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看《賭神2》,想起香港那些少年股神和地產霸權

翻看《賭神2》,想起香港那些少年股神和地產霸權
Photo Credit: 《賭神2》電影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最近重看一次電影《賭神2》,對香港股市生態和地產霸權,有了不少感思。

早幾日翻睇《賭神2》,原本退隱的賭神高進向仇笑痴報仇,結果在賭枱上賭身家定輸贏。所有對白我幾乎識背,但今次卻細嚼高進其中一句:「我所有財產,包括紐約一幢商業中心,價值十億美金,連巴黎、洛機、東京三間屋同一批股票,總值15億美金,我要同你賭身家。」

以前睇呢句,都係覺得普通劇情對白,純拋人浪頭而已,但如果細心去睇,我發現了王晶未走火入魔前一些巧妙設計。高進作為已退隱的高手,身家豐厚,但他不是把資產以現金方式持有,放在銀行戶口或保險箱,而是買樓買地,賭神他15億美金的身家,有超過10億美金的資產都是物業,佔近七成。換言之,賭枱贏回來的錢最後都要變成資產,賭神選擇了物業,大概是貪其操作簡單。

劇情如此,現實也是如此。張五常晚年自行研發了很多新奇經濟理論,其中有一個叫「倉庫理論」,都係講緊類似的道理。資產生息,但還是要有一個「倉庫」保值,很多人選擇了物業而已。好像上一次大時代,衍生出奇形怪狀的騎呢少年股神,為了貫切劇情發展,自稱炒股日進斗金的股神也「忽然」變深圳樓神了,這些劇情設計也是有其過人之處。即使去到商業世界、資本市場等deal making級數,也跟物業有莫大關係。好像麥當勞的中港業務因引入中資染紅,連帶麥當勞的發迹史也被廣泛報道了出來。常人以為麥當勞是以「特許經營專利」為主營生意方式,其實不然,原來麥當勞都係靠地產發迹。

又以最近很活躍的activist基金Argyle Street Management為例,葉維義運籌為握,強攻中巴(026)的股權架構,屈其管理層派息,意圖幫股東產生價值。當然,葉維義出手並不是因為看中中巴的業務,又或者是區區殼價,而是其早年持有,現在已脹過100億的廠房和土地價值。換言之,支持中巴的內涵值,都係地業。又例如萬年殼股鱷魚恤(122)常常傳出賣殼,其公司最大價值,也是九龍東的鱷魚恤中心,並不是其公司業務。不過大家都明,賣殼搵買家跟搵初戀一樣,可遇不可求,這一點,相信林建名爺爺一點深切體會得到。換言之,都係地產。

香港人常常掛在口嘴地產霸權,主導香港經濟命脈,四大地產商也是靠着地產起家,慢慢一步步再橫向發展其他領域。好像著名經濟學家Thomas Piketty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也是講類近的論點,即R大過G,資產回報高於實體經濟回報。雖然很多人批評其論述不夠嚴謹,但望望香港的實況,我開始有點信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自〈摸魚手扎〉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