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證明台灣人會插花!」妥瑞症男孩拿遍國際大獎,在台灣卻被取消資格

「只想證明台灣人會插花!」妥瑞症男孩拿遍國際大獎,在台灣卻被取消資格
Photo Credit:翻攝自蘋果報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洲盃拉,法國公開賽、日本...等等,各式各樣的比賽,想得到大概花的比賽我都拿過獎,除了台灣盃沒拿過冠軍,我還被取消資格過!」

在台灣有一位花藝「鬼才」吳尚洋,他得過法國時尚花藝大賽冠軍,也就是俗稱的「花界奧斯卡」,不過他其實是名「妥瑞氏症」患者,因為身體會不自覺抖動,曾經還被懷疑嗑藥,被鄰居說是遭到鬼附身,也被老師同學霸凌。

現在36歲的吳尚洋,從小就被懷疑被鬼附身,他常常會不自覺肢體抽動、發出聲音,從小就因怪異的言行曾經被道士潑符水、撒香灰,也一度被家人懷疑嗑藥,將他送醫檢查。結果診斷出來,原來是「妥瑞氏症」。(台灣妥瑞症協會

二十年前社會大眾對妥瑞氏症認識不多,誤解更深,那時候還沒有「霸凌」這個說法,他被同學丟筆、割破書包、把他的書從樓上丟下來,這些都是家常便飯。讓他難過的是,「老師幾乎從沒有站在他這一邊,反而認為他就是假鬼假怪,還經常因為他的怪表情打了他巴掌。」

但他從來不覺得有什麼好怨嘆的,「這是特色好嗎,只要跟別人不一樣,就會有許多新奇好玩又有趣的...」

吳尚洋並沒有放棄自己的人生,他的母親擅長花藝,師承日本花道小原流,他從小耳濡目染,14歲時就確定自己要走上插花這條路,「我是一個很喜新厭舊的人,跟花藝一拍即合,同樣一枝花,白天晚上不一樣,讓我覺得充滿挑戰。」

學成後,他四處參賽和表演,漸漸展露頭角,但是在台灣花藝界卻不時碰壁,最常遇到的狀況是,評審嫌他亂抖,態度不莊重,曾經有位評審私下對他說,「要不是你老是蹦蹦跳,分數會很高」。有一次的表演賽,他都準備好了,卻臨時被拒登台,就因為「你會引起躁動」、「讓畫面不好看」。

他後來選擇到國外參賽,順利拿下了不少獎項,「亞洲盃拉,法國公開賽、日本...等等,各式各樣的比賽,想得到大概花的比賽我都拿過獎,除了台灣盃沒拿過冠軍,我還被取消資格過,之後我就覺得,幹!老子的能力不用你來肯定!」

至於為什麼喜歡參加國際比賽?吳尚洋說每個國家都認為花藝比賽是行銷國家軟實力的一部分,「而且花藝比賽是唯一可以讓你掛國旗的...任何比賽、表演或是國際交流活動我都儘可能的只用台灣的花,就是為了讓人知道我是台灣來的。」

有一次他在網路上看到「法國時尚花藝大賽」(Piverdie D’OR),那是亞洲人從來沒有征服過的國際大獎,花藝界最盛大的賽事,他填下報名表後才發現要花「99萬9千7百72元」...

他跟政府單位申請經費碰了一鼻子灰之後,只好到處借錢、募款、試各種手段。接著,他找了一個朋友當助手,兩個人扛著百多公斤的材料和工具到法國,才發現其他國家都是團隊參加,只有他是赤手空拳。

那年的比賽以「希望」為主題,吳尚洋纏繞三萬多根的鐵絲,串起一萬多顆玻璃珠,選用白色系列的花材,編織成六棵屹立的大樹,想要表現「人在逆境中堅毅的思維」。他的作品打動了評審,在35位各國高手中脫穎而出,勇奪高階專業級第一名 。

他上台領獎致詞時,一開始就說,「感謝所有不同國家參賽的人,願意包容我在那麼吵的狀態下跟你們競賽。」吳尚洋說,「我只是想證明台灣人會插花」。

他堅持把花藝教室開在屏東的老家,就因為他認為好的花藝老師不應該只有台北有,學生們都覺得他「不藏私,而且不按牌理出牌,其別的地方是照著老師做好的作品模仿就好,但這裏很傷腦力...」

他從小就覺得,「既然學插花的人在台灣這麼少,尤其是男生,我覺得OK,那我就好好學得很專業,學到不可取代。」「我常會被別人覺得吵,你覺得我吵OK,我就讓你閉嘴。」

自認為在「妥瑞氏症」中算是症狀輕微的吳尚洋說,「人都是水裡來火裡去,不管你是遇到壞八字還是怎樣,只要出生的當下,你就是一個獨立、獨特、特殊的個體,都有無限的可能。」

相關報導: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