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地到極地,熱可可和巧克力被當作非常時期的珍貴熱量補給品

從戰地到極地,熱可可和巧克力被當作非常時期的珍貴熱量補給品
朗特里的可可廣告,20世紀|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經,熱可可是大人喝的一種藥,人們期待它多方面的藥效。20世紀後,廠商變成以熱可可能幫助小孩成長的概念宣傳它的效能。

文:武田尚子

戰地巧克力:不會融化的巧克力

巧克力對戰場上面臨真槍實彈的士兵而言,也是珍貴的熱量補給品。朗特里公司(編按:Rowntree's)製造各種添加維他命的巧克力當作士兵的配給食物。也製造了「Pacific and Jungle Chocolate」這種即使在熱帶高溫地區也不會融化的巧克力,應該是要發給新加坡和緬甸戰線的英國士兵吧。高熱量的巧克力是戰時攜行品中不可或缺的食品。話雖如此,即使在熱帶也不會融化的巧克力主要原料到底是什麼呢?

  • 日本的巧克力開發

做出在熱帶也不會融化的巧克力的,不只是英國,其實,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也進行了不會融化巧克力的開發。

1920-1930年代的戰間期,日本也漸漸認識了巧克力。當時最容易取得的是「巧克力球」和「巧克力棒」。大正時期在東京經營點心批發業的竹內政治(後來的大東可可公司社長)於1918年回故鄉愛知縣時,買了森永製菓的「巧克力球」當伴手禮帶回家。巧克力球中間包著奶油,外層裹著巧克力衣。大概是因為沒有認為褐色固體會是食物的概念,竹內政治第一次看到巧克力的姊妹,不覺得巧克力球外層的巧克力是食物,用指甲剝掉巧克力,只吃裡面的奶油餡。

1923年,竹內立志製造巧克力,參訪了森永的工廠。森永的創辦人森永太一郎親自到工廠,仔細向竹內介紹巧克力機器與製造方法。結束參觀後,森永太一郎還邀竹內共進午餐,熱情地向他說了許多巧克力製造相關的事。受到刺激的竹內買進瑞士布勒公司(Bühler)的機器,1929年成功完成從可可豆到巧克力的一貫化製造,以竹內商店開始原料巧克力的批發業。由於森永公司一箱600匁(日本舊時重量單位,一貫的千分之一,約等於3.75 公克)的巧克力售價二圓,竹內商店便賣一圓80錢。

竹內一開始批發販售,原料巧克力便飛躍性地暢銷。昭和時期日本的巧克力加工業者增加,他們採購原料巧克力做成巧克力球等糖果販售。1933年竹內商店四個人平均一天生產一噸原料巧克力,來採買的加工業者讓原料巧克力一包裝好就馬上賣出,不曾滯銷。

日本人也漸漸熟悉了巧克力的味道。

  • 退燒藥與提神食品

戰爭爆發後,如此大好的景氣也宣告終結。1940年12月日本停止進口可可豆,之後只有指定業者能從軍方管道配給到可可以製造軍隊醫療藥品和食品。可可脂被視為醫療藥品,用來製作退燒藥和栓劑。可可則是從馬來西亞送來當作軍用。

此時,竹內商店更名為大東製藥工業株式會社,接下海軍省的訂單,製作飛機與潛水艇專用的「預防瞌睡食品」與「提神食品」。據說,飛機駕駛員在回程時會有如被催眠似地想睡覺。在巧克力中混合咖啡因趕走睡意的產品就是「預防瞌睡食品」。製造飛機專用的食品很簡單,難的是潛水艇專用的食品。潛水艇內部的溫度經常高達攝氏40度,需要一種「不會融化的巧克力」。大東製藥利用特殊機器壓縮原料,製造出「不會融化的巧克力」。

日本的南方戰線上,使用當地可可生產軍用巧克力。在陸軍與海軍的邀請下,森永製菓派了50名員工前往印尼,於1942年開始負責生產巧克力。明治製菓也在陸海軍的邀請下,於1943年開始在印尼生產「不會融化的巧克力」。所謂在熱帶「不會融化的巧克力」,大概是使用熔點比較高的油脂替代可可脂。

1940年至1950年的十年間,由於日本國內停止進口可可,廠商進行開發替代用的「巧克力」。因為是使用葡萄糖代替砂糖製造甜味,因此稱其為「葡萄糖巧克力」,用來代替可可的主原料是百合根、鬱金香球根、秋葵、菊苣、根莖類、紅豆等食材。另外用大豆油、椰子油、天竺桂油等油脂代替可可脂。最後以香草添加香氣,「葡萄糖巧克力」便大功告成了。

大家都知道戰後在日本國產巧克力復活以前,日本人會跟美國駐軍說:「Give me chocolate」的事。美國駐軍釋出的好時巧克力(Hershey)充斥在黑市中。

廣告熱潮走入家庭

  • 熱可可有如母親般的溫柔

邁入20世紀後,朗特里公司成為擁有數千人規模的大企業,大量生產熱可可和巧克力,大量販售。過去就受到重視的廣告現在更形重要。熱可可的廣告反應了時代的變遷。

20世紀後,熱可可的廣告除了固定的小孩形象外,還增加宣傳廣告詞,像是「Builds Bone and Muscle」(強化骨骼與肌肉)、「AIDS DIGESTION」(促進消化)等,強調熱可可能為小孩的成長與健康加分。

熱可可廣告裡,母親也和小孩子一起登場了。圖1彷彿聖母像般的廣告構圖傳達出熱可可的甘甜香氣與母親的溫柔,描繪了熱可可創造出甜蜜家庭幸福時光的形象。廣告文案上寫著由於熱可可能促進消化,因此能增加其他食物的營養效果。曾經,熱可可是大人喝的一種藥,人們期待它多方面的藥效。20世紀後,廠商變成以熱可可能幫助小孩成長的概念宣傳它的效能。

圖1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朗特里公司的熱可可世界裡表現出理想的母親形象。圖2介紹了使用熱可可的食譜。將可可粉混合糖、瑪琪琳後,打成發泡鮮奶油的狀態,軟綿綿的可可奶油便大功告成。只要將這個「Butta」奶油塗在麵包或餅乾上端上桌,說聲「來,請用!」小孩子便會開心不已。

凸顯了使用熱可可的溫暖餐桌一景。就這樣,熱可可的廣告變成描寫以甜美回憶妝點的家庭故事。

圖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甘甜的熱可可成了接近小孩與女性形象的食品。圖3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廣告,描繪著精神抖擻的工作女性。當時由於男性勞動力面臨不足,英國也號召女性參與勞動。在糧食不足的情況下,如何補充必要的熱量是這個時代的課題。廣告上寫著熱可可能溫暖因為在戶外工作而凍僵的身體,早上喝一杯熱可可,辛苦的勞動也變得不苦了。

圖3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飲用熱可可補充營養的不只是小孩與女性,男性也喝熱可可。

尤其是在非常時期,熱可可成為容易攝取熱量的攜帶食品。以南極探險知名的史考特上校(Robert Falcon Scott)也將熱可可帶去當探險隊的食物。1901年,史考特接受英國皇家學會與皇家地理學會的贊助,組成英國遠征隊,往南極出發。當時,吉百利公司捐了3,500磅的熱可可與巧克力給探險隊。在拍攝探險隊營地的照片中,記錄了朗特里公司的elect cocoa罐與弗萊公司的可可罐和可可盒的身影。史考特似乎帶了三個牌子的熱可可前往南極。探險隊將熱可可、糖、餅乾、葡萄乾混在一起,做成像布丁一樣濃稠的點心食用。

P117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此次遠征受到冰雪阻礙,沒有抵達南極。然而,史考特於1910年再次前往南極,這次遠征也帶了熱可可與巧克力。每一位英國人都對史考特不屈不撓的挑戰抱以期待。朗特里公司的期刊也大幅刊登了史考特探險的相關內容和他的手札。手札中記載,南極探險隊對食物做了萬全的準備。探險期間,探險隊在1911年的聖誕節吃了使用熱可可的餐點。對朗特里公司的人而言,南極探險是否成功就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樣重要吧。史考特探險隊於1912年抵達南極點,卻在回程遇難,無人生還。

在史考特的探險之前,熱可可和巧克力就被用來當作非常時期的食品了。1899年,南非爆發波爾戰爭(Boer War),英國派遣軍隊前往。維多利亞女王為了在戰地奮戰的士兵,於1900年準備了巧克力當作他們的新年禮物。雖然「皇家巧克力盒」是給士兵的巧克力組,但在英國本國指定的商店中也可以買到一樣的巧克力盒。全英國只有兩家在倫敦擁有店鋪的巧克力商有提供,其中一家就是弗萊公司的倫敦分店。

P119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是藥品還是食品?齋期間到底能不能喝熱可可?天主教持續爭論百年的困擾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尋味巧克力:從眾神的餐桌到全球的甜蜜食品》,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武田尚子
譯者:洪于琇

15世紀起,巧克力以可可豆的身影從中美洲出發,從馬雅人的「可可神」祭壇上被供為神明的食物,最後上了貨船登陸加勒比海、巴西與歐洲,當時可可豆價值等同金與銀,在歐洲只有王公貴族吃得起,家中可以泡熱可可形同財力證明──可可豆如何從神明的餐桌上走下來,變身成為王公貴族的下午茶、最後再走進平民的咖啡廳?

一名藥局老闆怎麼發明了固體巧克力?蠟燭師傅又如何研發出牛奶巧克力?從可可豆、可可粉、可可飲到巧克力──一顆顆不起眼的可可豆,背後藏著一則則從未被人知曉的有趣故事,在百年內,可可從神祕藥品變身浪漫情人節巧克力,最後竟成為全世界人們戀愛中的重大功臣!

小小一塊巧克力,牽動人類的經濟貿易與文化樣貌長達幾世紀,從「眾神的食物」到「全球最甜蜜的甜品」,開啟一場橫跨時間與空間的巧克力之旅。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