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們分不出成功是靠能力還是運氣?因為我們太愛說故事了

為什麼人們分不出成功是靠能力還是運氣?因為我們太愛說故事了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會根據自己的信念與目標來創造一段敘事,藉此重建事件的經過。但這麼做的結果是,我們常常無法了解真正的因果關係,尤其難以了解能力與運氣在事件當中各自產生多少影響力。

文:麥可.莫布新

就算我們都知道事情往往涉及能力與運氣,但是每當我們知道事情的結果時,經常會忘記運氣的存在。我們會把事情拼湊成一個令人滿意的敘事,包括清楚的因果關係,然後開始相信,事情之所以發生,都是因為我們的個人能力。

陷入錯誤的連結

我們常以為,如果事件A發生後出現了事件B,那麼A就是B的原因。即使是塔雷伯(TNL註:《黑天鵝效應》作者)這位研究隨機與運氣的專家,也承認自己跳脫不出這個謬誤。

他的故事是這樣的:他每天都搭計程車到紐約的公園大道與53街路口,然後從53街的入口走進辦公室。有一天,司機一反常態,讓塔雷伯在靠近52街的入口下車。而這天他在進行衍生性金融商品買賣時,績效異常的好。

於是隔天,他要求司機讓他在公園大道與52街路口下車,希望能延續成功。他身上還配戴著前一天的領帶。他心裡當然明白自己在哪裡下車、穿什麼配件,與他金融交易的成敗根本扯不上關係,但他還是讓他的迷信決定了自己的行為。他坦言,在他心底,他相信自己從哪個入口進公司、身上穿的衣服,是他成功的因素。他提到,「我說話就像個嚴守科學標準的人,但另一方面,我私底下的迷信心態,其實和那些藍領交易員沒有兩樣。」

塔雷伯從52街走進辦公大樓、然後賺大錢;所以,從52街進大樓就是賺錢的原因。這種錯誤的連結亦即所謂的「因果謬誤」(post hoc fallacy)。這個詞是從拉丁文來的,「Post hoc ergo propter hoc」,意思是「後此故因此」。過去兩百多年來,許多科學研究的目的都是要打破這種錯誤想法。

知道故事的結局也會導致另一種錯誤, 亦即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心理系教授巴魯.費契霍夫(Baruch Fischhoff) 所說的「潛在認定」(creeping determinism)。這是人人都有的一種傾向,「認為已成事實的結果是無可避免的。」儘管當事情在真相大白前宛如被迷霧籠罩,充滿各種不確定,可一旦我們知曉答案,不僅迷霧散盡,路徑也變得一目瞭然,甚至變成唯一的明路。

來看看這和能力與運氣有什麼關係:就算我們都知道事情往往涉及能力與運氣,但是每當我們知道事情的結果時,經常會忘記運氣的存在。我們會把事情拼湊成一個令人滿意的敘事,包括清楚的因果關係;我們會開始相信,事情之所以發生,都是因為我們的個人能力。 

失敗案例的樣本不足

要讓一位經理人明白如何經營企業,最常見的方法就是找出成功的公司、它們之間有什麼共同的做法,然後建議經理人模仿。使用這種方法的最著名案例,當屬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撰寫的《從A到A+》(Good to Great)。柯林斯與團隊分析了上千家公司,從中挑出11家邁向卓越的公司,接著試著找出它們進步的原因,進而建議其他公司採用相同的概念,以期達到相同的結果。其中包含領導力、人才、依據現實所設計的方法、聚焦、紀律,以及運用科技。這是個很符合直覺的公式,裡頭有一些很棒的名言,也讓柯林斯賣了數百萬本書。

沒有人會質疑柯林斯的動機。他確實努力想幫助這些主管;而且,如果因果關係很明確的話,他的方法確實有效。但麻煩在於,公司的績效總會受到能力與運氣這兩者的影響;也就是說,所謂的成功策略不可能永遠有效。所以,把成功歸因於某種策略可能會是錯誤之舉,因為你的樣本裡只有贏家。更重要的問題是,有多少嘗試這些策略的公司,最後真的成功了?

牛津大學策略教授哲克.鄧瑞爾(Jerker Denrell)稱此為「失敗案例的採樣不足」(Undersampling of Failure)。他認為,公司主要的學習方法之一,就是觀察成功企業的表現與特質。問題是,經營績效不佳的公司根本難以生存,所以幾乎不會出現在研究的群體裡。假設有兩家公司採取完全相同的策略,一家因為運氣好成功了,另一家卻失敗了。由於我們的抽樣是根據結果、而不是策略來選擇,所以我們只觀察到成功的公司,並以為他們的策略可行。

換句話說,我們認為他們的好結果是出自優良的策略,而忽略運氣的影響力。我們把沒有關係的事,連起了因與果。我們無法觀察失敗的公司,因為它們已經消失了。但如果能夠觀察,我們可能會發現,雖然運用相同的策略,結果卻是失敗的;我們也才會明白,盲目地複製策略恐怕只是白忙一場。

鄧瑞爾提出一個情境來解釋這個概念:其中,採取高風險策略的公司,有可能創造極高或極低的績效;選擇低風險策略的公司,績效則符合平均水準。高風險策略可能讓公司傾全部資源投入一種科技,低風險策略則是會分散資源、選擇各種不同方案。

績效最佳的公司,往往是重押單一選項、而且剛好成功者;績效最差的公司則是做了類似決定、卻以失敗告終。隨著時間流逝,成功的公司愈來愈茁壯,而失敗的公司只能關門大吉、或落入被併購的下場。

想從這個過程中歸納出法則的人,由於只觀察到績效佳的公司,因此會做出錯誤的推論,認為高風險策略就會創造高績效。鄧瑞爾強調,這並不是要評斷高風險策略或低風險策略孰好孰壞。重點是,你必須考慮完整的策略樣本,以及這些策略的結果,才能從其他公司的經驗中歸納出有用資訊。如果運氣影響了行動的結果,你就不該研究成功案例的背後策略;反之,你應該研究策略本身,看看這個策略是否禁得起考驗。

挖角超級明星用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