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緬甸一嚐「異中存同」的美味小吃:撣族湯麵、茶葉沙拉、Nangyi Thoke

到緬甸一嚐「異中存同」的美味小吃:撣族湯麵、茶葉沙拉、Nangyi Thoke
Photo Credit:BJ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的緬甸菜可分三大菜系,就是泰式、中式、印度式。泰式特色是酸和辣,中式特色是油和鮮,印度特色就是咖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BJ

自助旅行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直接親近民間,而像我這樣的背包客,天天要靠自己覓食填飽肚子,就更容易嘗到地方小吃。

你也許奇怪緬甸沒有大菜嗎?為什麼介紹小吃?

這樣說吧,緬甸是一個農業為主的國家,過去由軍政府長期獨裁統治,平均1美元可換6300緬元(今天1美元換1400緬元,路邊攤餐飲300-700緬元,餐館700-1500緬元),可想而知人民的經濟狀況。

B10
Photo Credit:BJ
市集吃碗豆粉做成的點心

其次,緬甸分成七個省、七個邦,省是緬甸族主要聚居地,邦是各少數民族聚居地。緬甸的少數民族跟主體緬族旗鼓相當,飲食生活既是一體,也有民族性區隔。

地理上,緬甸主要與印度、中國、泰國接壤,小面積與孟加拉、寮國為鄰。除了西邊若開邦的若開人,其餘的欽邦、克欽邦、撣邦、克耶邦、克倫邦、孟邦,族裔祖先都跟中國的少數民族淵源流長。

B9
Photo Credit:BJ
撣族婦女傳統服裝

其實緬甸的主體民族–緬族,最早也是從中國青藏高原遷徙到緬甸伊洛瓦底江中下游地區的羌人部落。羌人是牧民,以羊為圖騰,烹調飲食較為簡單。

再看歷史,16世紀中葉至19世紀初,泰緬邊界戰爭不斷,緬甸曾經兼併泰國北部地區;1824年至1948年緬甸成為英屬殖民地,也是英屬印度的一省,於是印度移民大量湧入。

所以總結來說,今天的緬甸菜可分三大菜系,就是泰式、中式、印度式。泰式特色是酸和辣,中式特色是油和鮮,印度特色就是咖哩。

從夜市吃到餐館,我體驗到的緬甸口味,讓我深深覺得一個多元民族組成的國家,飲食混合卻沒有融合,結果什麼都有一點別人的影子,就是還沒有整出自己的特色。

B7
Photo Credit:BJ
市集賣的碗豆粉點心和香蕉粽子
B8
Photo Credit:BJ
緬甸早餐吃的咖哩三角煎餅捨莫薩

不過,緬甸過去一直封閉,2010年才改革開放,未來發展空間還很大,需要時間和安定,他日或許也能呈現饒富創意的競爭力。

在諸多小吃當中,最普遍的是「撣族湯麵」。一碗清湯米粉配上醃製的雞肉和豬肉,撒一點胡椒、淋一點蒜油,有的店家還會加一點烤芝麻或醃菜。

B6
Photo Credit:BJ
撣邦路邊水果小吃

我吃著覺得似曾相識,想起來雲南的過橋米線。但過橋米線的湯料濃郁,配料講究,「撣族湯麵」顯然簡單多了,味道自然也清淡溫和,反而投合在異鄉旅行的遊客腸胃。

撣(Shan)族是外人的稱呼,他們自稱是傣(Tai)族,祖先在中國境內從前被稱為擺夷,源自中國南方的百越族群。跨界跑到緬甸的撣族,主要集中在北方一塊區域,稱作撣邦。

撣人數量在緬甸排行第三,撣邦卻是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邦區,擁有自己的軍隊武力,跟緬甸政府關係好的時候「相敬如冰」,關係壞的時候「打得火熱」,一度還曾宣布建國獨立。

所以外籍人士要進撣邦,先看是去哪個地方?緬甸政府全國列有34個「安全隱憂」的地區,多在各個邦區,必須事先申請許可證才准進入。

撣邦首府東枝雖然可以自由出入,但是要到東枝南邊的卡古佛塔塔林(Kakku)就有嚴格限制,此地在多年前還是撣族東粟武裝部隊控制的地盤,看到陌生面孔就開槍,所以成了秘境。

Taunggyicity
Photo Credit:Hintha CC BY SA 2.5
東枝遠景圖

近年雖然開放觀光,除了要繳通行費,還規定要雇請撣族導遊,可是會講外語的本地人不多,東枝大學的外語系學生,就成了候補人選。一來解決語言人才不足,二來提供學生實習機會,三來增加學校和地方收入。

我和另外兩位背包客合請的撣族導遊名叫Khun Aung,長得斯文白淨,穿著撣族傳統男裝接待我們,也就是頭上戴著崗包、上身白色立領長袖襯衣、下身褲管肥大的深藍長褲,還背著裝有證明文件的撣族布袋。

卡古佛塔塔林(Kakku Pagodas)傳說最早由12世紀蒲甘王朝第四任國王阿拿翁薛胡(Alaungsithu)所建,原有七千多座佛塔,後因天災人禍至今只剩兩千多座。一眼望去,仍然十分壯觀。

B12
Photo Credit:BJ
撣邦秘境卡古佛塔塔林近觀
B11
Photo Credit:BJ
撣邦秘境卡古佛塔塔林遠觀

講到蒲甘王朝,建國於公元849年,它是第一個統一緬甸地區的王國。建國不久,第一任國王就向宋朝朝貢,《諸蕃誌》記載蒲甘國中有諸葛武侯廟,這就讓我不禁懷疑蒲甘王族的血源。

蒲甘王國後來與元朝交戰,戰敗一蹶不振,北邊撣族、南邊孟族趁機興起,從此四分五裂,明朝萬曆年間覆亡。

參觀完佛塔遺跡,一行人飢腸轆轆,跟Khun Aung聊天得知他家在東枝開餐館,立馬決定肥水不落外人田,直奔他家一嘗道地撣族美食。經過介紹推薦,Khun Aung的父母為我們下廚做出傳統食物如下:

「茶葉沙拉」:酸中帶苦的醃漬茶葉和炸得酥脆的黃豆、堅果、扁豆混合在一起,再加上蒜片、芝麻和青椒尖一起涼拌,可以是一碟開胃菜,也可以是一道小吃。緬甸人還會直接拌飯食用。

B1
Photo Credit:BJ
左為茶葉沙拉、右為乾麵

Nangyi Thoke」是一種炒麵,配料有雞肉、魚餅、豆芽、番茄、紅蘿蔔,炒上鷹嘴豆粉、薑黃粉、辣椒油、蒜片,香菜,再加上醃菜和一碗肉湯。哎,寫著寫著,我的唾液開始自動分泌了。

當然,Khun Aung的父母也會做「撣族湯麵」,但人家有乾麵版,怎能不嘗嘗在撣邦吃撣族人做的撣族乾麵?我吃了兩口,覺得乾麵加了烘培的豆類粉粒,有一種襯托麵香的效果,也特別有嚼勁。

B4
Photo Credit:BJ
「茶葉沙拉」(最遠吃掉一半的那盤)、「Nangyi Thoke」、「撣族湯麵」
B5
Photo Credit:BJ

很多到過緬甸的亞洲人都對緬甸食物稱讚不已,我也是念念不忘者之一,想來在他們小吃之間發現「異中存同」的美味。這美味,拉近了來自陌生的距離,也讓主觀的口感產生共鳴。

B3
Photo Credit:BJ
撣族學生導遊Khun Aung和父母在其餐館合照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