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等大學「承諾書」 不少台灣人早已為了利益自稱「兩岸一中」

不用等大學「承諾書」 不少台灣人早已為了利益自稱「兩岸一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不會理解「台獨」主張可以作為一種受保障言論或行動,而不少台灣人在面對中國利益時,早已跪低,或者認定「統一」或「一中」才是兩岸和平的最終解決方案,無疑也限縮沒有九二共識的解套方案。

近日,台灣多所院校爆出的「一中承諾書」事件,引起社會熱議,其中更包含多間國立大學出具承諾書給予對岸學校,明示不會在課堂討論兩岸政治或台獨議題,面對學術自由的侵蝕,或者只是方便中國學生申請手續方便的形式文件,各自有不同立場看法。

這次爭議,不只是大學為了交流或招生而讓步,在中國,早就不少台灣人習慣脫口說出兩岸一中,在中國生活的台灣人,早已學會戴上政治面具,或者為了商業利益,選擇戴上藍色那張,反正台灣是秘密投票。

早前為了兩岸交流,台灣的國立大學早就使用兩份協議書,通常是中文版本簽署兩份,由雙方院校代表簽訂,一份拿掉「國立」是給中國的學校為了留存交差,一份仍留存「國立」由台灣院校留存;或者是中文版本拿掉國立,英文版本或職章仍保留「National」。

我的上海交換學生經驗:整個學期的「兩岸一中」教育

馬總統2008年就任以來,台灣的大學開始出現許多中國交換學生,往後更開放中國學生前來就讀學位,中國交換學生更是台灣高校最大比例的境外學生。

2013年冬天,我跟著一批台灣各院校學生,抵達上海,進行為期一個學期的交換學生,更選擇上海的台生較少的「國際政治系」,接受一整個學期「兩岸一中」教育,不用什麼確認書,反正上課也聽不到除了統一之外的其他選項。

攤開台灣的大學兩岸交流數據,交換學生經常是呈現「入超」,即是陸生來的多,台生去的少,比如雙方協議五名交換學生,經常是中方學校送滿五人,台灣學生去對岸交流的熱度反而較低,除非是中國頂尖高校,台生赴中國高校交換,經常未達協議人數,也因此台灣學校在選課額度、宿舍等資源,都會另外撥補給中國學生,而不少中段學校的學生,更是把交流當作難得的玩樂機會。

我在中國交換選修的課程,多數與中國外交相關,而「台灣問題」更是中國外交政策的重點之一。在上海這座經濟城市,修讀政治的台灣學生不多,教授或同學只要知道班上有台灣學生,每堂課總是被點名要回應兩岸議題,不只是翹課立刻被發現,整個學期的轟炸,不管如何敏感或冒犯的問題,都必須直面接觸。

不論有沒有確認書,多年兩岸青年交流,並沒有發生中共預期的政治效果,「台灣人認同」或主張「台灣獨立」,仍舊每年增加,陸生也多數不崇尚台灣的民主政治,台灣也無意向中國推銷民主價值,而在中國利益和壓力之下,台灣人顯得越來越沒有自信,也在面對中國的自大與自卑之間顛倒交錯。

不用要求,許多人早已自稱「中国台湾」

當時在中國交換學生,還需要在通行證另外申請多次出入境的長期簽證(中國稱「簽注」),要向學校申請文件證明,表格除了個人資料,國籍當然是寫上「台灣」,但在校內就已經卡關。

「哎呀,你不能填台灣」,校方承辦人員逕自抽走我的表格,填上「中国」兩字,但早就有不少台灣同學,自己在表格國籍欄填上「中国台湾」,多數原因,都是覺得麻煩,那段時間進出中國,也可以大方地走「外國人」通道,不少人卻仍自願走「本國」公民通道。

我的室友是台南的深綠家庭出身,到中國交換的主因是因為認定中國市場發展龐大,在幾次與對岸同學的聚會,經常脫口而出「兩岸都是一家人」,問他是否喝酒過量,總是說是因為要跟中國青年交流,要賺人民幣。

我不知道有多少台灣人,會為了利益而輕言放棄台灣,但我知道這次大學為了交流而出具的確認書,不會是最後一次,部分私校或許為了招生利益不願得罪中國,國立大學應是沒有這方面的政治敏感度,造成今日主管機關教育部的尷尬。

「一中承諾書」風波可大可小:重點不是說什麼,而是做了什麼

這次的承諾書事件,大概會輕輕放下等風波過去,兩岸當局都不想完全中斷青年交流,兩岸關係雖然低迷,北京仍舊把青年視為重點統戰對象,何況還有許多私立學校,將陸生做為拖延大學倒閉的浮木。

中共官方非常注重形式跟表面,這種確認書只是讓官方求個心安,也不可能限制陸生到台灣完全卻無法接觸談及兩岸關係或台灣意識的課程,卻觸碰台灣生活方式的「言論自由」核心,在台灣可以主張統一或獨立,甚至可以在中共高官訪台時,拿五星旗迎接的國家,卻限制什麼主張不能談,已經踩到紅線。

中共入黨如考證照:我在中國見習共產黨組織生活會

中國現在要求「反台獨」後促統,但體制背後的不同價值才是無法融合的關鍵,中國不會理解「台獨」主張可以作為一種受保障言論或行動,而不少台灣人在面對中國利益時,早已跪低,或者認定「統一」或「一中」才是兩岸和平的最終解決方案,無疑也限縮沒有九二共識的解套方案。

最終,還是要解決承諾書風波,若台灣有意繼續進行兩岸青年交流,而中方又堅持要有虛妄的文件,甚至又把確認書風波上綱到執政黨炒作,是否要為了實質交流而口頭讓步,抑或堅持到底,不僅兩岸,台灣外交未來也會面對類似問題,不會減少,只會更多。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