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奧斯卡影帝凱西.艾佛列克的得獎致詞,讓我懷念起李奧納多

今年奧斯卡影帝凱西.艾佛列克的得獎致詞,讓我懷念起李奧納多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一場全世界都如此矚目的場合,精心設計和努力排練不只是重要、而是必要。當你像凱西.艾佛列克這樣上台時,我不覺得他是率性,而只覺得他浪費了自己的一大機會,一個足以撼動人心、乃至影響世界的機會。

今年的奧斯卡頒獎因為最佳影片的錯頒而掀起超級大烏龍,不過,這並不是整場頒獎典禮中唯一讓我覺得不舒服的地方。另一個讓我期望愈高、失望愈大的部分,就是幾個重要獎項得獎人的致詞。

其中一個我覺得混亂到不可思議的,就是新科影帝凱西.艾佛列克。他在《海邊的曼徹斯特》中的演出實至名歸,但就一位已經在今年各大影展拿下超過30個最佳男主角獎項的人來說,他實在可以再把自己的講稿準備的更好一點,而不是上台時居然會脫口說出:

「我真希望自己能說出一些更大氣和更有意義的話…...」

是的,不只你希望,全球坐在電視機前看著頒獎典禮的觀眾也同樣那麼希望,因為聽完你的整篇得獎致詞後,很多人應該和我一樣,真希望把這個獎再頒給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一次,不只因為他演的好,也是因為他去年致詞時實在出色太多了。

還記得李奧納多去年致詞時的結尾嗎?

「讓我們不把這個星球視為理所當然,而我也不會把今晚的得獎視為理所當然。」

能把片子的中心主旨和保護自然環境的理念相結合,藉由這樣一個重要的場合表達出來,不僅結尾強而有力,而且同時表示了謙遜和懷抱希望而繼續努力的正面特質,昔日總被花花公子形象所拖累的李奧納多,終於藉著一場成功的演說致詞而為自己大大加分。

像這樣的一場演講致詞,有可能是臨場有感而發嗎?我相信這背後一定結合了一整個團隊的發想和努力。別以為這樣太過做作,在一場全世界都如此矚目的場合,精心設計和努力排練不只是重要、而是必要。當你像凱西.艾佛列克這樣上台時,我不覺得他是率性,而只覺得他浪費了自己的一大機會,一個足以撼動人心、乃至影響世界的機會。

快10年前,有一部膾炙人口的喜劇叫《開麥拉驚魂》(Tropic Thunder),片中的戲精小勞勃道尼對想要轉型成演技派的班史提勒說,「當你把一個白痴的角色演成一個完完全全的白痴時,觀眾不會認同你的演技夠好」。像湯姆漢克在《阿甘正傳 》中的阿甘,這個經典角色可能是個弱智,但大家喜歡的是那種大智若愚的可愛,而不是把弱智演的愈低能愈好。

就拿湯姆漢克來說吧,你可以能會覺得他的銀幕形象很鮮明,但其實他對每個不同角色都有不同的詮釋及演出,他可以像《薩利機長》中的正氣凜然,也可以像《間諜橋》中機智但也帶著點對人性的堅持,又可以像《梭哈人生》中扮演一個為生活所逼而不時想要逃避的小人物。

對凱西.艾佛列克來說,我真覺得他《海邊的曼徹斯特》中的演出當之無愧,但以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的演出來說,他簡直是不及格。當抱住哥哥班艾佛列克時,不管兩兄弟私底下感情到底好不好,就不能抱久一點、而甚至擠出一滴眼淚嗎?他哥哥好歹和麥特戴蒙一起拿過最佳劇本獎,《海邊的曼徹斯特》的導演也拿下本屆的最佳原著劇本獎,凱西就不能把自己的講稿先給這兩個人看一看嗎?缺乏準備,又缺乏記憶點,真的是所有上台演講的致命傷。

我很開心《樂來越愛你》的達米恩.查澤雷能成為奧斯卡史上最年輕的最佳導演,以及艾瑪.史東能拿下最佳女主角,因為我真的愛死這部片了!不過,純就致詞來說,達米恩.查澤雷、艾瑪.史東、凱西.艾佛列克三位金獎得主的得獎致詞,不曉得為什麼都照著這樣的結構:(1)恭維其他共同入圍者、(2)感謝一大堆人、(3)結尾。

看奧斯卡看了那麼多年,說些「我很榮幸和這些傑出的電影工作者一同入圍」或「能跟這些人一起入圍就是我最大的榮耀」之類的話來恭維其他共同入圍者的情況當然也發生過,但在三項大獎都用這個模式來做開頭,我印象中還真的不太常見。

其中最尷尬的一幕,就是當凱西.艾佛列克在恭維丹佐華盛頓時,加上一句沒必要的「我今晚第一次見到他」,而鏡頭照到台下的丹佐面無表情時,我真的很想跟凱西說,你就不能把這句話的講法順序置換一下,而且講得更有感情一些嗎?

例如說,「我今晚第一次見到啟蒙我演技的偶像,而那個人就是坐在台下的丹佐華盛頓,史上最偉大的演員之一」,接著做個手勢,讓台下的其他觀眾知道該是時候向丹佐鼓掌了,而凱西也可以跟著鼓掌。藉著這個停頓的機會,凱西可以接著說,「其實,不只丹佐,萊恩、維果、安德魯,能跟你們一起入圍,真是我莫大的榮幸。」我相信同樣是恭維式的開場,這樣的處理方式可能遠比在台上喊句「該死」(Damn it!)來開場會好得多。

恭維式開場未必不好,但當連續三個人都用同樣的方式來開場時,再好的開場也都變成不好了。不管是演說或是簡報,我們的開場一定要能引起全場注目,讓他們有繼續想聽的欲望。所以,最糟的開場方式之一,就是千篇一律。

那麼,假如像奧斯卡這樣接力式的上台致詞,你該怎麼做出不一樣的開場呢?尤其若是前一位無預警的把你原先要用來開場的方式搶去用時,你又該怎麼辦呢?總不能前一位感謝他爸爸、你改成你媽媽就成了吧?

有一個好用的臨場技巧可以分享給大家,那就是結合現場剛剛發生的狀況,一個讓大家記憶猶新而又印象深刻的狀況。

舉例來說,本屆奧斯卡的「創舉」之一(雖然我個人認為也未必有什麼新意,但跟最佳影片都能頒錯比起來,我還是不要太過挑剔了),就是空降了許多糖果和甜甜圈讓來賓享用。我要是凱西.艾佛列克,我或許會俏皮的想改用這個哏來開場:「我剛剛抓到了一顆糖,是綠色的,好甜好好吃啊!我真感謝主辦單位,因為從我演出這部電影之後,有好一段時間,我每天感覺自己的嘴裡都是苦澀一片......」。用這樣結合現場情景的開頭,帶入自己在《海邊的曼徹斯特》中的悲情角色,不但可以在接下來的致詞話鋒一轉而創造出讓人會更有印象的高反差,而且結尾還可以來個首尾呼應,正面的希望「大家都能拿到一顆讓你甜入心頭的糖果」。

不過也不要誤會了,不是上台就一定非要戲劇化到誇張的程度不可,即使這個場合是奧斯卡。舉例來說,主演《關鍵少數》的賈奈兒.夢內(Janelle Monáe)在奧斯卡上台引言時,其實她的聲音語調是有張力的,但她的手勢幾乎比她的服裝更誇張,反而削弱了整個台上效果。適當的手勢當然有助於加強你的台上講話效果,但過多及過大的手勢,反而會讓觀眾的注意力被分散。

RTS10GS6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主演《關鍵少數》的賈奈兒.夢內(Janelle Monáe)在奧斯卡上台引言時,手勢幾乎比她的服裝更誇張,反而削弱了整個台上效果。

若把像奧斯卡這樣的得獎致詞分成三段,其實更應該是(1)開頭、(2)感謝、和(3)結尾。以這三個部分來說,若就公眾形象的經營來看,請問哪一段最不重要?顯然是中間的感謝。你肯定不能跳過感謝這個部分,因為要顯得自己懂得飲水思源;但你究竟感謝了誰重要嗎?或許對你之後在好萊塢的人緣很重要,但對廣大的觀眾來說並不重要,所以除非有什麼可以帶到後一段結尾的楔子,否則匆匆帶過就好,而我相信對這些影帝、影后級的人來說,只要經過一定的預先排練,應該一點不難。

那麼,最重要而最有意義的又應該是哪一段呢?當然應該是結尾,一個讓人之後難以忘懷而充滿記憶點的結尾,

在上述三位中,我覺得最佳導演達米恩.查澤雷勉強算是在結尾時拉回來,他藉著感謝他太太之際,講到《樂來越愛你》是一個關於愛的故事。但在女主角艾瑪.史東的致詞中,結尾提到的是自己需要繼續努力,總覺得不夠大氣而有點沒有結尾的感覺;至於新科影帝凱西.艾佛列克,有人記得他的致詞結尾是什麼嗎?

而相較於最佳男主角和女主角可以講好講滿兩分鐘,其他得獎人可只有30秒,時間更加急迫。在這個情況下,挑戰只會更加艱難,但以《樂來越愛你》中的〈City of Stars〉獲得最佳原創歌曲的Justin Paul和Benj Pasek卻把握住他們的機會。Paul提到了公立學校也能提供他良好的教育機會,而Pasek感謝他媽媽讓他退出足球隊以專心在他鍾情的音樂上,這兩段發言雖然簡短,但卻擲地有聲而讓人印象深刻。

奧斯卡有超過200個國家的上億人收看,假如真有一天我們能夠得到如此盛大隆重的上台機會,我們能把握住屬於自己的30秒嗎?一定可以,只要我們現在就能從每次的上台機會中練習,相信我們也能讓所有人都感到擲地有聲而印象深刻。

本文經鄭志豪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