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獲得特殊待遇的「怪獸病人」愈來愈多,醫療人員的縱容也有責任

想獲得特殊待遇的「怪獸病人」愈來愈多,醫療人員的縱容也有責任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依賴醫療機構的怪獸病人,大都希望自己是「特別的患者」,想獲得和其他患者不同、只有自己才有的特別待遇。所以,如果診察時間比別人短,或覺得被草率對待,就會暴跳如雷,投訴醫師或醫療機構。

我以前工作的醫院有個男性怪獸病人。他對護士謾罵、性騷擾,大家都已司空見慣。也有護士被他打傷過。

他說自己有失眠問題,對醫師、護士大肆咆哮。醫院員工束手無策,就要他來看我的身心科門診。

我判斷那名男子是人格障礙(personality disorder),雖然經過治療,但病情並非一朝一夕就能改善。不過也不能什麼都不做,姑且只開了安眠藥,再觀察後續發展。但是他大發牢騷,想要更多安眠藥,醫院也沒辦法處理,就請他出院了。

後來,那名男子在家中身體狀況惡化,叫來救護車,卻毆打救護隊人員,因而被逮捕,以傷害罪提告,警局便向醫院詢問該男子住院時的情況。

院長的回覆令人很意外――他只簡單寫下一句話。

「有時會看到患者有暴力言行。」

他對醫療人員的暴力行為、謾罵叫囂,絕對不僅僅這種程度而已。

就像這樣,醫療機構傾向不把事情鬧大,盡量不公開醫院裡發生的糾紛。因此,即使醫療人員遭施暴,也想要息事寧人。

這些患者因為孤獨等因素而依賴醫療機構,不久便演變成怪獸。要求特別待遇、投訴各種大小事的他們,當然是有問題的。但醫療機構與我們醫療人員成為縱容者,容許他們失控,這個面向也不能忽視。

註解

[1] ○○桑:「桑」的日文為「さん」,唸法是「san」,用來加在對方姓名後面,相當於中文的「先生」「小姐」之意。

[2] ○○樣:「樣」的唸法是「sama」,跟「桑」的意思一樣,不過是更尊敬的說法,通常用在書面,或服務業對待客人時。

不想成為討人厭的「自戀怪獸」,「認命」未必是壞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自戀病:從奧客、隨機殺人犯、怪獸病人到暴走老人》,光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片田珠美
譯者:林雯

無法擺脫自戀式全能感的成人,一旦慾望得不到滿足——跟喜歡的對象告白卻被拒;覺得自己理應得到高收入與社會肯定,卻被裁員……此時,他們保護自己的機制便是「責他」——以嘲諷、咒罵、怨恨、報復等各種形式主動「攻擊」,這就是「自戀怪獸」。

任何攻擊或霸凌事件,都必須符合多層結構——並非只有「加害者」和「受害者」就能發生,還要加上周遭起鬨的「觀眾」與視而不見的「旁觀者」。

  • 假設你家隔壁住的是個角頭老大,不時傳來宛如受暴者的哭叫聲,你是否會充耳不聞,不去報警?
  • 假設你走在路上,看到大欺小的霸凌事件,你是否會視而不見,就此路過?
  • 假設你是院方或企業方,你是否會因為害怕被告、被噓、被造謠,就姑息怪獸病人和奧客?

究竟是誰養出了「自戀怪獸」?所有人,都應該好好認識這個終極世紀病——「自戀病」!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光現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