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廂情願的志工和物資,其實是吸引及製造更多「災民」

一廂情願的志工和物資,其實是吸引及製造更多「災民」
Photo Credit: 陳菊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還是想說,脫下制服,卸下職責,放下識別證。我們是人,是高雄人,我們有情緒,有壓力,但請務必相信工作團隊的決策與判斷。

文 / PTT 網友 mounter(自稱社會局小社工,社會局災害防備業務承辦人,且位於高雄氣爆第一線救災現場)

今天我想說,脫下制服與拿下識別證,我也是人,我們從來沒說我們偉大,但請尊重我們的專業,請尊重我們的工作,也請尊重我們的決策。公民力量很強大,公民自主性很強,但不受指揮與不受控制的系統,不是助益,是災害。

(相關文章:越急越慢:高雄氣爆事件,前88風災志工提的6點建議

這次的災害,我們必須很嚴肅的去檢討未來的安置與志工機制,經歷了莫拉克風災的洗禮,這些年來我們積極的開發避難收容所,精進各項災害防救工作,協調聯繫與整合各項團體資源,但以我個人觀感來說,似乎焦點與應變機制都在偏鄉颱洪應變上,而似乎沒有注意到城市救災與應變。

我一直在提莫拉克的經驗,因為當時的公民系統,確實為行政部門幫了很大忙,但是那是建立在相互溝通、自主克制管理與相互尊重的前提之下,當時的志工資源或網路平台要進駐,均有與縣市政府達成協議並訂有共識。

不過這次的救災經驗,在我們這些經歷過多次救災搶險經驗的人來看,都不是那樣的理想,原因是說,災害發生後是各機關與功能任務小組分工各自進行救災任務,消防局救災、警察局維護秩序,社會局協助物資募集與收容,衛生局負責緊急醫療等等。

但這次出現了許多的公民團體(泛稱,未影射特定對象),自顧自的投入救災,以社會局權管為例子在安置任務已進入軌道的狀況下,未溝通即不停發佈各項缺物資與志工的訊息。

Photo Credit: 陳菊臉書

Photo Credit: 陳菊臉書

各項缺乏物資以及志工的訊息,卻成功的「吸引」及「製造」了災民

因為安置最主要功能是協助無家可歸的民眾早日回歸生活,並給予必要的物資,安置的精神,在於讓受災者早日返家、早日自立並回歸正常生活,但是在安置狀況穩定之下,各項缺乏物資以及志工的訊息,卻成功的「吸引」及「製造」了災民。這措詞很不好,但卻是這些事件造成的反效果。

高雄市是全國第二大都市,苓雅區和前鎮區雖非首善之區,但基礎建設發達,道路系統良善,居民素質高尚且商業資源豐富。在災害發生初期,因為資訊不明,部分民眾住進收容所暫時避難,在天亮與災情尚撐穩定之後,理應自行返家,除非家裡已經遭毀損不堪居住。

而住家遭受波及導致住宅真的損壞不堪居住者,多數已在第一線掌握,受災民眾不是自行依親就是接受政府安置,大致上在控制中,各項人力、物資、服務與配套,均在第一時間投入並進行。 這也是我連續好幾篇文章,不停強調收容所在哪,社工與物資就在哪的觀念。

部分地區停水停電,第一時間市政府已經有協調台電搶修,自來水公司提供提水站,生活雖有不便,但理應回復正軌,但後來卻似乎變成了因為家裡停水停電,於是政府必須負擔日常三餐及一切生活所需,這似乎不是那樣的好。

我們不停的呼籲物資足夠,志工足夠,是因為第一時間就掌握到無法返家需安置的民眾一直都在300個人以內,多數家裡無恙但暫時停水停電的家戶與民眾,原本在家休養或了解狀況,似乎被定義成了災民,於是大量訊息出現,說要徵物資救助災民,而所謂的善心人士與團體,並未與市政府溝通,就到處成立所謂的物資中心,四處募物資,四處發物資。

這狀況,我講了一定會被噓沒有同理心,但是以這次災區為例,光華夜市沒有停業,量販超商持續營業,各家未受影響的商店全部照日常生活營運,所以只要家裡沒有損壞,生活可自理者,隨時可走到商家維繫或採購生活所需。

為何需要發放救濟物資?這些湧入的物資,無差別式的將原本狀況輕甚至是是並未發生狀況的民眾,全數引進來收容所,也就是我上面說的,成功的吸引與製造了災民。

流程與現象大概是這樣:

安置狀況穩定控制中–>未獲控制或溝通的資源湧入–>物資與人員爆滿–>大量民眾湧入–>媒體狂報導–>更多資源湧入–>安撫各方資訊–>救災單位疲於奔命。

理論上收容所應該是越來越少人的,但因為這些不知哪來的訊息,將不需要安置及救助的人,通通擠了過來,有些人抱持著收容所有吃有喝,我不用花錢就能領一堆東西,也有了我當然要去收容所,我當然要去領物資的心理和實際現象。

最後你就看到不少人開著車,騎著車,哼著歌,就來這裡拿物資領便當,而搞不清楚那些單位在徵求或運用物資、志工的人,電話大量湧入救災專線,湧入社會局專線,導致社會局安置任務無法進行,而必須被迫服務這些多出來的人士和業務。

許多人看到那些號稱第一手的消息與第一線的訊息,就一廂情願的買了物資,也不管現場需不需要,就是要送到現場,一廂情願的跑到現場服務災民,卻連該服務誰都不清楚。

同時因為人多,也產生了少數的極端份子,將災區志工無限上綱,反過來要求與質疑社會局的作法,覺得我是志工我最大。 今天傍晚我在執行中正高工撤離任務時,差點和一位志工打了起來,他衝到我面前說,我是前線的志工,我要來領物資送去前線。

我婉轉跟他說,請問前線指哪邊?您的物資需求以及發放對象是?如果是前進指揮所的話,是否可請該指揮所指揮官統一提報需求再申請。

他隨即翻臉並大聲嗆我:

「X,你們社會局是很了不起嗎?我們在執行救災,你不給我,你現在是要讓媒體再拍一次嗎?」

「X,社會局很屌嗎,你叫什麼名字?你們信不信我們去找議員來僑!」

我承認我當下也有點動怒,但身上穿著社會局的背心,加上媒體剛好站在旁邊,也只好忍住情緒讓值班主管接手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