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覺得「孤獨死」很寂寞,但其實就算不給父母送終也無所謂

很多人覺得「孤獨死」很寂寞,但其實就算不給父母送終也無所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孩子們之所以想見父母最後一面,與其說是為了將死之人,不如說是孩子想替自己的心情劃下一個分水嶺。我認為,在父母斷氣的瞬間隨侍在側,並沒有那麼重要。若想孝順父母,應該趁父母活著的時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石藏文信

兄弟姊妹間感情本來就不會好

本書主要在談論親子關係的問題,然而兄弟姊妹也是家庭重要的因素,也有很多人因與兄弟姊妹之間的關係而困擾。

兄弟姊妹間的感情本來就會差。對孩子來說,兄弟姊妹是互相爭奪父母關愛的敵人。若是弟弟妹妹出生了,父母把關注放在較小的孩子身上,較大的孩子就會覺得自己獨占的父母被人奪走。然後,父母又會強迫大的孩子要忍耐。

「你是哥哥(姊姊),要懂事一點!」

另一方面,較小的孩子每次遇到什麼事,都被爸媽拿來跟較大的孩子比較,讓他們心有自卑感。

「我養你哥哥(你姊姊)的時候明明就很○○!」

即使父母的原意是平等對待所有孩子,但孩子會把父母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牢牢記在心裡,無法忘記那些讓自己受傷的事。隨著養育了二、三個孩子,父母親本身也會跟著成長、變化。

雙親生長子長女的時候是第一次養孩子,會充滿不安與困惑。有可能心裡不爽就會不自覺亂罵孩子,或是變得很神經質,過度關注孩子。

然而,從養第二個孩子開始,父母已經習慣育兒工作,在精神上也有餘裕,在好的意義與不好的意義上,養孩子都容易變得比較隨便。父母原本就不可能做到平等對待所有的孩子。

而且,孩子的想法不可能是「希望平等對待各兄弟姊妹」,而是「希望爸媽最寵愛我」。所以,就算你能用完美、理想的方式養育孩子,或許也無法避免孩子覺得「父母沒有給我足夠的愛」。

即使在兄弟姊妹之中,尤其是同為男性的兄弟之間容易發生齟齬。男性原本就是一種好勝心強,喜歡跟對手競爭,明顯分出上下關係的生物。若是哥哥表現出一副老大的態度,弟弟就會心生反抗。

「別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弟弟若是對哥哥有意見,哥哥就會很不爽。

「講話也太囂張了!」

又,人的能力都不相同,孩子若在學業或運動等方面感到「自己表現得比較差」,會對表現較好的兄弟抱持情結與嫉妒。更有甚者,在這個家裡,父母、祖父母、親戚可能抱持封建式的價值觀——

「長男繼承家或家業。」

「長子最重要。」

哥哥就會驕傲自大,弟弟也在心裡累積不滿,兄弟之間感情就更差了。

在戰國時代的武士社會中,由於權力鬥爭,親兄弟也分敵我,兄弟之間互相殘殺。對男性來說,兄弟,就是從小一起長大,是最親近的對手與敵人。

二○一五年七月,日本青森縣有一對兄弟展開激烈打鬥,七十歲的哥哥持電鋸,六十六歲的弟弟持開山刀,最後弟弟殺死哥哥,此案震驚社會。似乎是由於兄弟倆原本就不和,爭執不斷,才從砍伐杉木林的爭吵,演變成互相砍殺。感情差的兄弟,彼此拉開距離,減少直接起衝突的機會,是最好的。

「希望兄弟姊妹互相幫助。」這是父母親一廂情願的理想。

即使是出於同一對父母,兄弟姊妹的性格也會各有不同,思考、行為模式、價值觀也相異。就算兄弟姊妹當中,出現一個跟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相容的人,也是無可厚非。

當然,若兄弟姊妹從小感情就很好,長大之後關係也很親密,持續一輩子,是非常幸福又幸運的。

只不過,即使孩提時代感情很好的兄弟姊妹,在長大後對立、疏遠了,一點也不奇怪。相反的,應該也有些手足雖然在孩提時期感情很差,隨著長大成人,對彼此的理解卻愈來愈深。

重點是,即使彼此之間是兄弟姊妹的關係,相處得如一般認識的人或朋友就可以了。若合得來就融洽相處,合不來就只在葬禮或祭祖時碰頭,做最低限度的來往即可。

「我們是血脈相連的兄弟。」

若受到這種想法束縛,壓抑自己的感覺,勉強自己,這才會造成問題。

若見兄弟姊妹遇到困難,想幫他們一把,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幫助他們就好。在不給自己造成壓力的適當距離下,與對方來往就好。這樣想會比較輕鬆。

就算不給父母送終也無所謂

我想,會來閱讀這本書的讀者,大半都對父母抱有恨意。可是,正如我在第一章所介紹的,根據為了撰寫本書而做的問卷結果,顯示很多人都抱持著矛盾的感情——「希望父母長命百歲。」

為此,應該也會有人隨著與自己分居兩地的父母年事漸高,擔心「父母身體一旦有個萬一該如何是好」。若父母獨居自不消說。應該也有不少人每天固定時間打電話給父母,確認他們的安危吧。

然而,我認為,每隔三天與分住獨居的父母聯絡,是最剛好的。

依現代醫療環境,延長壽命的治療很發達,即使到了無法挽救生命的程度,也可以採取裝上人工呼吸器或葉克膜等生命維持裝置的措施,延長生命。

即使是沒有意識的植物人或腦死狀態,也可以強制讓病人活著,直到親近的家人趕到醫院見最後一面。如果父母親本身希望能好好地走,那麼,父母會希望受到這樣的對待嗎?

若每隔三天、每週二次跟父母聯絡,假使父母病倒,就更可能不用接受多餘的延長生命急救,自然去世後才被發現。

有些讀者應該對我這種想法很反彈。

「這是要讓我爸媽孤孤單單死掉啊?」你們可能會這麼覺得。

每個人對於死亡的想法都不同,只不過,最重要的是——先對「父母總有一天會死」這件事有心理準備。

我有個患者年過七十五了,還非常健康有活力,卻無法去旅行,尤其是出國旅行。

「如果在外地發生什麼事就不得了了。」這是他的理由。

年過七十五,一旦「發生什麼事」,應該就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了。不只國外,就算在自己家裡,也有可能生了重病卻沒人救。或許你會覺得我這樣說很冷血無情,但「天命」恐怕真的就是這麼回事。

「即使在國外死亡,也有運送遺體的服務,在很多情況下若不幸沒遇上醫生施救,還會少受點罪,所以就請你趁腰腿還硬朗的時候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吧。」我建議對方。

我覺得,若已年近平均壽命,就存著「一旦有個萬一就是天命如此」的想法,避開醫療反而能夠平靜地離開。

我的母親現年九十,住在家附近的養護機構裡。我每次跟母親通電話或去探視她的時候,心裡某處都存著「或許這就是最後一次了」的想法,跟她說話或相處。若心裡懷著這樣的意識,就算沒能見到父母最後一面,應該也不會那麼後悔。

在前述的問卷調查中,回答「想見父母臨終最後一面」的人達六六%,堅持給父母送終的人非常多。

在日本,把家人或親戚見死者的最後一面看得非常重要,這恐怕跟日本人傳統的生死觀有很深的關聯,但說到底,這種事情到底有多重要呢?

我在急救醫院與老人醫院服務的時候,曾經多次遇到患者家人表示「來不及見最後一面」,我即使明白急救治療對患者來說沒有意義並且過剩,卻依然接受他們的要求,為患者施行急救,留著患者最後一口氣。但是,即使家人來得及見最後一面了,對將死之人也沒有任何助益。

孩子們之所以想見父母最後一面,與其說是為了將死之人,不如說是孩子想替自己的心情劃下一個分水嶺。我認為,在父母斷氣的瞬間隨侍在側,並沒有那麼重要。若想孝順父母,應該趁父母活著的時候。

日本人很堅持見最後一面,所以很多人覺得孤獨死 [1] 很寂寞,也是由於這樣的心情作祟。但是,每一個人死的時候都是一個人。一個人死去並非不幸也不寂寞。會覺得孤獨死很可憐,那是生者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孤獨死之所以形成問題,是由於過世之後很久才被發現,遺體腐敗,很難判定死因等。死後經過四天以上才被人發現者,是為「孤立死」[2]。與其不讓人孤獨死,我認為防止孤立死比較重要。在前面我提議——若父母與自己分隔兩地,一個人住,每隔三天聯絡一次為佳,也有防止孤立死的意思在裡頭。

註解

[1] 孤獨死:日本流行名詞,主要指獨居者因突發疾病無人救助,在家中死去。

[2] 孤立死:由於日本推行高齡亦可安心獨居的環境,在行政上不稱「孤獨死」而稱「孤立死」,定義與孤獨死稍有不同,意指被社會孤立,結果死後長時間無人發現,或因環境惡劣而死,有傷人類尊嚴。但目前專家意見不一。

「好想殺死父母」——不要獨自背負照護的重擔,最後在精神上被逼到絕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好想殺死父母……》,光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石藏文信
譯者:Miyako

「照護年老的父母是孩子的責任!」「照護父母是孩子盡孝道的最後機會!」結果照護者憂鬱症和虐待問題暴增!尤其是當父母有失智症……照顧失智症的父母,就是親眼目睹父母的人格逐漸崩壞的樣子……甚至有人不惜離職,最後面臨「是要餓死自己、還是殺死父母」的絕境。

同時,這群父母照顧者的小孩,正好從青春期轉為大人——假設小孩問題多多,拒絕上學、失控家暴、足不出戶至中年呢?那就變成……雙重殺——想殺死父母,又想殺死兒女!

無論說再多的好聽話,也無法拯救苦於家庭問題的人。作者送給這些人以下最好的藥方——

  • 承認對父母的殺意,家庭本來就是會生病的!
  • 與家人保持距離往來,尤其是孩子養到十八歲,父母的任務就結束了!
  • 不要為了家人而犧牲!把自己擺在最優先,沒有什麼不對——你過得好,父母才會好!
  • 照護交給專業人員,去做只有家人才能做的事——關懷父母!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光現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