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不是露出乳房的唯一理由

哺乳不是露出乳房的唯一理由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乳房是屬於人類身體的一部份,是你的、我的和他的的身體,既不全然屬於社會、無需共享,旁人更無從置喙。

女星林辰唏在臉書上貼出高鐵哺乳照,遭到網友指責為「妨礙風化」,為此林辰唏引援《台北市公共場所母乳哺育自治條例》回應,表示公開哺乳是件「自然又健康」的事情,網路上也很多網友相挺支持,新聞底下留言紛紛表示 「乳房是哺育後代的器官」 「哺乳是神聖的母愛表現」,雖然這樣的說法在我們社會已經「相對進步」了,不過依舊還是有許多值得釐清的問題。

哺乳是上空唯一的合法理由嗎?

前幾年轟動一時的「解放乳頭」運動,號召大量的不分性別的人們,尤其是女性、跨性別者、非二元性別者與間性人一同在臉書貼出露出乳頭的照片,挑戰臉書的「色情」審查機制中,對於不同性別標準不一致的問題,只有順性別男性(出生身心皆為男性者)的乳頭不會被查禁,是出自於「平權」的概念發起的網路運動。

在游泳池、海邊、學校籃球場上、工地,甚至路邊巷口和廟口,大眾對於順性別男性露出乳頭感到習以為常,其他性別露出乳頭卻遭到色情化、獵奇化,各種扭曲的異樣眼光比比皆是。雖然「哺乳」給了其他性別(主要是順性別女性)可以上空的機會,全仰賴社會對於「母職」(motherhood)期待的光環,但若這成了其他性別露出乳頭唯一的正當理由,相較之下男性的上身裸露卻被以「司空見慣」為由,既不是因為「父職」光環或是任何其他的正當性標籤,這樣就算是「平等」了嗎?

相對於公共場合哺乳富含母愛光環與正當性,有些人會對解放乳頭質疑:「那是不是何時何地露出乳頭都不該受到限制,萬一所有女性在所有場合都上空怎麼辦?」然而這樣的「滑坡謬誤」並不是現實問題,這和解除中學服裝禁令時,「制服解禁會造成學生穿比基尼上學」的謬論一樣。在我們的生活中不違法但很少人做的事情很多,露腳底板跟扁桃腺都不觸法,大部分的人並不會沒事露腳底板或扁桃腺;公然摳牙、抓屁股也全部都合法,可是會這麼做的只有少數人,那即使露出乳頭毫不觸法,人又怎麼可能隨時隨地、不看場合、不計形象、不分氣溫的沒事露出乳頭呢?

至少現在男性(順性別)露乳頭不觸法,也沒看到所有順性別男性在所有場合都露出乳頭,畢竟人類還是活在社會集體規範、旁人眼光、自然環境和場合氣氛的影響之下,更別說在治安風險下,我們的社會可沒有安全到能任所有性別者自由地裸露,這不只是法律層面的問題而已,更還有人身安全的顧慮。因此露出乳頭除了哺乳以外,也可能是因為氣溫問題、藝術展演、倡議訴求等緣故,這些全部都屬於「正當理由」。

「公然裸露」跟「暴露」是不一樣的

當然也有些論調混淆了「公然裸露」跟「暴露狂」的差異,兩者最大的分歧點,在於前者並沒有 「刻意對著別人」並「強迫別人看」,並不構成性騷擾的侵權行為,雖然有時界線點模糊與舉證困難。但這就好比「對人吐口水」跟「吐痰清喉嚨」的差別,即使公然毫不遮掩吐痰清喉嚨遭他人撞見,可能使人感到不悅與身心不適,但這並不涉及羞辱,頂多可以說是沒禮貌、沒衛生,更不可能用個公然侮辱、妨礙名譽的罪名加以懲處。

不只是公共場合哺乳如此,若是有女性街頭藝人露出乳頭,或女性抗議群眾用自己的身體作為標語,亦或跨性別者、非二元性別者等等露出身體(不管是在遊行中或是抗爭場合)讓大眾認識跨性別,這些都是值得尊敬的行為,而非變態的騷擾侵犯。

RTX1MMXO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由NGO在菲律賓馬尼拉市中心所舉辦的鼓勵哺乳的運動。

最後,有些人主張「乳房是哺育後代的器官,不是性器官」作為支持公共場合哺乳的論點,這實在讓人想起反同人士以「肛門是排遺的器官,不是性器官」 來汙名化性行為的邏輯。前者相對於後者唯一的好處是,至少是為了支持「進步價值」而使用的說法,可是也有它適得其反之處。這兩者都是 「工具化的身體規訓」的一種,以器官部分功能屏除其他功能的可能性(以多數人的印象定義所有人的器官意義)以社會公共利益凌駕於他人身體自主權之上,父權社會一直將女性、少數性別、兒童與動物的身體,視作社會共享的工具,而不是強調個人身體的自主性。

有人生產完會哺乳,有人不方便、不願意或是各種狀況,改用配方奶、奶粉哺育後代,無論何者都無損哺育後代的偉大;有人將乳房作為母愛象徵;有人將其作為性吸引力或女性認同的象徵;甚至有人將之視作身體多餘的負擔與累贅,這些都是個人感受定義器官的身體自主權。有些人終其一生不能或不想生育,或是無法正常分泌乳汁,甚至是上了年紀再也無法生育,這些都不代表他們的乳房「不再是哺育後代的器官」而失去意義,乳房是屬於人類身體的一部份,是你的、我的和他的的身體,既不全然屬於社會、無需共享,旁人更無從置喙。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