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常呼籲不重覆錯誤的歷史,卻理所當然縱容一群人去剝奪異鄉朋友的自由

台灣社會常呼籲不重覆錯誤的歷史,卻理所當然縱容一群人去剝奪異鄉朋友的自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心目中真正的自由,是寶島上所有居民不分種族、國籍、職業都可以一齊享有的平等自由,而不是因為某些積非成是的理由

文:Asuka(《移人 Migrants’ Park》編輯總監)

「人不是應該生而自由的嗎?」

最近幾天很多人貼高雄「筌聖老家」食品加工廠囚禁印尼移工14年的新聞給我看,有些人平常沒特別關注移民移工議題,但看到這則新聞還是氣的半死,這讓我內心有些話想說一下。

上面那句經典台詞出自前陣子的熱門遊戲《返校》,不知道多少人看到這句台詞時,在電腦前紅了眼眶,但諷刺的是,228前夕爆出了「筌聖老家」的新聞,我原本以為,走過228跟白色恐怖的台灣,是最能體會什麼叫作「自由」的國家,但顯然不是這樣,台灣社會一方面呼籲大家不要重覆錯誤的歷史、一方面卻又理所當然的縱容一群人去剝奪另一群異鄉朋友的自由,看在我眼裡實在感到無比錯亂......

您以為「筌聖老家」的新聞只是個案嗎?不,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如果您有在關心幾個國內的移工救援組織,如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SPA)等,這些跑遍全台灣到處拯救受虐移工的人道救援者,都可以講出好多好多個跟這次新聞一樣慘的真實案例。

更甚者,以下這些台灣社會流傳已久的積非成是觀念,彷彿像不成文規定似的,如果旅外台灣人在國外遇到這種事,大家一定會跳出來團結抗議到底,但在國內,大家好像都視為很正常,彼此都在默許這些現象的存在。

「不要給外勞出門,不然她們會跑掉。」
「不能給外勞講手機,因為他們會學壞。」
「我們先把外勞的薪水保管起來,不然他們會亂花。」

電視上的台灣雇主們正大光明講出這些話,我聽了覺得瞠目結舌,但他們覺得講這些話一點都不奇怪,因為沒幾個人願意跳出來告訴他們,這樣做是錯的。

自從我跟一群伙伴創立《移人》以來,時常會在很多場合跟年輕學子交流,有些年輕朋友曾跟我說:「我覺得你們在講的議題很重要,可是平常要關心的事太多了,我沒有誘因、或是興趣去了解移民移工的議題。」

對不起,我的立場是移民移工議題,並不是需要什麼「興趣」「誘因」才能去了解,相反的,這個議題是所有人「必須」了解的;就像228事件跟白色恐怖,那是所有台灣人都「必須」了解的事情,絕不可能說「沒興趣」「沒誘因」就當作不知道。

您或許覺得我說的似乎太誇張了,但事實就是這樣,願意花時間去了解這些異鄉朋友處境的人實在太少太少,只佔了2300萬人口的一點點,那麼如果下次又爆出類似新聞,移工被發現遭囚禁20、30年也不用覺得奇怪。

再強調一次,如果大家會因為看到這類新聞而氣到發抖或難過到哭,千萬不要覺得幫不上什麼忙,正好相反,有太多太多地方可以讓大家貢獻熱情跟心力:

1. 如果您想真正了解外籍移工在台灣所受的各種不人道行為,請加入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成立的「挺移工(TIG)」FB社團,或是「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臉書專頁,這兩個單位都有許多長期跟黑心仲介、無良雇主拼戰的人道救援者,他們會貼文發表在第一線拯救受虐移工的真實案例,而他們也長期徵求物資與捐款(社團跟專頁都有詳情描述),也徵求跟他們一起拼戰的救援志工,這兩個單位的人道救援者,是我真心佩服的一群代表台灣社會最後良心的勇者。

2. 如果您覺得上面兩個單位的貼文都太寫實太悲慘,會嚇到您好幾天作惡夢睡不著覺的話,另一個選擇是追蹤《移人》FB專頁的文章,我們是台灣唯一一個專門報導移民移工題材的獨立媒體,調性上算是軟、硬參半,您可以先在《移人》這邊觀看我們撰寫的報導,對移工移民有初步的認識,然後再加入上面兩個單位的FB,就更能融會貫通。

3. 如果要更軟性一點,台灣現在有五個單位專門在舉辦媒合台灣民眾與外籍移工聚會聊天的活動,這五個單位分別是台北市的「One-Forty」、新北市的「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桃園市的「望見書間」及「洞光咖啡」、台中市的「1095文史工作室」,您可以直接報名參加他們的活動,讓他們帶領您跟外籍移工直接面對面談話。

4. 如果您擔心跟移民移工語言不通無法談話,台灣有四個單位專門在開東南亞語言教學課程(而且都非常多元,越泰印菲柬緬語幾乎都有),它們分別是上述的「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望見書間」「1095文史工作室」、以及李三財先生開設的「就諦學堂」,您只要付非常低廉的學費,就可以在這兩個單位學習足以跟移民移工溝通的語言能力。

很多人覺得我們花許多力氣關心這些異鄉朋友很偉大、很感動,其實每次聽到這類稱讚,我的內心話都是:「如果您覺得關心他們的我們很偉大,那不就代表包括您在內的整個社會都沒在關心他們嗎?」

我真心覺得關心這些異鄉朋友不是什麼偉大的事情或志業,它就像我們去了解228事件、白色恐怖一樣理所當然,因為大家每天都會看到這些移民移工朋友(想不看到還蠻困難的),他們早已是我們社會的一份子,但大家卻對他們處境一無所知,只有在每次這類新聞爆出來時才群情激憤炒熱一陣子,然後新聞熱度一過,整個社會又回到默認不成文規定的原點,這對現況完全沒有任何幫助。

再重覆一次本文開頭講的那句話:「人不是應該生而自由的嗎?」

我心目中真正的自由,是寶島上所有居民不分種族、國籍、職業都可以一齊享有的平等自由,而不是因為某些積非成是的理由,就可以縱容一群人從另一群人身上隨意剝奪的假自由。

Asuka寫於2017年228即將結束的前夕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