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拍片現場我才覺得活著」 成大學生電影團隊不接受資金不取悅觀眾,只想和土地對話

「到拍片現場我才覺得活著」 成大學生電影團隊不接受資金不取悅觀眾,只想和土地對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大學生自行創立的獨立製片團隊 N&M Studio,每次創作都致力於「說一個好故事」以及「說好一個故事」

(以下為影音逐字稿)

「每次到拍片的現場,我才覺得我活著。」

「我是邱珩偉,我就讀成功大學材料系四年級,我自己創辦了我自己的學生電影團隊 N&M Studio,擔任負責人以及團隊導演。」

成大學生自行創立的獨立製片團隊 N&M Studio 每次的創作都致力於「說一個好故事」以及「說好一個故事」。

邱珩偉:「我自己知道我每次拍片在改變什麼、或是在創造什麼;我每部片都要有一些新的東西讓後面的人來追尋。」

「攝影機都 OK 囉?」「好!」「好哦!」「鏡 29-2 take1,3、2、1!」

00005 (2).MTS_20140812_154700.304

《人魚倒敘》側拍。(圖片作者提供)

N&M 講究作品品質,不惜重本,發薪水給工作人員,更可貴的是自籌經費,不接受外界的支援資金。

「我對於(外界資助)錢這件事情我是真的沒有辦法接受,因為我們團隊的那些人出的那些錢是不是就變得很沒有意義,反而會被大家忽略掉。」

「我希望這部片是可以很大聲地告訴大家:這是我們這群學生努力去生出錢來拍的。」

MAH02533.MP4_20140812_155005.118

《人魚倒敘》側拍。(圖片作者提供)

懷抱理想,N&M 期許透過影像的力量關懷土地,為這個社會發揮正面的影響力。

邱珩偉:「(N&M)一個核心的目標就是:我們希望藉由影像來去關懷社會。」

「《末麗花》跟《境聲》都是以環境作為出發點,因為新美街拓寬的爭議這件事情,所以我就有跟亦修(N&M 編劇)說:那我們有沒有辦法把它弄成一個劇情片。」

「那《末麗花》也是我跟亦修(N&M團隊編劇)說:咦?那不然我們也來拍一部末日預測的片。那時候的世界可能就是石油短缺到要用配給的方式,此外,之後自殺率會攀升,然後,那時候可能會有些核災。」

「如果我們要取悅觀眾,我們就不會拍《境聲》、《末麗花》這種擺明就知道不會有什麼人氣的片。」

MAH02550(前面).MP4_20140812_154924.839

《人魚倒敘》側拍。(圖片作者提供)

李亦修(N&M團隊編劇):「小雞(邱珩偉)他講:拍一個有用的片!我要有在地性,我要跟土地對話,我不要架空,我要關懷!」

邱珩偉擔任成大學生論壇學生代表,與上百聽眾暢談影像革命:「我希望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我們可以去思考,怎麼樣讓我們的興趣去嘗試跟社會做結合,找到屬於我們這時代去承擔社會責任的一種方式。」

「我要把我的熱情去感動給別人,我把我做的事情告訴大家。我不在乎被人家說草莓族或是什麼的,對啊!就… 就給你們說吧!可是我這個人就是這個樣子,你說給你說啊,可是我每天都在進步,等到有一天你會發現你說不了了,因為你還在原地,可是我走很遠了。」

MAH02619.MP4_20140812_154821.721

《人魚倒敘》側拍。(圖片作者提供)

勇敢追夢,築夢踏實,N&M 的作品屢創顛峰,並且為社會傳遞正面能量,展現年輕人的衝勁與真誠的正直。

邱珩偉:「我們畫面上看起來很像是在水裡面,因為我們是從下面往上拍…」

「其實我覺得很多創作者應該都是這樣子吧,我覺得很多創作者都是覺得:在那個當下,他才覺得他的生命有價值。」

「我是邱珩偉。每次到拍片的現場,我才覺得我活著。」

MAH02622.MP4_20140812_154748.586

《人魚倒敘》側拍。(圖片作者提供)

本文獲作者授權,為吳孟駿、洪國峰、黃韋智在台南市的採訪報導,原文請見青年影像革命 N&M逐夢踏實

MAH02580.MP4_20140812_155029.454

《人魚倒敘》側拍。(圖片作者提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