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了100個特朗普支持者 當中包括:穆斯琳、墨西哥裔、黑人

訪問了100個特朗普支持者 當中包括:穆斯琳、墨西哥裔、黑人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矽谷創投公司Y Combinator的創辦人,訪問了來自全美各地的100個特朗普支持者,聆聽在社交平台同溫層以外的聲音。

文:楊禮鵬

Google和Facebook等平台運用個人化搜尋資料,為我們篩選「適合」的內容;不同意見陣營在網上被分隔開,左翼人士的facebook版面看不到右翼的意見,結果大家都留在「回音室」(Echo Chamber)之中。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為全世界上了一課震撼教育。加州矽谷的科技精英深刻感受到忽視相反觀點的後果。矽谷頂級孵化器Y Combinator總裁Sam Altman最近走出「回音室」,訪問了來自全美各地的100個特朗普支持者。Altman驚訝於這些支持者的多元化:有穆斯琳、墨西哥裔、黑人與女性。

你喜歡特朗普的什麼?

Altman指,「政治不正確」和「反對墮胎」是聽到最多的回應,不少人根本不在乎特朗普做過的其他事,他們只會投反墮胎的候選人。

「他講出不討好的事實。如果你不能指出問題,你就不能解決它。」

「我是猶太裔的自由主義者,祖父母是大屠殺的倖存者。在過去幾年,主流左翼被質疑立場時,會訴諸謾罵和人格謀殺,而不是辯論。這種氣氛演變為對人民的極端抑制和威脅,例如我過去數年不同意很多奧巴馬的政策。但有智慧的辯論卻變得罕有。」

「......很多事不是非黑即白的,但你不能談論灰色地帶,因為政治正確的答案是白色。」

「我是墨西哥裔,我支持建圍牆。那些留下的人已經摧毀了墨西哥,現在他們想來破壞這裡。我們需要保護我們的邊境,但現在任何這些政策都被指為種族主義。特朗普是第一個願意大聲說出這事的人。」

「我喜歡他將美國人利益置於優先。美國的政策應該從如何令美國人受益為制定的出發點,這是政府的角色。」

另一個Altman很常聽到支持特朗普的原因是「反對移民」。但令他驚奇的是,當中只有很少人關注經濟層面,例如移民會搶去工作機會,而更多人是基於害怕美國文化衰落、安全、社區以及「非我族類」的心態。他們認為收緊入境能保存美國文化。

oci8tdwqyn0nyizr2xbgy9mman0nuj
Photo Credit: Chris O'Meara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你不喜歡特朗普的什麼?

「一切關於他的風格,我投他只是因為這選舉太重要以致不能理會他的風格。」

「孤立主義和保護主義在現時是不理智的。我們以往已嘗試過。」

「我擔憂他的不誠實。他跟俄羅斯的關係,他和女性的關係。他有疑問的財務關係。這些都令我擔心,如果持續下去,我會失去所有尊敬。」

「他持續扮演自己創造的角色,去刺激他的支持群眾。接受反猶主義、白人國族主義.......縱使這些政策可能和任何近代共和黨總統類似,他不成熟的表現方式對孩童立了壞榜樣,削減了很多文化規範,比其他事更破壞了我們社會性的基礎。」

同溫層以外 特朗普支持者如何看左翼

美國大選前後的分析,不時強調特朗普和希拉莉支持者的社會經濟特徵,例如平均收入、學歷水平、居住地點等等。將投票給特朗普的人歸咎於他們無大學學位、文化水平低下,或者是窮人等的觀點,在網絡上不難看見。從特朗普支持者的角度,不少人覺得號稱自由派的左翼比右翼其實更不包容異見。

「停止說我們是種族主義者,停止說我們是白痴。我們不是。當我們嘗試告訴你為何我們不是,聆聽我們。不要再拿我們開玩笑。」

「我很厭倦聽到白人特權。我是白人,但我比你們(左翼)世界中的黑人更少特權。我對自己的人生會有任何改善不抱希望。」

「我厭倦了感受被滅聲和妖魔化。我們對達到很多共同目標有不同意見。或許我錯了,也許你錯了。但指控我們所有人是魔鬼,因為我們想嘗試特朗普,太超過了。我討厭希拉莉,覺得她想毀掉我們的國家,但我不會妖魔化她的支持者。」

「我還想指出,妖魔化特朗普支持者,說他和支持者是納粹、三K黨、白人至上主義、法西斯等等,對鞏固特朗普支持者留在他身邊很有效。這些攻擊是反事實,而且在我看來對特朗普很有幫助。」

「左派有些虛偽的說法,認為自己是團結者,不是分裂者;他們是包容的,然後在現代世界排斥一半人口,評論他們的智力和不相關的事。」

上述各個受訪者都沒有注名,是由於幾乎沒有人願意被透露姓名。有受訪者本身在以民主黨支持者為主流的矽谷工作,Altman指他們害怕因為投票給特朗普而被矽谷人針對,有人甚至在受訪前要求他簽署保密協議,擔心被公司知道她是特朗普忠實支持者會失去工作。

什麼事會令你不再投特朗普一票?

「如果俄羅斯的事是真的(有指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我會轉為反對他。為何比起他的Twitter發言,大家不關注這件事?」

「給我們一個更好的選項,我們會很樂意。但必須是溫和的,桑德斯(希拉莉在民主黨總統初選主要對手)不會勝出。」

「很難說。極端的貪腐會吧。」

同場的另一受訪者接口:「我不在乎他是否貪腐。你們都投給希拉莉,而她是有史以來最腐敗的候選人。」

這個100人訪問帶給特朗普反對者什麼觀感呢?可以參考網民的留言:

TRUMP_Comment
Photo Credit:Business Insider Facebook

「他發現了大多數人想保持白人至上,希望這節省了你們時間(看文章)。」

「這沒有什麼驚奇。我們多數都知道經濟和政治的藉口,明顯地是追求種族主義議程的藉口。一個第45任總統(特朗普),共和黨、競選活動的根本的議程。那些回答可能令一些人訝異,但對多數人不是。」看來突破同溫層的嘗試效用有限。

不過,誠如Altman為文章做的摘要:「如果你們只顧嘲笑我,並拒絕聆聽、排外,下次仍然贏不了特朗普。能令特朗普下台的只有共和黨人,不是民主黨」。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