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是危險的一餐,不吃為妙

Photo Credit: Tella Che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趣的問題是,為什麼過去一百年來,科學家一直說它是一天最重要的一餐?我們應該像國王一樣大吃?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Terence Kealey|《旁觀者》雜誌
翻譯:觀念座標

本文作者Terence Kealey是劍橋大學臨床生物化學教授,目前是白金漢大學的副校長,他的新作《早餐是危險的一餐》(Breakfast is a Dangerous Meal)已經出版。


早餐是危險的一餐。此話聽起來有悖常理,所以讓我解釋如下:早餐很危險,因為我們起床沒多久就吃,此時是荷爾蒙皮質醇(cortisol)分泌的高峰期。皮質醇讓我們醒來,但基於不明的原因,它使得人體對胰島素產生抗性,因此早餐後胰島素在血液中升高的程度遠甚於午餐與晚餐。

這樣升高的情況,會使胰島素抗性更加嚴重,而胰島素抗性,就是一㮔導致許多人死亡的生理狀況。

任何超重(BMI高於25的人)、高血壓、體適能不佳、膽固醇或三酸甘油脂過高的人(英國45歲以上的人三分之二有這些症狀),都有胰島素抗性,這些人也可能會因為跟它有關的疾病-如心肌梗塞、腦中風、癌症-而死亡。所以對這些人來說,吃一餐讓胰島素抗性更為嚴重的早餐,乃是愚不可及的行為。

另外,早餐會讓人變胖。與傳統的迷思相反,吃早餐的人到了午餐時間並不會明顯地少吃,所以他們早餐吃進的卡路里只會增加整體卡路里的累積。尤有甚者,許多人表示,因為吃了早餐,反而讓他們胃口大開,讓他們覺得有必要在早上十點與下午三點食用點心。

所以,有趣的問題不是,早餐是否是危險的一餐?它當然是。有趣的問題是,為什麼過去一百年來,科學家一直說它是一天最重要的一餐?我們應該像國王一樣大吃?(譯按:語出維多利亞時代的諺語:「吃早餐要如王一般、吃午餐要如王子一般、吃晚餐要如窮人一般。“Eat breakfast like a king, lunch like a prince, and dinner like a pauper”」)

一個令人沮喪的理由是,幾乎所有跟早餐相關的研究,都是由麥片商、培根、雞蛋公司所贊助。接受他們贊助的科學家,會選擇特定的數據、呈現特定的結論。

一個比較高貴的理由,是因為在許多國家,窮苦的孩子可以在學校吃到免費早餐,科學家認為有責任支持。孩童吃早餐,學習效果會更好,是一個迷思,然而科學家擔心任何懷疑早餐的研究結果,都會不利於窮人。

這帶到一個很重要的重點:如果孩子們早上不餓,我們不應該強迫他們吃早餐。他們不是鵝,我們也不是在製造鵝肝醬,不應該強迫他們吃。許多人早上不餓,是有原因的——皮質醇在早上大量分泌,對他們發出警訊。

但科學家也會因不怎麼高尚的理由去扭曲他們的數據。挑戰已經建立的典範是很困難的工作,而且這樣做的結果,可能會導致出錢的人撤銷支持,期刊拒絕接受論文。既然科學家的成就是靠他們得到的獎助、發表的論文來評估,自然會不會把真相擺在第一的要務,反而只是繼續強化既有的典範。

真相很簡單,如同倫敦大學學院公衛教授麥可爵士(Sir Michael Marmot)2004年出版的《地位症候群》(The Status Syndrome)所指出:中產階級生活壓力比較小,所以他們的平均壽命比工人階級多出七年。另一方面,因為中產階級比較聽話,工人階級比較鐵齒,所以中產階級會盡義務地吃早餐,而工人階級往往省略不吃。

所以,科學家很容易收集到心肌梗塞、中風、癌症等跟不吃早餐具有某種關係的數據,再暗示其中有一種事實上並不存在的因果關係。

目前,營養、食品的研究正在經過一個大幅修正的過程。許多過去的假說,現在都遭到推翻,包括早餐的重要性,以及吃很多餐的重要性。這兩種假說都打破一個人不進食的狀態。然而我們知道,不進食(fasting)其實是最為健康的狀態,所以一天只吃兩餐(提前吃午餐與晚餐),讓人體有一整個晚上、一整個早上的時間復健,乃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至於那些說不吃早餐就無法正常運作的人又該怎麼辦?他們早上應該避免吃碳水化合物。所以雞蛋、(無糖)優格配草莓、起司配生菜等等,是無害的。(譯按:不會增加胰島素抗性。)

但大部份的人之所以吃早餐,是因為他們認為他們應該吃。事實上,他們不應該吃。

文章來源:Why eating breakfast is bad for your health(Spectator)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