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迫切卻沒人在意的危機:高齡化社會中老年人的「人體運動能力」(下)

一個迫切卻沒人在意的危機:高齡化社會中老年人的「人體運動能力」(下)
Photo Credit: Sancho McCan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此也強烈建議中老年人不要亂減肥,即使脂肪度過高需要減,也要先從增加肌肉量來著手,不要用坊間的減肥處方,很多老人是「顯性的胖子、隱性的瘦子」,胖在脂肪過多,瘦在肌肉過少。

一個迫切卻沒人在意的危機:高齡化社會中老年人的「人體運動能力」(上)

先前提過,老化的過程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最重要卻最不受重視的事情,是肌肉和骨質的流失,因為流失的過程不痛不癢,直到疾病上身人才會開始緊張,緊張久了就變成絕望,但這種絕望是不必要的,在肌力訓練的領域裡,體能教練早就已經找到提升肌肉量和提升骨質的訓練方法,透過針對人體自然動作而設計的訓練動作,再經由漸進式超負荷的訓練,肌力和骨質的提升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雖然沒有魔法的瞬間效果,但是如果操作得當,要脫胎換骨也不是太久的事。

你可能會問,這不就是運動嗎?讓老人多運動不就好了嗎?

是的,基本上是沒錯,老人需要多運動,但真正的問題是,要做什麼運動呢?

除了體育科系以外,很少人會刻意區分「活動」、「運動」、「競技」和「訓練」,對於一般人而言,這幾個名詞有時甚至是互通的,都是一個把自己搞的一身臭汗的過程,但是對於體能教練來說,差別可大了。

「活動」泛指任何非靜態的人體狀態,「運動」是以身體活動為目的的活動,「競技」是有規則有勝負的體能遊戲,唯有「訓練」是一個以提升人體運動能力為長期目標的行動。說這麼多不是在拋書袋,而是要凸顯一個事實是,很多人以為自己的運動方式有益健康,實際上卻大有問題。

老化的過程會流失肌肉和骨質,所以訓練的目標應該要以能「提升肌肉量」和「提升骨密度」為首要目標,才能夠進一步提升人體運動能力。但是,在訓練學上面,刺激骨質和肌肉生長的訓練「強度」都很高,以一般日常生活的「活動」如散步、做家事、罵小孩等等,雖然可能把自己搞得疲累不堪,但是操勞的過程沒有任何一個動作有足夠的「強度」,「疲勞度不等於強度,很累的事情不等於很有效果」,所以即使你生活在一種忙碌的狀態,不表示你的運動量足以抗老化,這不表示你就應該要每天躺著不起床,動態生活仍有其益處,但是不表示可以增進肌肉和骨質。

有些人會說,除了每天操勞之外,我還會上健身房,或是在自家附近跑步,或是經常游泳,這樣總可以了吧?的確,這樣至少達到「運動」的程度,但是問題是,就像藥物有很多種一樣,運動也有很多種,吃藥要用對處方,運動也要有對的運動處方,並不是任何運動都有助於骨質和肌肉的增加。每個運動對身體的效果,都是先對身體產生一個刺激,讓身體的整個系統感覺震盪,然後藉著人體自然恢復的過程,恢復到比受刺激之前更好的狀態。所以,任何運動都會經歷一個破壞和建設的過程,用比較文言的方法來講,每個運動都會帶來「分解」和「合成」的過程。

不過,因為運動有很多種,有些的分解效果多些,有些的合成效果多些,所以,各種各樣的運動在體能教練的眼裡,就像是各種處方一樣,必須因時制宜的運用,比方說,又慢又長的跑步,是一個分解型的訓練,身體會加速排除組織,所以很適合讓過胖的人減肥,但是不適合讓缺乏肌肉量的人使用。而舉起槓鈴或啞鈴的肌力訓練,如果重量夠重,高於一個人最大力量的70%以上,就有很明顯的合成效果,經過一段時間的規律訓練就可以產生肌肉生長現象,更美妙的是,這樣的重量也已經重到足以刺激骨質的提高。

只可惜,近年來所謂的「健身產業」,其實很多骨子裡都是「瘦身產業」,因為減肥的錢好賺,所以健身房裡流行的大多是偏向「分解型」的訓練,例如很輕的啞鈴或器械,或者是所謂心肺訓練區的跑步機和腳踏車,這些訓練通常阻力小,進入門檻低,而且是以延長操作時間為目標,不是以逐步提高阻力為目標,讓初學者容易上手,也容易上癮,流汗之後的暢快感讓人樂此不疲,只可惜,不是提升骨質和肌肉的好選擇。

在此也強烈建議中老年人不要亂減肥,即使脂肪度過高需要減,也要先從增加肌肉量來著手,不要用坊間的減肥處方,很多老人是「顯性的胖子、隱性的瘦子」,胖在脂肪過多,瘦在肌肉過少。這時候如果使用了瘦身的處方,不管多小心都會減到珍貴且所剩無幾的肌肉,讓代謝率更差,脂肪更頑固,加上肌肉越來越弱,運動越來越吃力,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的惡夢;反之,如果可以先建立肌肉量,則逐漸提高的代謝率會開始消耗脂肪,讓身體進入良性循環。

另一個容易搞錯的訓練選項,是錯把「競技」當成訓練,所謂的競技,就是有規則有勝負的體能遊戲,找三五好友打籃球,報名路跑比賽,或是去桌球館或羽球館打球,這些都是競技。競技很好,很值得鼓勵,但是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要先知道,那就是「競技本身不是變強壯的最好選擇,你要先變強壯才能參加競技」,對於骨質和肌肉都成問題的中老年人來說,直接競技的危險性很高,不要說打一場籃球很危險,跑一場路跑其實也很危險,只不過是危險的形式不同罷了,激烈的籃球對老年人來說近乎格鬥,要玩自己要有心理準備,而又慢又長的路跑比賽可能會重複累積細微的傷害,讓人在類似冷水煮青蛙的情況下逐漸累積受傷。

所以,我們需要的是對症下藥的肌力訓練,由好的體能教練來執行,先清除中老年人常見的動作障礙(例如常見的核心無力、關節幅度受限、代償等等),接著教授有負重潛力的人體自然動作(如深蹲、跨步、屈髖、推拉等),並且逐步實施漸進式超負荷的訓練。這是針對肌肉流失和骨密度降低最直接的做法,而我們也已經知道,肌肉和骨質的流失是後續整個老化的骨牌效應的第一張牌,如果這張牌穩住,後面的骨牌不會倒,肌肉量大、骨質堅實的人,不容易堆積過多的脂肪,而旺盛的肌肉代謝會讓人遠離慢性病,而強勁的肌肉和穩健的骨骼結構讓人保持行動能力,不易受傷也不易跌倒。

透過這樣的方式,世界上一些觀念進步的國家已經出現貨真價實的強壯老人,試想,如果有一位長期鍛鍊的老人,深蹲硬舉都破200公斤,推雪橇扛滾木樣樣難不倒,我們根本不需要對他「長照」,他比年輕人強壯多了。

對各位長輩說幾句冒犯的話:在我看來,接受肌力訓練是一種責任,因為大量的失能老人出現,不僅對個人是一個難受的過程,對子女也是一個沈重的負擔,與其倒下來考驗子女的孝心,不如站起來追尋人生的樂趣。

對政府說幾句話:長照政策啟動,我們看到的是摩拳擦掌的財團,結好蜘蛛網等著綑住倒下來的老人和他們的家人,整個長照系統只在下游解決問題,卻無法從上游減低老年人失能的比例,就算目前有祭出一些中老年人的運動方案,裡面的訓練處方都偏向低強度的活動,或是無目標設定的運動,長照政策可能適合已經失能的老人,但是對於尚未步入長照蜘蛛網,卻已經朝那個方向滑落的老人們。

我們不能只設一個長照計畫等著接手,我們需要的是中老年人的「常訓」計畫,沒錯,訓練學的知識要普及,訓練的機構要四處林立,因為人類的壽命已經這麼長,我們也都已經知道,傳統的生活方式無法讓身體保用多年,訓練必須是一個中年以前就該介入的手段。

對整個社會講幾句話:如果我們的社會有什麼真正的問題不是媒體操作出來的,不是政客爭權奪利搞出來的,而是我們真的人人都必須面對的,則「高齡化社會的人體運動能力問題」一定是其中之一。

文章原發表於:怪獸訓練Monster Training官方網站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