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性漫遊】森林中照影的煉金師-蘇珊.德格斯

【線性漫遊】森林中照影的煉金師-蘇珊.德格斯
Photo Credit:日動畫廊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對那種具有權威視角的景觀(Landscape)攝影毫無興趣,她想要的關係是更加真誠、參與其中的,也因此她選擇走進漆黑的森林,不靠雙眼而依靠身體和感官,帶著相紙一起浸泡在河水裡,靜靜等待各種水紋樣貌,以及水紋折射月光產生的晶瑩感銘刻到相紙上。

文:李欣潔

放下了相機,攝影師更加貼近於他們感興趣的拍攝元素:光、時間、軌跡、招牌等具象徵意義的主體;放下了相機,攝影師被解放出來,從記錄者,轉變為煉金師,專注於探索攝影產生的各種變化。【1】

-馬丁.巴恩斯(Martin Barnes)

2011年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舉辦了名為「捕影者:無相機攝影術」的無相機攝影專題展,此展覽共展出5位藝術家弗羅斯.納塞斯(Floris Neusüss, 1937-)、皮耶.科迪爾(Pierre Cordier, 1933-)、蘇珊.德格斯(Susan Derges, 1955-)、蓋瑞-法比恩.米勒(Garry Fabian Miller, 1957-)、亞當.福斯(Adam Fuss, 1961-)的攝影作品。這些藝術家不同於一般攝影創作者,他們在創作過程中並不使用相機,而是直接在暗房或黑暗的戶外攝影,透過各種光學、化學藥劑和後製加工程序,將他們內心欲表現的畫面「製作」出來。因此,這些作品並非再現或紀錄一個人們感到孰悉的物象世界,多半在呈現一個陌生而脫離日常軌跡的抽象圖案。

full_moon
Photo Credit:日動畫廊提供
Susan Derges,《full moon》,2008,Unique dye destruction print, dry-mounted onto aluminium,165 × 61 cm。

這五雙拋開機械的手,各自有其放下相機的歷程,也有其獨自提煉出的一套無相機攝影術,在這當中,特別難以忽略且感到好奇的,或許是參展名單當中的唯一一位女性藝術家-蘇珊.德格斯。

德格斯1955年出生於倫敦,求學時期曾先後在切爾西藝術學院與倫敦大學斯萊德美術學院學習繪畫,並對抽象主義尤感興趣,她嚮往抽象主義「更著重於表達那些看不見的,而非只是記錄能看見的」特質,也一直以此為其當時創作時所追求的目標。1980年代,德格斯旅居日本近6年,在此時初次接觸無相機攝影術;也在這個時期因接觸日本禪學和庭園山水文化,她從此感受極其敏感脆弱、又充滿隱喻象徵的「水」。

當時德格斯並不知道,這段異地經驗將影響她往後30年的藝術生涯。回到英國的德格斯持續使用照相機在攝影棚創作,她對手持相機的創作漸漸感到沮喪,她認為「照相機是主體和觀看者之間的最大障礙。」她追求一種能夠更加直接表達自己,更加近距離地面對被攝主體的方式。

蘇珊.德格斯_Susan_Derges,_蒼芎__#6-2_Canopy_#6-
Photo Credit:日動畫廊提供
Susan Derges,《Canopy #6-2》,2000,C-Print,32.5 x 37.5 cm。

德格斯在「捕影者:無相機攝影術」展覽為她拍攝的短片中,分享初次使用無相機攝影術創作的契機:當時她從日本回國不久,搬到英國近郊德文郡,鄉下宜人的環境,使她在攝影棚裡工作的同時留意到攝影棚外的風景:「那時的情景我還記得一清二楚,我在某天散步的路上,發現平靜的水塘上浮著剛誕下的蛙卵,陽光照到蛙卵上將影子投射到池塘底部,一顆一顆如珍珠般閃閃發光。當時我就想,哇,那就是一幅陽光的照片啊。」

「日光轉印」之美的啟發,使得德格斯開始展開她捕捉河水的藝術生涯,她轉向物影攝影法(Photogram),不使用照相機,僅僅以感光相紙捕捉太陽穿透河流所形成的種種影像。

德格斯以此技法首次打響名號的系列作品為1997年的《River Taw》,詩意地紀錄德文郡河域一帶日常光影的微妙變化;她長期發展的另一計畫《Under The Moon》,結合不同時節圓缺不一的月亮、隨風吹起的水波紋路,以及附近的樹枝與植物,共同組成一幅幅獨特迷人的光影繪畫。德格斯的創作幾乎離不開河流小溪、流域附近的森林,抑或是朦朧溫潤、疏遠靜謐的自然環境;對德格斯來說,河流是生命的象徵,是具有意識的記憶體,她承載著石頭、卵石、和貝殼的記憶,是萬事萬物變化的關鍵,也是自然界和人類賴以延續的循環系統;她也相信水是最具有隱喻色彩的物質:它是人們情感與思想的溪流瀑布,把萬事萬物連接在一起的重要媒介,讓許多我們肉眼看不見的東西,逐漸現形。」

susan_derges_river_taw
Photo Credit:日動畫廊提供
Susan Derges,《River Taw series》,1997-1999,Unique dye destruction print, dry-mounted onto aluminium,165 × 61 cm。

每當夜晚來臨,就是德格斯工作的時間,她會帶著成捲等身的大幅感光紙,獨自走進黑暗當中,然後再找尋到合適的場所之後,將相紙放到水面下的河床進行曝光;此時,整個河域都是她的暗房,天上的星月則成為她的照明燈光;有時德格斯也會藉著手電筒的輔助,調整曝光亮度。就這樣,水中的植物與水面時而盪起的波紋,都成為她捕捉造影的對象,滿天的星夜雲彩,則成為點綴其中,時而清晰、時而朦朧的背景。

至於照片最終的顏色,則會因著德格斯當晚拍攝時的光線和水溫而有所變化:有時紫,有時灰,有時是黃,有時又是綠;然而更多時候是深邃神秘的藍,一種專屬於靜夜的神祕色彩。德格斯剔除機具,而將攝影簡化到紙張、主題與自己的關係,如此不僅滿足她親近主體的渴望,甚至進一步挪除了拍攝者與被攝者的界線,將作品推向更加抽象的層次。

蘇珊・德格斯_Susan_Derges_滿月_(黃_-_洋紅)_Full_Moo
Photo Credit:日動畫廊提供
Susan Derges,《Full Moon (yellow - magenta)》, 2003,35.5 x 24.7 cm。

捕影者展覽的策展語中寫道:「蘇珊.德格斯的作品揭示出紊亂表面下的秩序井然。她檢驗著兩個互相交錯的世界之間的分界線,一個是內在的、想像的、出神的世界;一個是外在的、動態的、魔幻的自然世界。她的作品就像煉金術,檢驗著物質與精神的分界。」德格斯回憶早期開始創作時,多半透過水呈現生命與存在的,然而近期則漸漸轉向與死亡和消逝有關的主題:「某種程度而言,攝影與死亡是聯繫在一起的。當你看到照片時,照片記錄的那個場景已經不復存在。與其透過攝影傳達某時某刻我的在場,我更想透過自己的創作,傳達那個參與的過程(engagement),以及過程中發生的各種變化。」

對德格斯來說,她對那種具有權威視角的景觀(Landscape)攝影毫無興趣,她想要的關係是更加真誠、參與其中的,也因此她選擇走進漆黑的森林,不靠雙眼而依靠身體和感官,帶著相紙一起浸泡在河水裡,靜靜等待各種水紋樣貌,以及水紋折射月光產生的晶瑩感銘刻到相紙上;那些植物的影子投射到水中,因與相紙存在不同距離而有清晰與模糊的區別,這個效果雖類似於相機的調焦,但那些層層堆疊,虛實交錯的水紋植物和雲彩,又讓人難以區分照片呈現的是實還是影。

這些存在於相紙上的神祕影像,是藝術家參與其中的時間地景,也是傳達內心風景的蛛絲馬跡。評論家認為:「德格斯的作品,就像是傑克森.波拉克(Jackson Pollock)的行動繪畫遇上特納(J. M. W. Turner)的光,她將色彩和線條的流動感與時間感,透過嶄新的攝影觀念與實踐技法交錯混合,並進一步用光畫下來。」

Shadow Catchers: Camera-less Photography - Susan Derges from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on Vimeo.

【1】見《捕影者:無相機攝影術》(Shadow Catchers: Camera-less Photography),2010,Merrell。

展覽資訊

名稱:線性漫遊
時間:2017/02/18-2016/04/08
地點:台北日動畫廊(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號3樓之二)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