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種接觸都會留下痕跡:「微量跡證」Vs.「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每種接觸都會留下痕跡:「微量跡證」Vs.「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Photo Credit:Alan Cleave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醫學領域的先鋒埃德蒙•羅卡德博士曾說:「每種接觸都會留下痕跡。這也深刻體現在法醫學的各方面,像飄散的毛髮或衣物纖維,指紋或血跡等,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罪犯蛛絲馬跡的案件是幾乎不存在的。 」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奈傑爾・麥奎里

微量跡證?

凡是他踩過、摸過、留下的任何東西,哪怕他沒有意識到,都會成為對他不利的無聲證人。不僅是他的指紋或腳印,也包括他的頭髮、衣服上的纖維、打破的玻璃、留下的工具痕跡、刮下的油漆……

——保羅・柯克,《犯罪偵查:物證與警局實驗室》,一九五三年出版

洛卡於一八七七年生於里昂,起初就讀於維朗的多明尼加學院,其後進入里昂大學,在該校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及法律學位。他自幼就熱愛所有與鑑識科學有關的事物,大半的童年時光都在閱讀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探案》。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之後,他有幸被拉卡桑收入門下,擔任其助手。還在他門下研習時,洛卡就深信法國和鑑識科學這門學科都需要一個真正的犯罪實驗室,一個專門用來檢驗犯罪證物的實驗室。

這個想法非常具有企圖心,因為在那之前已經有其他人嘗試過,包括知名的貝提雍,但都只得到冷淡乃至帶有敵意的回應。可是洛卡下定決心不讓這些懷疑者和批評者的短視來阻礙他,於是在他力勸之下,里昂警局於一九一○年允許他在里昂法院的頂樓房間創設第一所警察實驗室。不過,里昂警局直到一九一二年才正式承認洛卡的實驗室。他需要先證明自己,而機會在一九一一年來臨。據悉有一個詐騙集團在該地區活動,製造偽幣並且用來購物。警方已經找到了嫌犯,卻沒有證據能證明他們有罪。無論如何,警方還是先將他們逮捕,但儘管經過長時間的審問,他們拒絕招供。警方苦於沒有進展,最後請求洛卡協助,而他將此視為證明自己實力的絕佳機會。

他先檢查那些嫌犯的衣物,用放大鏡和鑷子細心查看每一件衣物,在其中一名嫌犯的長褲口袋裡發現了一些罕見的粉末。他輕輕地把這些粉末的樣本移至一大張乾淨的白紙上,也刷了刷該名男子的襯衫衣袖,把刷下的樣本置放在另一張紙上。他把這些樣本擺在顯微鏡底下檢視,欣然發現在高度放大之後能清楚看出那些粉末含有微量的金屬。經過化學檢驗,得知那些金屬是錫、銻和鉛,與偽幣的成分相符。另外,他也發現其質量的比例相同。後來也在該集團另外兩名成員的衣物上找到類似的證據。當警方向那幫嫌犯展示此一證據,他們便招供了。

此案使得洛卡及其實驗室名聲鵲起。他向警方證明了講求方法的科學技術在犯罪偵查上具有真正的實用價值。從那天起,他的犯罪實驗室就再也不曾乏人問津,而他日後在許多犯罪案的破解上有了重大貢獻。幾年之後,在一九二二年,他在《小說中和實驗室裡的偵探》(Policiers de roman et policiers de laboratoire)一書中敘述了其中最為聳動的幾件案子。

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該書提及的一件案子發生在一九一二年,當時洛卡參與了一樁命案的調查,死者是個名叫瑪莉・拉黛的年輕女子,一天早上被發現遭人勒死在她父母家的客廳,就在里昂市郊。身為可能的嫌犯,她男友艾彌爾・古爾邦的名字立刻被交給警方。拉黛是個漂亮女孩,顯然喜歡和其他男人調情,而這個習慣激怒了古爾邦。據說他不止一次由於吃醋而對她大發雷霆。

然而,古爾邦固然看似可能有作案動機,他卻也有一個極佳的不在場證明。檢查了拉黛屍體的醫生估計她的死亡時間約在午夜。而在命案發生那一夜,古爾邦晚上在一個朋友家度過,距離瑪莉家有好幾英里。他和好幾個朋友一起吃吃喝喝、玩紙牌打發時間,最後在凌晨一點左右上床睡覺。他的幾個朋友證實了他的說法,在拉黛遇害那一夜,他根本不在她家附近。

當地的警方摸不著頭緒,於是求助於里昂的同事,里昂警方則提議洛卡也許能夠提供協助。他同意提供他的專業技能,用放大鏡對屍體進行了徹底檢查。拉黛的咽喉周圍有些印痕,當地警方認為印痕來自凶手的手指。事實上,後來發現這些印痕是由於凶手的指甲掐進去而造成的抓痕,因為指甲掐緊的力道太大。這給了洛卡一個主意。他要求去見古爾邦,檢視其雙手,很高興地發現古爾邦最近這幾天似乎並未徹底清潔過雙手。洛卡刮下那個年輕人指甲底下的東西,把這些渣滓移到一片白紙上。

微量跡證協助破案

洛卡帶著這個新證物回到實驗室,著手仔細檢查。在顯微鏡底下,他得以看出從古爾邦指甲下取得的物質含有上皮組織─皮膚和血液細胞。這雖然也許有點可疑,但本身卻絕非足以定罪的證據;這些細胞有可能是由於古爾邦搔抓自己的身體而來。然而,洛卡注意到在這些上皮細胞裡還摻雜了別的東西,一種顆粒狀粉末,由形狀規則的結晶構成。後來發現這是磨成粉的米,這個發現極其重大,因為在一九一一年,這是擦臉香粉的基本成分。此外洛卡還發現了氧化鐵、氧化鋅、鉍和硬脂酸鎂,全都是化妝品工業裡常用的化學物質。古爾邦指甲下面的皮膚沾了一層粉紅色蜜粉。

在洛卡的指示下,警方去搜索拉黛的房間,找到了一盒蜜粉,是當地一名藥劑師所製造的,其成分和在古爾邦指甲下面發現的物質被證明完全相同。

面對這個證據,古爾邦終於承認殺害了瑪莉,說明他藉由撥快朋友家的壁鐘而騙過了他的朋友,趁機從床上溜走,殺害了瑪莉,卻仍然有不在場證明。假如沒有洛卡去仔細檢查微量跡證,古爾邦的不在場證明幾乎肯定能夠成立,而命案就將無法破解。

書籍介紹

《無聲證人:血腥迷人的近代法醫史》,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奈傑爾・麥奎里
譯者:姬健梅

有「法國福爾摩斯」美譽,同時也是法醫學領域的先鋒埃德蒙•羅卡德博士曾說:「每種接觸都會留下痕跡。這也深刻體現在法醫學的各方面,像飄散的毛髮或衣物纖維,指紋或血跡等,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罪犯蛛絲馬跡的案件是幾乎不存在的。」現場的跡證,全都是不會說謊的無聲證人,就等著懂它們的法醫或鑑識學家來破譯訊息、揭發真相。

本書以法醫學在過去兩個世紀的發展變遷為梗概,分七個章節,每章都以一個重要的「無聲證人」為主題,深入淺出介紹推動法醫與鑑識科學發展的重要人物及事件,並生動重現世界各地近百件刑案,看法醫如何與凶手鬥智鬥勇、為死者發聲,娓娓道來法醫與鑑識科學如何演變成現今的樣貌。

未命名
Photo Credit:臉譜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