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葷食都不吃的「素食者」認為維生素B12從海藻、紫菜補充,這是以訛傳訛

一點葷食都不吃的「素食者」認為維生素B12從海藻、紫菜補充,這是以訛傳訛
Photo Credit: 沈政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方便素」是一個很好的字眼,凡事有了「方便」二字,就輕鬆多了。我敬佩吃方便素的人,既可抱持進步信念,又可為了人情世故而折衷,這樣的人大概都是好相處的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人問我對素食的看法,我的回答如下。原始人類是雜食動物,吃素是文明出現以後的自主選擇。要從雜食動物變回草食動物,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必須有信念、時間心力與生活調整做後勤支援。

人類吃素已有幾千年歷史,最早的吃素信念有兩種。一種來自宗教信仰,也就是佛教等宗教強調的不殺生。另一種則是認為吃肉帶有縱慾意涵,因而選擇吃素,回歸素樸生活,以求滌盡身心,也就是所謂的齋戒沐浴。

不殺生也有兩種動機,一種是基於因果與輪迴觀念,怕吃肉等於吃人,或者以後被人吃或被懲罰,另一種則是不忍動物受苦。因不忍動物受苦而不吃肉,是一種高尚情操,但多數人不殺生乃出於第一種動機。世上也有極少數人天生悲憫,即使不是教徒,也不忍殺生,可說是人間菩薩。除了佛教徒,一貫道信徒也是有名的素食族群。似乎也有基督徒遵守不殺生的律令。

「殺生」二字聽在雜食動物耳裡有些刺耳,於是有人以此回嘴:「植物不是生命嗎?」這樣的質疑已經跳脫宗教教義脈絡,只會把問題弄得更複雜。

台灣在三、四十年以前,吃素跟出家幾乎畫上等號,但隨著社經發展,吃素漸漸有了不同的動機,比如為了健康。現今台灣約有一成人口習慣吃素,其中大部分人應該是為了健康。多吃蔬菜水果、少吃油膩肉類,有助於慢性病的預防與控制,這是眾所周知的保健概念。而其中有些人越吃越清淡,最後乾脆都不吃肉,就成了素食主義者。

另外一種新興的吃素動機是為了環保,因為肉類食物必須經過層層生物鏈煉製,過程裡排碳較多,也耗費較多能量。或者也有動保人士不願吃肉,類似另一種不殺生。

而既然吃素與養生、環保、動保沾上邊,當然也漸漸帶有思想進步的意涵。於是也有少數人把吃素當成一種風格,藉以彰顯品味。

以上是吃素的常見信念與動機。素食主義者的食物選擇相對較少,當然必須花費較多時間心力來張羅食物。我記得三十年前,我的高中國文老師,一位清瘦佛教徒,每天就只吃白飯配水煮豆,學生難以置信,但他甘之如飴。那時外頭素食餐廳不多,很多素食者必須自己煮,但這些年素食商機大增,素食者的外食已不是大問題。

台灣目前的素食餐廳以自助餐小店形式居多,也有少數吃到飽餐廳,比如台中著名的聖華宮,以及比較高檔的仿歐式蔬食餐廳,或者純素食的麵店。為了寫這篇文章,我特地到台中公益路一家素食自助餐小店吃午餐,餐檯上羅列大約二十道菜,自己夾取,主食有五穀飯與白飯,結帳則用秤重,吃起來價格跟一般自助餐差不多。用餐時,有位中年出家人進來,夾了幾樣蔬菜堆成好大一盤,結果老闆娘竟然只算他二十元。有陣子素食餐廳流行仿葷食外型料理,比如素雞素魚什麼的,現已大幅減少。

素食者剛開始吃素,或許會懷念肉類滋味,但吃成習慣以後,尤其是長年素食者,反而聞到肉味就會反胃。當然如果無法忍受每天無肉無魚的日子,就只好放棄素食主義。

任何習慣或規則,一旦掛上「主義」兩字,大都帶有強迫、排他意涵,素食主義也不例外。素食習慣一旦根生蒂固,就會變成一種內在律令,而如果逾越,內心就會被扎一下。反過來說,若能嚴格恪遵,便能帶來守規矩、求完美的快樂。

雖然素食者越來越多,但在社會上還是絕對少數,因此嚴格素食者,多半社交生活會受到影響,比如聚餐就會先想到方不方便吃素。久而久之,乾脆儘量不聚餐,省得麻煩。問題是家族聚餐不能不參加,於是有些人既不願打破素食規矩,卻又不願麻煩別人,吃頓飯如坐針氈。也有素食者跟葷食者結婚,為了喜宴該不該辦全素而爭執不休,還沒結親家先弄成冤家。

就因吃素多少帶來不便,於是根據嚴格程度可以把素食主義分成幾十種,比如所有葷食都不吃、可吃魚類、可吃蛋奶,或者鍋邊素、方便素等等。

一點葷食都不吃的素食者,必須當心營養缺乏,尤其是維他命B12。有些素食者認為可從海藻、紫菜補充,這是以訛傳訛,因為維生素B12只存在動物體內。維生素B12只能由細菌產生,其他動植物都無法自行合成。

關於維他命B12,我會另寫專文描述。這裡要講的是,吃全素的人一定要補充維生素B12錠劑,否則很容易缺乏,而維他命B12缺乏會導致類似失智的症狀。事實上美國醫學研究院(IOM)早已建議五十歲以上的人最好要吃維生素B12錠劑,因為很多中老年人很難從食物吸收維生素B12。

至於吃蛋奶素者也得小心,雖然蛋奶含有維生素B12,但如果吃的份量不夠,還是會欠缺。而除了維生素B12,蛋白質與鐵質等等,也是素食者必須注意的營養成分。

每當在門診遇見吃素的老年病患我都會建議,除非為了宗教的理由,否則老人家最好不要吃素。因為絕大多數老人家的營養概念都不足,吃素很容易營養不良,本來為了健康而吃素,卻反而把身體弄壞。

「方便素」是一個很好的字眼,凡事有了「方便」二字,就輕鬆多了。我敬佩吃方便素的人,既可抱持進步信念,又可為了人情世故而折衷,這樣的人大概都是好相處的人。

反過來說,太堅持素食規則,一點點變通都不能容許的人,就會過得比較辛苦。當然,他們會從遵守戒律得到心理的補償。基本上不少宗教戒律都帶有自虐意涵,並且靠著自虐通往救贖之路,可說是既苦又樂。

有一些人把素食當成障眼法,藉以掩飾心理與行為上的問題,比如有些罹患厭食症的青少年,會聲稱吃素,其實是對所有食物都反感。也有一些性格孤僻的人,排斥某些食物只是排斥整個世界的一部分表現。

這些年素食主義有成為政治正確的趨勢,有些國小因而施行「每周一日吃全素營養午餐」制度,但這類做法必須注意倫理學上是否站得住腳。如果是學生自由選擇,當然沒問題,但如果所有人在當天都必須吃素食營養午餐,就有待商榷了。這樣的作法是否真的對養生與環保有所助益?即使答案是肯定的,校方有權要求每個人吃素嗎?

我不是素食者,但能體會素食者的不便,於是每次舉辦同事聚餐,總會跟大家宣布:「有準備全素餐點!」希望吃素的同事也能開心參加。也曾選在素食餐廳聚餐,讓大家跟著素食同事吃一頓養生餐。只是每次看到吃全素的朋友,每天就只吃那幾種食物,總不免為他們感到辛苦。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