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長為「一中承諾書」槓上教育部:「跟著立委起舞,還拿學校開刀」

大學校長為「一中承諾書」槓上教育部:「跟著立委起舞,還拿學校開刀」
曾傑攝/TN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校長表示,這根本就不是一中承諾書,教育部不該老是找學校麻煩,這次是先認定不合法,再清查,程序上不理想,教部對立委完全沒有招架能力,跟著立委起舞,還抓學校開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全國大專校院五大協進會今天發表共同聲明,發給陸生的各類「承諾書」絕非「一中承諾書」,不屬於《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書面約定合作行為。

全國大專校院五大協進會今天共同發表聯合聲明,說明提供陸生承諾書遭錯誤解讀一事。

聲明中指出,各大專校院與大陸地區學校締結合作備忘錄均依規定報請教育部核定,至於發給陸生的各類「承諾書」,原係學校內部針對來台交流學生修課或參與活動內容不涉及政治議題的說明或確認,應非《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條之3的書面約定合作行為,有關單位如有疑義,應給予明確規範,讓各校有所遵循。

聲明表示,不同的角度對於承諾書形式、文字的解釋或可有不同的討論,但絕非媒體所稱「一中承諾書」,且承諾書的產生,無非是在艱困的兩岸關係下,希望能夠維持兩岸學生的往來,持續經營世代對話的平台。

聲明也提到,台灣需要和全世界競爭、要和全球高等教育環境接軌,外籍生和陸生都遵循一樣的原則,在課堂上以專業學習為重,不涉及政治敏感議題。

聲明中說,對於當前兩岸關係微妙且艱困,不希望因此事件影響兩岸交流,更不願看到單純的學術交流複雜化,衷心企盼大家能心手相連,一起為台灣的高等教育在世界的競爭力奮勇向前。

蘋果報導,全國大專校院五大協進會共同聲明全文如下:

  1. 各大專校院與大陸地區學校締結合作備忘錄均依規定報請教育部核定,至於發給陸生的各類「承諾書」,原係學校內部針對來台交流學生修課或參與活動內容不涉及政治議題之說明或確認,應非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條之3之書面約定合作行為。有關單位如有疑義,應給予明確規範,讓各校有所遵循。
  2. 不同的角度對於承諾書形式、文字的解釋或可有不同的討論,但絕非媒體所稱「一中承諾書」,且承諾書的產生,無非是在艱困的兩岸關係下,希望能夠維持兩岸學生的往來,以持續經營世代對話的平台。
  3. 台灣需要和全世界競爭、要和全球高等教育環境接軌,外籍生和陸生都遵循一樣的原則,在課堂上以專業學習為重,不涉及政治敏感議題。

當前兩岸關係微妙且艱困,我們不希望因為此一事件影響兩岸交流,更不願意看到單純的學術交流複雜化。最後,我們衷心企盼大家能心手相連,一起為臺灣的高等教育在世界的競爭力奮勇向前!

中華民國國立大學校院協會理事長 楊泮池
中華民國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理事長 李天任
中華民國國立科技大學校院協會理事長 廖慶榮
中華民國私立科技大學校院協進會理事長 唐彥博
中華民國專科學校教育聯盟理事長 黃柏翔

教育部大動作清查,大學校長批評:這才是對學術的箝制

聯合報導,教育部昨天發文要求全國大學填寫未報核與大陸高校簽訂的承諾書協議表格,3月7日中午前傳回教育部,大學校長群情激憤。

教育部原本要大學從2004年至今未報核承諾書、聲明書,要一約一表,一份承諾書就要一張回覆表,有學校說從2004年開始調查,豈不是要上百張?在大學抗議下,教育部昨天稍晚又緊急改為填2016年1月之後。

這份調查表內容包括,提供承諾書的約定時間、校方簽署的單位或人員職稱、陸方要求提供承諾書、聲明書或其他書面約定的單位等等,並檢附書約影本。

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表示,大家都認為簽署承諾書,是善意的承諾,有些學校是說一說就好,有些則是形諸文字,由來已久。

一位私校校長表示,校長火大的原因,這根本就不是一中承諾書,簽承諾書由來已久,也沒有影響到實質交流,不該無限上綱。不該在形式上做文章,前朝可以做的,現在不能做,感覺很不好。

他還表示,教育部不該老是找學校麻煩,不幫忙,反而還打人,教部跟學校應該站在同一陣線,這次卻是先認定不合法,再清查,程序上不理想,教部對立委完全沒有招架能力,跟著立委起舞,還抓學校開刀。

中央社報導,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理事長李天任表示,外界質疑會影響教學自由,根據實際狀況來看,完全沒有影響,也未聽聞有教師站出來說學校要求不能講什麼;且承諾書只是確認來台交流學生修課或參與活動內容不涉及政治議題,應不牽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條之3。

對於教育部大規模的清查動作,李天任表示,希望主管單位先瞭解事件的過程、理由,進行多方考量,不要急著懲處。

李天任指出,和大陸高教交流的執行細節,不只牽涉台灣,也牽涉對岸,

主管單位應告知學校「要多接觸還是少接觸?」,明確讓學校知道哪些是不能碰觸的紅線,哪些文字不行,這樣學校才能有所依循。

HiNet新聞報導,李天任表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詮釋是否放諸各領域皆同,需要進一步釐清,兩岸在商務、航運、文化、教育交流等事項簽署的意向書大概上萬件,「有無踩踏紅線若由政治認定,是對學術的箝制」。

李天任說:

部分大陸省分若不發給承諾書,學生就無法辦通行證,類似台胞證的概念。

各校起草內容不盡相同,但對方會希望提及某些字眼,要我方不把政治意識強加學生身上,不知為何被解讀為「一中承諾書」。

還有校長私下反應,該份文化是從學術角度,證明大學提供的是專業課程,不涉及政治,「舉手之勞有何關係?怎麼會與一中承諾書畫等號,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台灣高教怎麼走得下去?」現在預算不夠、學費不漲,大學自己找出路吸引陸生,未來恐怕要杯弓蛇影、步步驚心。教育部要動員清查,怎麼有時間往前走,讓人憂心。

大學教授:學術一定涉及政治

中央社報導,但各大學教授似乎都持不同意見,政大教授陳芳明就在臉書上發表「學術一定涉及政治」文章指出,他在上課時,一定會談到政治。

公民社會、婚姻平權、六四事件、二二八事件,中國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台灣獨立運動、太陽花學運等,這些政治字眼,在他的研究所與大學部課程都會提起。「不談這些,我怎麼教台灣文學?如果人文學科的教學沒有涉及政治,那就已經嚴重違背了人文精神的真正意義。」

他說,「國立清華大學」、「國立政治大學」的命名,「國立」一詞,就是政治。所以學校在簽署承諾書時,刻意拿掉國立兩個字的作法,本身已經就是非常政治的行為。在面對學術交流時,遵守了北京所規定的原則,就已經在遂行中國的意願。「我很討厭這種虛偽的行為,這就是百分之百的政治,完全與學術無關。」

陳芳明表示:

台灣的政治處境確實很困難,這是大家都非常明白的事實。正是這樣困難,學術應該要更勇敢捍衛基本的人文精神。

所謂人文精神的意涵,是把自己與別人當做人來看待。這些都涉及了人權與民主的原則。放棄這個原則,就是放棄做人的權利。

他認為,有些學校宣稱「兩岸學術交流不涉及政治」的說法,「我覺得非常虛偽」。與日本、美國、歐洲進行學術交流時,需要簽署承諾書或聲明書嗎?一旦簽下去時,本身就是高度的政治行為。這正是台灣高等教育的危機。「那已經嚴重干涉了學術研究與教學的自主性,也等於承認北京的黑手伸進來了。」

陳芳明說,這是台灣人文教育的警訊,只要對學術研究或教學內容劃下紅線,就已經是構成了言論自由的傷害。「我們爭取民主與人權一輩子,也見證了三次政黨輪替,卻換取了北京對台灣學術的干涉,真是情何以堪」。如果為了交流還要寫承諾書,那就不要交流吧。因為少子化現象,而必須依賴陸生的學費,竟為了錢而犧牲言論自由與學術尊嚴,這已經違背教育原則了。

中央社報導,台大副教授范雲今天也發起網絡串聯行動,號召高教界表達學術自由「NOT for Sale」的訴求。

范雲指出:

在大學的課堂上,不只「教什麼」涉及政治,「不教什麼」也是政治。

如果人文社會的課堂上只能談一個中國、不能講一中一台;論及台灣前途,不能出現台獨的選項,哪還有什麼學術自由?還算什麼大學?

延伸閱讀:

邀請中國學生而簽「一中承諾書」?教育部長:世新大學已明顯違法

EP2 有貓就給讚,不如我們來創個「貓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