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琴說愛重溫舊夢 音樂真的可以「治療」你的心

彈琴說愛重溫舊夢 音樂真的可以「治療」你的心
Photo Credit: midima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idima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idiman CC BY SA 2.0

當發生不可預期的人生災難,你希望有人陪伴、一起走過磨難嗎?

K先生是我在泰國實習的第一起「音樂療程」個案,由於時間的關係,一開始就被告知將只有兩次的療程機會。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是在炎熱的夏日午後,K先生坐在輪椅上,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有些困難地向我揮了揮手,他的太太笑笑地推著他,朝著我走過來。

K先生是泰國當地華僑,現年45歲,因從小分別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及台灣等地求學,精通中、英、泰三種語言,是一位事業相當成功的生意人。4年前的一場交通意外,被醫生診斷患有創傷性腦損傷(traumatic brain injury)及併發性癲癇症,被迫放棄工作。K先生在經過多次顱腦傷手術之後,口語構音能力近乎完全喪失,有嚴重調節紊亂的情況,睡眠產生障礙、性情發生變化,情緒起伏相當的大,右半邊的身體完全失去功能,而左半邊身體的行動能力經過這些年努力的復健,恢復了70%的機能。

術後復原期間,K先生的太太親手照顧他所有的生活起居,從協助翻身、如厠,乃至陪同就醫。當K先生的太太提到對音樂療程的期待,她很客氣的說:「請彈些音樂,讓我先生開心一點就好,我等下也可以有些私人的時間去辦點事,不用再每分每秒跟我先生綁在一起。」

她退到治療室裡最遠的沙發上,靜靜地滑着她的手機。

與泰國當地的音樂治療師討論對K先生所做的療程評估後,我們一開始將治療目標訂為發聲肌肉的復健、功能手(左手)的肌肉耐力維持、改善情緒的表達。療程音樂(Therapeutic music)我選擇使用K先生熟悉的英文老歌〈Sha La La La La〉和〈Yesterday Once More〉,原本長久未使用而僵硬的舌頭,在放慢速度的鋼琴伴奏和歌聲的引導下,K先生重獲了構音的能力,即便只是旁人聽起來再簡單不過的「La」,K先生的太太好像有些驚喜,她拉了張椅子,坐到K先生的旁邊,想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後來我陸續唱了周華健的〈朋友〉,K先生一起哼着旋律,當唱到「朋友一生一世一起走」的時候,他的眼眶濕了。曲終我問他這首歌是否使他想起了他的朋友,他點了點頭,情緒變得更加激動了。太太幫他擦擦眼淚,說她們是在馬來西亞念國中時認識的,她分享了一些求學期間朋友的故事,K先生雖無法用言語表達,當太太說到小時候的趣事他笑了,並把太太的手牽了起來。

此時我選擇用〈月亮代表我的心〉,給這對夫妻製造一個表達愛意的機會。從一開始鼓勵K先生唱一些曲中的關鍵詞,像是「問」、「想」、「愛」、「心」,屢次反覆至最後K先生自己把歌詞中的月亮,替代成太太的名字。他摟著太太、親了親她,並對她說:「我愛你」,對太太的愛意非常自然地透過音樂表達出來,而K太太拭去自己和先生的眼淚,說了聲:「我也愛你」。在經歷這一切的磨難後,好像這些年的努力一切都值得了,這樣具有意義的一刻,我何其榮幸能夠參與其中,他們或許跨越了文化、時間、苦悶生活所帶來的距離,重新把愛的火花拾了起來。

我們必須承認不確定性是生命中的必然,發生意外的當下,家庭照顧者通常無暇去思考和做心理準備,就直接開始漫長且辛苦的照顧工作;而我們會往往會忽略了家庭照顧者的心理壓力,以及新的照顧者身份對家人之間的關係所帶來的衝擊。

即便我的主要治療對象是K先生,在療程之前,我也並不了解他和太太的實際相處的情況,但藉由音樂當做媒介,與他們夫妻倆逐漸建立了信任的治療關係後,最後成功地達成了當初所設定的目標,並為他們找到情感的宣泄出口,讓彼此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密了,就在第一次見面那短短一個小時裡。

我會想分享K先生的案例,是因為這個月舊金山市議會剛全票通過「有利家庭職場條款」,員工可以用照顧家庭成員為由,要求彈性工作時間或在家上班。該法適用於在舊金山設有辦公室、雇員超過20人的公司,但雇員須在該公司工作最少兩年。為保護員工,提案也規定雇主不得因員工要求彈性工作時間,就予以開除、不升遷或降職。

若換作在台灣,我相信要爭取到這樣的結果,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這需要更深的自覺與更努力的推廣關懷。屆時,希望國家照顧政策將回應家庭照顧者的需求,保障人民的權利。也許你會覺得我管太寬,但在音樂治療的世界裡,我們彈琴、談感情、更照顧每一個人的心。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