為大家的嘗試與想像太少了。」

其實本次受訪的兩家網路媒體,他們都對這個產業內的獲利瓶頸早有認識,正不斷嘗試與找尋最適合自家的獲利模式,網路雖然改變了媒體的遊戲規則,但新興媒體也得面對網路世界平均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成功機會的現實,三五年後,可能又得重新定義誰是新媒體。

有物報告 YowuReport

一篇近七千字的長文,放在網路上,下場是乏人問津嗎?那可不一定,「有物報告YowuReport」就是翻轉這種既定認知的絕佳案例。

有物報告在今年上半年舉辦了一場以「新媒體」為名的論壇,當時吸引了一群「新」、「舊」媒體赴會,在論壇上激烈交鋒;事隔兩個月我問這場論壇的主辦人Michael周欽華,究竟「新媒體」的定義是什麼,他先是一愣,繼而回答:「新媒體這個詞,只是個策略,吸引舊媒體來注意,我沒特別思考定義,新與舊其實也是相對的,網路讓大家都有能力、權力成為媒體,但是要不要、能不能成為品牌,就是各憑本事。」

聽見策略之說,瞬間讓我覺得這一場報導的追尋,猶如慘遭反將一軍,但是,也許這正是某種新舊之別,傳統媒體只顧製作,而網路媒體在製作之外,還懂得將自己社群化、議題化,儘管那只是個假議題。

新聞也需要推特一下。Photo Credit:SEO CC BY SA 2.0
  • 原創專業文

在茫茫網海中爭取能見度,的確不易,許多人都懂「利基」一詞,但要創造專屬某類族群,又能產生一定利潤的網站何其困難,有物報告無疑是備受期待的一個,在這個性格明確,以科技人專業評析文章為主的網站,內容水準向來是品質保證,一篇名為「台灣科技業人才荒-是沒有千里馬,還是沒有伯樂?」的文章,作者沒有任何媒體經驗,現為任職於美國科技公司的資深產品經理,長達6834字數,點閱率卻能突破43000次,文章下方還有130則不只是單純認同或反對,而是熱烈陳述看法的回應。

「只要言之有物,不怕沒有讀者。」Michael堅定地說著創業初衷,他在2012年6月創辦有物報告,邀集一群任職於國內外科技公司的產業人士撰寫「來自業內人士觀點」的文章,不定期供稿,對作者不支薪,無稿費制度;編輯台亦不刻意修改成輕薄短小的閱讀格式,以最小的幅度來編輯文章,這個非常不商業、不刻意討好讀者的網站,兩年來成為眾多科技人最肯定的科技媒體,隨手以Google搜尋網友對有物報告的評論,幾乎看不見負評,更多的是讚譽有加的肯定。

「台灣一直以來的科技媒體內容,要不是翻譯外來報導居多,要不然就是偏重兩個方向的報導,其一是報導3C產品,例如各式各樣的開箱文、新產品問世文,因為那離消費端最近,媒體比較很容易與廣告結合;其二是分析網路趨勢,這兩種方向大家容易理解,但是還有一大群科技人是在科技園區裡面工作的,相對於網路跟3C,他們有來自製造端的觀點,每天都在茶水間、咖啡店討論對創業、管理與科技趨勢的看法,我一直在想,何不把這些看法放到網路上。」

有物報告創辦人周欽華。Photo Credit : 張光宇、張嘉興
  • 流量不是重點

Michael自己就是求知若渴的專業人士,擁有生物碩士學位,曾是美國科技大廠的專利工程師、專利律師,回台後亦曾任職廣達集團的法務主管,過去他與身邊的同事、朋友想多了解產業觀點,都必須到國外網站爬文。這是因為,相對於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使用經驗的3C和網路,科技製造大廠的產業榮枯,或是相關政策與趨勢的評析,具有極高寫作門檻,如非產業中人,難以寫出觀點,過去少數觸及此類報導的媒體,至多也只能做到發布簡易的產業訊息,Michael的有物報告可以說是填補了這類閱讀需求。

然而,有物報告的作者群因為是平日必須上班的產業中人,又因為文章具一定的專業水準,觀點產生不易,「一個作者一個月發一篇文章就很不錯了」,發文頻率不固定,甚至過少,都對網站流量影響甚巨,「流量會影響廣告,但我們本來就是小眾網站,現行的網路廣告以流量來計算價值,我們不走這條路。」

Michael坦言,如今尚未找到足以產生利潤的商業模式,「曾有人想要投資,但如果還不確定網站的商業模式,就貿然接受資金,那只是加快燒錢的速度而已。」不走靠廣告獲利的路子,那麼有物報告的理想營利模式該是如何?「我想要建立一種關係,在讀者、我們與作者三方之間取得平衡。」會是某種「收費機制」嗎?Michael不置可否,但強調今年年底前,網站將會推出新型態的作法,且讓我們拭目以待。(關鍵評論網編按:有物報告目前已經開始嘗試用小額付費閱讀的收費機制實驗,)

科技橘報 TechOrange

以報導國內外科技新聞為主的TechOrange 科技報橘早在2010年創立,比國內其他新聞評論網站早走了一段路;創辦人戴季全也是創業多次的網路聞人,不論是經營內容或商業模式上,他都有獨到見解。

  • 爭議人物

「2006年年底,我準備要創業,那時候剛好是3G上路的時間點,我瞄準的創業選項都是以行動上網或高速行動上網為基礎,我知道那裏面會有很多機會,後來的創業發展也都朝著這個脈絡。」TechOrange科技報橘(以下簡稱TO)創辦人戴季全的思路像個典型的商人,1978年出生的他,畢業自台大生機系,念大學與畢業後當兵的那段時間,親眼目睹網路經濟的第一波巔峰與泡沫,大學宿舍裡同學動輒1-2GB資料的分享與下載行為讓他深明網路的威力與運作邏輯,這是一個「技術上早就能做到絕對言論自由」、「任何人都能發表言論、文字與影像,只需要擔心道德與法律門檻」的世界,因此不論結果是什麼,他從不放棄以網路作為創業媒介,一個事業未果,就繼續開創下一個。

2007年他鎖定行動上網這個概念,創辦「Richi里斯特資訊媒體股份有限公司」,以「虛擬貨幣交換中心」作為核心服務內容,後來被矽谷創投聖經《紅鯡魚》(Red Herring)評選為「2010亞洲科技百強」,也被《商業周刊》喻為未來的網路央行;2010年創辦TO,為網民提供輕薄短小的科技趨勢文章;2012年美國科技雜誌龍頭《WIRED》中文版來台,戴季全也曾擔任首任總編輯。

在顯赫的創業事蹟背後,戴季全是個爭議人物,網路圈有不少人對他過往的創業事蹟、言論頗有微詞,無法認同他,前陣子民進黨曾邀請他出任網路部主任,消息一傳開,網路圈幾乎是群起譁然,後來戴很快婉拒,風波才告平息。

科技報橘創辦人戴季全。Photo Credit : 張光宇、張嘉興
  • 用新技術掌握讀者口味

商人與創業家看的是機會與可能,而專家在乎的是「是否把事做對」;戴季全在創業路上並非百發百中,但作為2010年就開始經營科技評論網站的創業家,對比目前國內許多集中在2012-2013年才創立的網路媒體,他的過來人經驗與對趨勢的觀察,可說十分具有參考價值。

「TO一開始只是做給自己看,我創業是習慣邊做邊學,而且最初真的沒有把它當成媒體看。」作為網路創業者,戴季全一直有大量閱讀國外科技趨勢報導的需要,最初為了減輕閱讀的負擔,找來好友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一起集資成立TO,請來編譯摘要整理外文資料,一開始只視其為「大概只有幾個好朋友會看」的摘要資料網站,「幾乎沒思考商業模式」,但隨著「得到網友的指教越來越多」,戴季全開始認真以對。

「可以成長到今天單月100萬的瀏覽人數,是因為我們花很多力氣去了解使用者,持續分析使用者的愛好,一直調整內容,培養使用者的黏性,這大概是TO唯一的利基。」戴季全原本身兼總編輯,後來他認為有必要加強內容,以符合讀者需求,於是交由專人扛下總編輯大任,並持續擴增編輯團隊,TO的編輯工作除了產出專屬線路的優質報導,還以軟體或新技術來分析使用者,「看cookie、IP、關鍵字、看使用者收藏哪類文章等等,每個編輯都要能辨認使用者的族群、對議題的偏好,所以我們不是檢視今天網站的流量是否下滑,而是某篇文章為何該有興趣的人沒有產生興趣,沒點讚或分享,或沒有停留很久等等。」

網友反應好的議題,TO就持續投注資源來發展內容;反應不夠好,就慢慢降低投注資源,戴季全強調不跟隨時事做題目,而是「盡量用新技術去了解脈動」。

  • 商業模式,試了才知道

另外,許多人最關切的網站商業模式,戴季全也有獨到的過來人看法,「網路獲利方式不外廣告、實體電子商務、虛擬電子商務(例如即時通訊軟體貼圖)、收會員費、收過路費等等,但其實你專心做好網站的核心價值,這些模式會自己來找你。」

許多人思考網站獲利來源,首先聯想到流量,戴提醒,流量是看好壞,而非看大小,「網友進來是很快就關網頁,還是點更多連結、按讚或分享,產生的意義是不同的」,僅僅追求流量大,能做的商業模式只有廣告一途,然而目前真正能因為用戶極大化而得到廣告效益者,幾乎只有google與臉書,「流量不夠大沒關係,如果經營出好的使用者行為,就可以產生更多商業機會。」

以TO的經驗來說,過路費也許是個可行方式「電子商務尤其是實體,利實在太薄,我們曾經賣書,要自己處理寄送,但怎麼可能因此去建立物流倉儲?目前我認為過路費還比廣告與電子商務好,比如論壇活動來TO貼連結賣票,TO的使用者是對方要的目標族群,但我們不用處理寄送。」戴季全沒把話說死,他說除了過路費,TO未來也可能產生某種收會員費的機制,「實際去嘗試,你才會知道什麼模式適合或不適合這個網站,而不是思考限制,台灣的主客觀限制很多,分析到最後,你只會覺得不用幹了。」作為創業家,戴季全對網路的潛力深信不疑,他說現在不做,未來就沒有你的份!

本文獲《東西名人》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新媒體生態 New Media Ecology〉2014年7月號

延伸閱讀 :

由英國衛報製作的短片,講述新媒體如何顛覆了童話《三隻小豬》裡的故事情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