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的學生對大人思維的質疑:考招如何能「適性揚才」?

16歲的學生對大人思維的質疑:考招如何能「適性揚才」?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曾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沒辦法天長地久的「考試知識」,只淪為曾經擁有,則請問學力測驗的成績真的代表了考生在該領域的知識擁有程度嗎?如果已經不再具有真實的代表性了,那麼一味地注重成績代表什麼?

文:匿名人

3月考招可能就要定案公布了,所以我決定在這之前寫下我這一陣子的觀察、理解與質疑,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可能影響什麼。

很憂心,很失望,很憤怒。但制度是大人訂定的,究竟我一個16歲的人可能改變什麼嗎?

文中很多是老生常談,看了都膩的東西;然而它就是現實,再加上一些我覺得還沒被正視的疑慮。

現行制度上是十二年國教,但執行101課綱,而往後將於制度及實行面上皆為十二年國教,普遍稱十二年國教總綱為107課綱。

實行107課綱之後,在民國110年進大學的篩選機制變為X、Y、P。

  • X是類似學測的考試,學生自行選考科目別、科目數,然後大學申請入學中大學端從中選擇採計最多四科(也就是說可能最後學生會乾脆五科通通考)。
  • Y是類似指考的考試,考科包含數學甲、物理、化學、生物、歷史、地理、公民這七科(為什麼沒有地科?),大學端採計一到兩科。
  • P則是所謂的「學習歷程」,這並不太算新增的,而是欲將這項取代現存的「備審資料/自傳」。而P則是最引以為傲的設置,因為相信能更落實「適性揚才」、「弭平升學考試主義」、「深化學習」。其中P又細分成P1(高中時期的學習歷程)及P2(口試與筆試),招聯會傾向各佔25%。

目前時程如下:

  • 1、2月考X
  • 5、6月申請入學:採計X+P,X採計最多四科,而P所占比例不可低於50%
  • 7月考Y
  • 8月分發入學:採計X+Y+術科*,共採計三到五科。

(*註:根據資料無法得知術科考試何時,也不知道5、6月的申請入學有沒有採計術科)

的確,乍看之下出發點都很好,但不知不覺就會長成臺灣特有的形狀了。首先,目前打算把P1「欄位化」:建置一個類似國中升高中的表格,設幾個欄位選項並註明得分數來評定一位學生的P1分數,其中欄位選項可能包含「學生獎懲紀錄」「幹部/社團」「評量成績」「競賽證明」等等(說「可能」是因為尚未有定案公諸於世)。只不過,這樣欄位化不是更單一面向去審視一位學生了嗎?更荒謬的是,會將原本的開放性自傳改為欄位化的P1,某種程度上是為了方便大學端篩選學生,因為現行體制下往往申請大學學生的備審資料自傳會大相逕庭,進而無法比較其優劣與適當度。所以若欄位化,每一位申請者則大家能比較的東西就一樣了。

然而想請問一下,對於透過同等學歷申請的人們及自學生(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學生),有所謂的「獎懲紀錄」「缺況紀錄」「幹部/社團」等等這些「一般高中生限定」的東西嗎?另外,對於一位離開高中許久的人,假設他在40幾歲時想去讀大學充實自己,那請問在民國110年後,他們也要想辦法弄出自己高中時期的那些資料嗎?說是為了方便比較、讓人人平等,那請問不同年代、不同屆的人要如何擺在一起比較?公平嗎?

Y的部分是讓大學端採計一到兩科,但是每個校系採計的那「一兩科」不盡相同。現行體制下大學端在學測成績篩選上的條件就已是各式各樣的了,那在新的體制下,這種參差是不是很有可能會延續呢?學生會願意賭一把的單考那一兩科嗎?而對於興趣廣泛的學生、或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念什麼的人,是否會變得每一科都要考?而對於社會組及自然組的科系分類又是什麼?到底各校系對於X的採計是哪些?且學校在課程的提供充足嗎?會不會最後還是大雜燴的乾脆大家通通都修?

另外我們不知道的是,究竟考招連動是否有同步到技職體系制度的更新。到底技職院校在考招連動中有沒有需要強制更改執行XYP形式?就算有,那是跟高中/一般大學一樣的XYP嗎?還是高職/科大有自己的XYP?

而十二年國教總綱(即是107課綱總綱)裡面提到的「基本學科和加深加廣」,跟現行高職的統測不符合。因為12年國教,高教以下通通歸國教署了,技職司變得無法執行它的技職轉型,導致統測勢必要改,甚至可能因此廢掉。所以說如果考招連動所牽涉的是所有學校,包括影響一般大學/科大/高中/高職,那麼這個新的制度對於非一般高中生公平嗎?

這個新式學測X盡是考那些一般高中的東西,然而高職生學的內容並不完全一樣。首先,高職課綱並沒有地科一科,此外,物理、化學、生物於高職是三選至少二教即是(各校自己決定);歷史、地理、公民於高職也是三選至少二教即是(一樣是各校自己決定)。

雖然在107課綱的技術性高中有寫到「加深加廣」的指標,可是實際上以現行課綱來說,這些指標到高職二年級就會全部結束了,基本上你高職念什麼科系,大學就會繼續念同樣領域的科系。而且技職的專業考科等於限制未來你得念什麼,講白一點,技職一開始學的根本就是普通高中特定單元領域的加深加廣科目,例如基本電學、機械力學算是物理的一部份、化工原理就是化學更深的,但是更實務等等。

其實少子化根本不應該成為高教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會設定大學的入學年齡就是應屆高三生呢?政府口口聲聲想要推廣的回流教育推到哪裡去了?如果說開放大學入學門檻,會不會鼓勵回流呢?讓大學新生不再只是應屆高三生,則少子化還會是高教的問題嗎?

children   We learn early that there are lines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ross.
Photo Credit: Jeff Turner @ Flickr CC By 2.0
讓大學新生不再只是應屆高三生,則少子化還會是高教的問題嗎?

或許你會說,不,成績才是最公平的,而透過學力測驗可以知道一位學生在該領域的知識程度。但我想詢問一個問題,從小到大接受臺灣體制內教育的人基本上都是「考完就忘」,不是嗎?如果不是,那台灣現在不就應該都是到處都樣樣精通的人才?事實上,臺灣還是處在「考完就忘」的世界裡,透過考試去習得的知識沒辦法天長地久。這是事實,畢竟整個教育根本都出狀況了,只剩下教育部猶在沾沾自喜。

當沒辦法天長地久的「考試知識」,只淪為曾經擁有,則請問學力測驗的成績真的代表了考生在該領域的知識擁有程度嗎?如果已經不再具有真實的代表性了,那麼一味地注重成績代表什麼?

將於110年實行的新考招,更是變態到要看X成績、Y成績及P成績,這三者包含了你的大考成績及在校成績。這不就逼得一位高中學生必須不分晝夜、無法鬆懈的讀書、讀書再讀書嗎?奇妙的是,教育部也希望學生準備「科舉」之餘,可以花更多心力在「自己有興趣的領域」上,並做一些作品,擁有豐碩成果;希望學生不要只會讀書,還要發展長才,使自己用力的發光發熱呢。

說實在的,如果大學入學申請者是沒有受學校教育荼毒、持有高中同等學歷的人或體制外學生(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學生),應該還比較有辦法在進大學前真真實實的在自己有興趣的領域鑽研,畢竟沒有那些「假知識」,那些「考試知識」的羈絆,要伸展長才還比較有辦法。只不過現行制度下,進入臺灣的大學的確是對於這些或許有真實力或工作經歷的人不友善,而教育部依舊漠視這些人的需要。

如果要讓非高三應屆的人進入大學,那就真的不能再把一大堆的門檻條件設為一般高中生限定了啊。如果你就是打從心裡設定入學新生為應屆高三,則回流教育是怎麼樣都推不成的。

不是說考試就是萬惡,只是當考試的內容已經很虛偽了,執行這樣子的考招制度有意義嗎?例如從國中升高中的超額比序項目可以看到,在校園內誕生出一堆沒有實質意義的幹部給學生當來得分,並且學校也開始製造一堆神奇的勞務給學生做,說是可以因此得到志工時數,而學生也真因為如此而拿到志工時數。在寫作方面,學校不斷教導學生寫冠冕堂皇的謊言及好聽的廢話,只因為唯有如此才可以拿高分。究竟這種八股文殘害了多少學生?而真的將這些好聽的道理付諸於生活的人又有多少?大人們真的有將嘴巴說的道理付諸行動嗎?

真的時常,看不懂大人到底在幹嘛。一再的鬼扯,一再的限縮可能性,一再的抹煞了每一個人的獨特性,一再的挑起家庭紛爭,一再地讓高中學生生活更可憐,一再地為了讓自己所架構出的「不可能的任務」變的可能而亂搞一些東西。

請問齊頭式的平等是真平等嗎?為什麼臺灣教育老愛搞齊頭式的平等然後自欺欺人,覺得「大家一樣好,一樣公平」啊?在一個只在意表面的國家裡,處處充斥著偽裝與虛偽,而人們卻總是深信不疑。

當教育本身就不誠實了,要怎麼教育學生不說謊?

可嘆可悲,台灣的教育正深深畸形著並持續沉淪。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