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終極人格沒什麼了不起,能為了崇高理想克制慾望,才是勇者

《分裂》:終極人格沒什麼了不起,能為了崇高理想克制慾望,才是勇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僅僅是生理上的強大沒什麼了不起,能夠為了更崇高的理想而克制自己的暫時的慾望,服從規範,才是勇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部電影是我期待很久很久,特別是一直聽說李奧納多會去演《24個比利》,結果意外先滿足了我想要看到人格分裂主題的電影的願望。 主角的演技非常好就不用說了,讓我感到特別的是這部電影從頭到尾嘗試貫穿的概念:受過傷的人,不一定更脆弱,反而可能更強壯。

這也是劇中的女心理醫師強調的立論:一般人認為多重人格是在受到強烈刺激後(其實不只啦,跟基因也有關係)大腦產生的某種防禦機制,是屬於必須被治療、改善的「疾病」,然而,女醫生反而認為這可能是人類「更強壯」的進化表現。

我得說我有點失望,因為到最後這位「強壯」的多重人格者發展出的終極人格-野獸(The Beast)不過是個生吃兩個年輕女孩,在牆上爬來爬去然後不怕子彈、力量奇大的怪物而已。

「什麼!?你是說『而已』嗎?」 對,我是說「而已」。

我們都知道人類為什麼會比其他動物強大,智力高超當然是個重要的原因,但要是我們的祖先每個都是獨立作戰,智力再高超也沒什麼用。

人類強大,不是因為我們的生理條件有什麼優勢,而是因為我們懂得有效的合作。 那為什麼我們能夠合作呢?或者說,合作最重要的基礎是什麼? 信任很重要沒錯,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懂得制定高度複雜的制度並遵守它:社會上的每個人來自不同的背景、有不同的個性,要是大家都隨心所欲可能一不小心就會因為一個人的疏失而害死全部人。

所以制度是必要的,保護整個社會、也保護社會裡的每個人,這種制度久而久之就稱為「道德」、「規範」或是「法律」。 而像這部電影主角的多重人格者,在遵守這種規範上是失能的,就算他的確進化出了生理上的強大,但他無法與社會合作的這個條件,讓他無論再怎樣,都不算「進化」。

這讓我想到佛法中的一個論述:只有人類有能力透過研究與體驗佛法,而得到決定性的認識,其他生物並沒有這樣的能力,這種沒有能力的狀況稱為「八難」,其中,非人類的「難」包括「地獄、餓鬼、畜生、長壽天」,而人類的「難」則有其他四種,這種說法的出處是來自《增壹阿含經卷・第三十六・八難品》(內容就不引用了)。

不過,在佛法的記載中,也曾經談到一些諸如天人、鬼王等等非人類的眾生有很高的智力,為什麼他們無法實際地透過佛法得到證悟呢? 根據經論的記載與我的推測,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如果要得到佛法的體悟,必須先遵守佛法的戒律(波羅提木叉戒),在佛陀的遺言《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說得非常清楚:

戒是正順解脫之本,故名波羅提木叉。依因此戒,得生諸禪定及滅苦智慧。是故比丘,當持淨戒勿令毀犯。若人能持淨戒,是則能有善法。若無淨戒,諸善功德皆不得生。

但是,誰可以得到波羅提木叉戒呢? 《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一中說:「凡得波羅提木叉戒者,以五道而言,唯人道得戒,餘四道不得。」 正因為只有人類能夠得到波羅提木叉戒,所以只有人類能夠得到更高層次的證物。 所以,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僅僅是生理上的強大沒什麼了不起,能夠為了更崇高的理想而克制自己的暫時的慾望,服從規範,才是勇者。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熊仁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