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漸漸領悟到川普並非保守主義者,如同《樂來越愛你》並不是奧斯卡最佳影片一樣

共和黨漸漸領悟到川普並非保守主義者,如同《樂來越愛你》並不是奧斯卡最佳影片一樣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對川普的戰役,必須由右派來領導,因為左派武功全失。現在拜訪地球的外星人可能會以為好萊塢是民主黨,奧斯卡是民主黨提名大會。

文:Tim Stanley|《每日電訊報》
翻譯:觀念座標

週二晚上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會有一場川普(Donald Trump)現場秀。美國總統誇誇其談。一些議員鼓掌,一些人會發出噓聲。誰會鼓掌?誰會嗆聲?

民主黨反對川普是意料中事,但他們的反對陷於無力。比起民主黨的愛莫能助,共和黨對川普的評價才真正有趣。現在共和黨人終於漸漸領悟到川普總統並非保守主義者,如同《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並不是奧斯卡最佳影片一樣。現在是保守主義者站起來,表達自己原則與立場的時候。

反對川普的戰役,必須由右派來領導,因為左派武功全失。現在拜訪地球的外星人可能會以為好萊塢是民主黨,奧斯卡是民主黨提名大會。

演藝人員當政治抗議人士,表面上很漂亮,但是百萬富翁拿著黃金雕像彼此頒贈,無法代表一般人民的心聲。然而,民主黨不得不倚賴太平洋、大西洋兩岸的菁英人士,因為該黨在美國其他地方幾乎已經全被消滅。

民主黨不只輸掉去年的總統大選,他們早就丟掉了眾議院與參議院(譯註:民主黨在參眾兩院席次均未過半)。自從2009年以來,民主黨在地方州議會的選舉也輸得很慘,總共丟掉了八百個席次。情況糟糕到週二晚上對川普演講的民主黨回應,必須由七十二歲的前肯塔基州州長史蒂夫・貝席爾(Steve Beshear)作為代表——沒人聽過此號人物。我們只能假定,支持民主黨的演藝名人如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不克出席。

理論上,川普可以像國王一樣君臨國會。但是贏得兩院多數席次的選戰,並不是他打的。共和黨人得到目前眾議院的多數席次是在2010年。川普2016年當選,雖然出人意外,卻是險勝。別忘了,他的普選票數輸給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另外,眾議院共和黨黨團的民調滿意度,略超過川普本人的民調滿意度。因此,國會共和黨黨團所講的話,川普必須聆聽。

共和黨是由好幾個運動匯集而成——古典自由主義、自由意志主義、基督教傳統人士,等等。川普主義是最近才加入共和黨的後生晚輩,尚不成氣候,甚至只在上週的保守政治行動會議(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 CPAC)上,才由史蒂夫・巴農(Steve Bannon)企圖給它下一個有條有理的定義。他說,川普主義的目標在於「摧毀行政國家機器」(administrative state),為經濟民族主義鋪路。

川普證實他的說法:「我們的運動的核心信念,在於我們要成為把自己公民擺在第一的國家。」兩人都獲得喝采。

然而,川普2011年第一次在CPAC演講時,根本不是主秀;他甚至沒有出席2016年的年會。為什麼?因為CPAC到現在為止,一直是美國保守主義的古典自由主義大本營,它的目標在縮小、甚至廢除政府。川普的主張,是要把政府放在投票給他選民的那一邊。沒錯,他想要廢掉美國政府的部份機構,尤其是他認為那些減少美國的工作機會,僱用太多娘娘腔-詩人-左派的部門:所謂的「行政國家機器」。但他想要強化他所欣賞的政府機構。嘿,如果他做得到的話,他甚至想恢復刑求(譯按:他做不到)。

所以根據川普主義的精神,他在週二晚上會呼籲稅務改革,堅持中產階級的福利制度不可變更。在共和黨削減政府預算的時候,他會要求增加國防預算——費用由削減他所討厭的部門預算獲得,如環保,或者開徵進口稅。簡而言之,國家機器不會縮小;只是優先項目改變而已。

絕大部份的共和黨國會議員會隨著他的意思投票。並不是因為他們同意川普所說,他是有史以來最佳總統的這種講法,而是因為他們感到時間緊迫。川普不受到民眾愛戴。共和黨搞不好會在下一次國會選舉敗北。最佳的自保方法,是在未來幾個月內儘量做事求表現,甚至想辦法讓家鄉的選民獲得一些好處。CPAC都(向川普)投降,顯示即使最基本教義的理想主義者都可能對權勢屈膝。

然而,有一些國會議員是威武不能屈的。右派的各種聲音可能會讓川普無法招架。財政保守主義者,例如眾議院議長保羅・萊恩(Paul Ryan),可能不會繼續支持歐巴馬健保中最昂貴、最討好選民的制度。自由放任主義者不會欣賞揮霍稅金、也不會喜歡讓國安機器變得更強大的提案。新保守主義派則擔心俄國顛覆美國。在過去幾週,幾位共和黨議員在家鄉參加選民集會時,被選民嗆聲指控抗議,說他們幫助一位種族歧視人士張目。前總統小布希也暗中批評川普處理媒體關係不當。如果共和黨人真的對川普忍無可忍,可以在參議院讓他難做事。

保守派究竟會不會表達他們對於川普的異議?他們一定得這麼做。否則就是有違他們的良知。有違保守派在演講裡歌訟雷根(Ronald Reagan)、以及他的轉世化身——徹底的個人(rugged individual,見文末譯註)的精神。我的共和黨朋友們,當你們說你們要消滅政府,恢復個人的自由意志,以恢復美國失去的德性,是講真的還是講假的?我們不久就會知道了。

譯註:rugged individualism是胡佛(Herbert Hoover)總統常用的詞彙,指個人必須想辦法自力救濟,政府不應介入個人的經濟活動,甚至不應該介入國家的經濟活動。把rugged individualism翻成「徹底的個人主義」是徐烺光的譯法。

文章來源:If Republicans do not stand up to Donald Trump they will be betraying conservatism and liberty(The Telegraph)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