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請一視同仁:原住民宿凱道6天呼籲政府,新法上路戕害「傳統領域」

轉型正義請一視同仁:原住民宿凱道6天呼籲政府,新法上路戕害「傳統領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轉型正義不是只適用在特定族群,新頒布的「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後續可能引發原住民文化認知與傳承的嚴重問題。

已經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夜宿6日抗議新公布「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的原住民團體,今日手持百合花舉行記者會,訴求現任政府落實228轉型正義,應該一視同仁,該正視逐漸被私有化的原住民族土地,無法被劃入傳統領域範圍後續所導致的種種文化承認與傳承問題。

原民團體認為蔡英文政府未能決斷處理原住民傳統領域的轉型正義議題,像是國土空間規劃及公產管理的權責等立法問題遲遲未有定案讓原住民族土地之空間劃設處處受縛,原基法也失去保障原住民族的原始意涵。

原民團體發表聲明指出,台糖土地和東海岸大型開發案土地曾是阿美族人千百年來農耕漁獵採集的地方。在劃設辦法尚未訂定前,族人還可以主張這是該族人的傳統領域,只是還沒有公告而已;但劃設辦法訂定後,阿美族人卻很難主張該開發案的土地是其傳統領域,因為劃設辦法明確排除了這些「號稱的私有地」。

也就是說,目前「排除私有地的劃設辦法」比「沒有劃設辦法」更糟糕,不僅不能呈現過去土地被武力或政策搶奪而變成公有地的歷史,更讓傳統領域破碎,未來族人要回到家園難上加難。

目前許多傳統領域目前已經成為私有地,例如:國營企業如台糖,台糖土地很多都是阿美族傳統領域,因為從日本時代被製糖株式會社佔用,國民政府接收成為台糖土地。台糖是國營企業,國營企業是私法人,台糖土地就成了私有地而非公有地,不能劃設為傳統領域。

還有美麗灣飯店及其附近許多飯店預定地的土地、杉原灣黃金海度假村是100%私有地、成功的滿地富遊樂區(93%私有地)、杉原棕櫚奔海度假村(70%私有地)等等,這些大型開發案只需稍微修改計畫,就可以「號稱不位在原住民傳統領域上,與原住民無關」,不論原住民知不知情、同不同意,都可繼續開發。


(中央社)今天是二二八70周年,原民團體在凱道手持百合花舉行記者會,除了支持二二八轉型正義外,更要求政府退回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夷將・拔路兒下台。

原民會14日公布傳統領域劃設辦法,但卻將私有地排除在傳統領域外,引發原住民族反彈,日前分別在行政院及凱道舉行記者會要求退回,同時夜宿凱道等待政府回應。今天是二二八,也是夜宿的第6天,原民團體再度舉辦記者會,呼籲政府正視訴求。

前原民台台長馬躍比吼指出,二二八轉型正義平反了很多故事、補償了很多人,總統蔡英文上台後更勇敢,要對加害人懲兇,但原住民在這土地文化沒有被迫害嗎?土地沒有被掠奪嗎?轉型正義什麼時候可以輪到原住民。

暨南大學原鄉發展專班助理教授莎瓏‧伊斯哈罕布德則說,威權統治者的錯誤不是只有二二八、不是只有白色恐怖。威權統治者如何剝奪原住民土地、如何謀殺原住民的文化,這些也都需要調查真相、需要追究加害者。

莎瓏‧伊斯哈罕布德表示,非常支持蔡總統要追究二二八的加害者,但也希望蔡總統能拿出相同勇氣跟決心,來面對原住民土地的流失、面對原住民文化正在死亡,「原住民土地被剝奪、被謀殺是現在進行式」。

此外,318學運領袖林飛帆也在現場點出,夷將・拔路兒以政務委員張景森等人意見為主,將私有地排除在傳統領域外,但其實許多原住民都是很願意跟政府來共同討論如何解決衝突,「但政府願意給這樣的機會嗎?」

林飛帆表示,目前的劃設辦法是個「便宜行事」的劃設辦法,用中華民國的私有財產權概念把私有地劃設出去,若要處理轉型正義的問題,不能不去面對這樣高度衝突的價值觀。

記者會結束後,原民團體也拿著百合花前往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聲援二二八紀念活動及受難者。


《風傳媒》報導,曾在520就職典禮演出的歌手巴奈,與許多原住民青年在前往二二八公園表達訴求時,因蔡英文在公園內舉行紀念儀式而被警方擋下。總統府回應表示,曾協調讓原民團體進入紀念儀式也未阻擋原民團體進入,負責儀式活動的二二八基金會同意原民團體推派代表,但雙方最後未達成共識。

《自由時報》報導,曾任行政院人權保障推動小組委員的東吳大學哲學系教授陳瑤華,以南非的轉型正義為例指出,即使成果有目共睹,但因未好好處理過去土地竊取情況為人所詬病;若台灣轉型正義可以處理原住民土地議題,將會成為典範。

日前前原民台台長馬躍・比吼在臉書上發表一篇以《我們要回家 「原住民傳統領域」Q&A》為題的文章,以16個問答清楚討論了原住民族不同於一般土地認知,對於傳統領域的定義、制度⋯⋯乃至於對台灣社會的好處、以及現行法規制度的謬誤之處。

該篇文章指出,原住民族基本法21條規定傳統領域只包括公有地是錯的,因為該法第2條就說明了:「原住民族土地:係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及既有原住民保留地。」第21條是用來規定政府或私人要使用原住民族土地時,要怎麼取得原住民的同意,不是原住民族土地的定義。

此外,像是2月14日行政院原民會公佈的「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公佈前外界無人知道最後版本,包括原民會族群委員都不知道,當天沒有邀請任何一位原住民立委。即使在座談會中,參與的原住民提出意見仍然無法改變該辦法內容,並指出傳統領域劃設出來會是殘破、不完整的,不能呈現傳統領域「原來的模樣」。

傳統領域是原住民原本的生活範圍,透過把原民老人家記憶中部落的原本領域劃設出來,就能更進一步說出屬於這塊土地的故事,讓大家都記得土地的歷史,原民團體認為,若一開始就只劃設40%的傳統領域,將來就會只記得這40%的歷史,其他60%的歷史呢?很可能會繼續被抹除、被否認。

該篇文章指出劃設辦法第二個主要問題在於原住民傳統領域中的公有地劃設時必須與公有土地管理機關協商。

原民團體主張,日本政府以武力和政策奪走一百多萬公頃的原住民土地,劃為國有地,二次大戰後由國民政府接收,成為林務局、國家公園、台糖等等各機關的土地。這些土地的確是原住民原本生活的領域,應該劃入傳統領域的範圍,並且呈現土地被武力或政策搶奪而變成公有地的歷史過程。

如果劃設時需要與公有土地管理機關協商,這些管理機關很可能會抗拒讓土地劃設為原住民傳統領域。所劃設出來的傳統領域不能呈現原住民部落真正的生活範圍,也不能呈現土地被武力或政策搶奪而變成公有地的歷史,更斷絕了原住民將來「共管」或「使用」這些土地的機會。

因此認為,「與公有土地管理機關協商」與「排除私有地」相同,一樣是「默許」並「放棄檢討」過去不正義強取原住民土地的行為,不能算是轉型正義。

該篇文章主張,劃定傳統領域可以幫助原住民年輕人「回家」,回到部落陪伴家人,傳承自己的文化,並且發展揉合傳統與現代的新文化。原住民部落還可以發展友善環境的農牧業、生態觀光、文化觀光、音樂、文創等等有原住民文化特色的產業。原住民目前經濟收入、健康狀況、教育等遠遠不如主流社會的情況都可望獲得改善。

因此,劃定傳統領域可以為台灣帶來族群平等的社會、友善環境的農牧業、有原住民特色的文化產業、豐富多元的各族傳統與現代文化。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