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孟買貧民窟,如廁不但要錢,更可能賠上性命

在孟買貧民窟,如廁不但要錢,更可能賠上性命
Photo Credit: Kevin Frayer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度孟買接二連三發生廁所坍塌,涉及人命傷亡,意外源於當地政府拒絕提供基本建設。

文︰Ho Chit Ying

2017年2月4日,Harish Tikedar、Ganesh Soni和Mohammed Isafil Ansari在孟買英迪拉格爾貧民窟等候如廁。地面突然坍塌,三人跌進15英呎深的化糞池,被救起時全身覆蓋糞便,送院搶救不治。

去年12月1日,在尼赫魯納加小鎮,6歲的Mohammad Shaikh失足摔下深坑而窒息而死。Brihanmumbai Municipal Corporation (BMC) (註:孟買市政機關)原為負責將深坑構建成共用廁所,但深坑一直未挖好,工程不了了之。去年11月,4歲的Astha Taal不慎趺進在一個位於孟買東郊的共同廁所致死,同一個月較早時間,3歲的Adarsh Jitendra Kewat有同樣遭遇。

類似意外,不同生命,斷送於孟買貧民窟的共用廁所內。悲哀的是,在貧民窟生活的人,每天都要付錢如廁,一邊供養企業家,一邊進行死亡賭博。孟買的廁所到底發生了甚麼問題?

我們在賭命,他們在賺錢,是誰的責任?

孟買總分24個行政區,是次意外發生於M-East區的貧民窟內,該區最為貧窮而且缺乏公共服務。2005年開始,違法停留的移民居住在此,貧民窟的人數有增無減。因貧民窟被視為非法居住者侵佔的地方,孟買市政機關MBC以此作為理由拒絕為該地建造基本建設,包括安裝水喉供水及建公共廁所。同時,孟買大部份貧民窟的公共設施需求大增,卻因地方如九龍城寨「無王管」,市政府也不願管。部份共享廁所,需依賴非政府組織與部份來自地方建設的津貼才得以蓋建。

這些廁所往往外判予一小撮的承辦商,無規管與指引下,他們往往忽視地面凹陷的危機與構建化糞池的風險管理。而承辦商與工程簽約者身份時常重置,一旦發生意外,部門與承辦商之間推諉卸責,難以追究責任,市政府也自當不願踩這趟渾水。

廁所與水是生意:2盧比與20盧比

貧民窟內,僅少數的家庭擁有水喉,並且由市政府提供水源。這些家庭把水轉成商機,在沒有公家水的地區下,他們與當地的權貴合謀,透過控制地、住屋,加上水源,開拓利潤極高的買賣市場。65歲的Rashida來自尼赫魯納加小鎮,他說︰「BMC的水管形同虛設,只是做做樣子。你若需要水,付錢給當地掌控水源的人。」

貧民窟50萬人均逼切渴求並依賴這個市場,一罐約40升的水收費20盧比(約2元港幣)。夏天需求殷切,尤其BMC實施制水時,每罐可達40盧比(約4元港幣)或依需求上調更高。一天市政府不收拾這個爛攤子,當地猖獗的市場便無止境地進行。

AP_140432963328
Photo Credit: Rajanish Kakade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原本免費的共享公廁變成收費設施,從此日常生理需求貼上了價錢牌,人有三急便需乖乖掏出2盧比(等於2毫港元)。2月發生意外的廁所,平均每天有4000至6000人使用。承辦商每月至少穩賺30萬盧比。在孟買,廁所收費的收入每年接近4億,保養與維修卻欠奉。孟買有78%貧民窟公廁缺水、58%缺電,問題在M-East區最為嚴重。

52歲的裁縫Zubeida Bano稱,他們有時花半天時間等候廁所或供水人員來,部份排泄之地甚至沒有門遮蔽,也沒有位置讓女士們丟棄衛生用品。龐大的廁所使用量,加上欠缺管理保養,以致衛生環境惡劣。M-East區總人口接近8萬人,平均每天接近1億的收入來自窮人的腰包,他們只為滿足生活需求。

居民仍然苦等基本設施

當貧民窟的居民絕望地希祈日常基本設施得到改善,M-East區的15位議員每每在議會選舉時以此為政綱吸納選票,得選後卻兌現空頭支票。日復一日,水喉管依然乾涸,廁所人潮仍然往來如織。意外發生後,部份議員來探望並視察,通常拈來一張支票作安撫、補償之用。意外發生時並在場支援的社會黨黨員Razzaq Shaikh質問,何以孟買人民的生命看成如此廉價?

住在貧民窟居住的人甚至願意籌錢建設獨立廁所,不要求市政府的援助。政府要做的只是建造排污管道,卻以「技術性困難」的藉口推搪。在居所建獨立廁所,對他們來說仍是遙不可及。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tnlhk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