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美男」情史:蔣介石激似任達華?孫文怎麼跟日本蘿莉在一起?

民國「美男」情史:蔣介石激似任達華?孫文怎麼跟日本蘿莉在一起?
Photo Credit: LIFE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將蔣介石列入美男俱樂部,有很多人不以為然,因為對現在大多數人來說,更熟悉的是他那副雖然可以說「慈祥」,但畢竟已是禿頭且老邁的模樣。但是,蔣介石當年的確可說是一名帥哥,甚至有些現代明星的風範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懷青

民國「四大美男」情史

中國人凡事都講究「對稱」,既然有「美女」,就也要選「美男」,並且總喜歡雙數,例如「四大美女」或「十大傑出青年」。民國向來有「四大美男」的傳說,但版本眾說紛紜,一種版本是「蔣介石汪精衛周恩來張學良」,另一種版本是「汪精衛、周恩來、張學良、梅蘭芳」,如果一定要統計,大概能找出十幾種版本。版本多,說明人們的審美標準並不一致。其實,用哪一種版本都無傷大雅,「帥」就是帥,不需要講太多理由。

將蔣介石列入美男俱樂部,有很多人不以為然,因為對現在大多數人來說,更熟悉的是他那副雖然可以說「慈祥」,但畢竟已是禿頭且老邁的模樣。但是,蔣介石當年的確可說是一名帥哥,甚至有些現代明星的風範呢!

294圖-蔣介石+毛福梅+兒子+媳婦
《活在民國也不錯》野人出版
右圖為蔣介石帥照,左圖則為元配毛福梅與蔣經國還有媳婦蔣方良

熟悉港台明星的人會覺得這張蔣介石玉照很像港星任達華。確實如此,蔣介石若是生在香港,一定會成為星探追逐的對象。他也擁有演員天生具備的表演才能-其實表演往往也是政客的必修課。他的身材高大-這一點學術界尚有爭議,因為即使從多張合影交叉比對,也很難確定蔣介石實際身高,不過,無論如何,他確實比一般中國男人要高。

即使在前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等美國大個面前,年老時的蔣介石也不會顯得特別矮小。他的身材修長—這點則是毫無爭議,他一輩子都很瘦,除了遺傳外,飲食較為儉樸是很重要的原因。

Simon_Yam_@_NYAFF_2010
Photo Credit: May S. Young @ CC BY 2.0
港星任達華

如果計算民國名人的平均妻子數,得出的結果大約超過二,蔣介石當然高於平均,這與黨派無關,而是和人的性格有關。也許是天意的安排,蔣介石的第一個老婆姓毛,叫「毛福梅」,這是一個比蔣介石大五歲的鄉下女子。遠遠地看,她有點像胡適的妻子江冬秀-差不多就是當時中國南方老太太平常的相貌,但她完全沒有江冬秀的好運。在為蔣介石生了兒子後,她就被自然而然地犧牲掉了,最後竟死於日軍的轟炸。

蔣介石後來又先後有了姚冶誠陳潔如兩任妻子,但都因為政治和感情的雙重原因最終讓位於宋美齡。為了娶到宋美齡,蔣介石做到了宋家要求的一切,包括改變信仰、改變服飾、改變一切讓他看起來太過土氣和匪氣的地方。當然,他成功了。

與蔣介石相比,汪精衛在個人道德上簡直稱得上「完人」。在各個版本的「四大美男」中,都少不了汪精衛,這正說明了他是一個真正的「美男」。汪精衛的「美男」之名並非憑空而來,他是「血性男兒」兼「頂級文藝青年」,這是有很多證據可以證明的。

汪精衛做過屬於「血性男兒」範疇的事情便是刺殺攝政王。這是一九一○年發生的事。那一年中國最高統治者是載灃,也就是末代皇帝溥儀的親生父親。汪精衛那時還叫「汪兆銘」,是一名熱情洋溢的青年詩人,並且極有可能成為中國最好的詩人,且看他寫的詩:

海山蒼蒼自千古,我於其間歌且舞。

醒來倚枕尚茫然,不識此身在何處。

那時候,能寫詩,並且能寫出好詩是在情場上凱旋而歸的必要條件,何況汪精衛長得實在太帥,有很多美女公開或私下追求他。

汪精衛是公認的帥哥——他比蔣介石強太多,如果同演一部電影,汪精衛必定是演正派的男主角,蔣介石則是飾演反派。

那一年,汪兆銘雖然只有二十七歲,但已跟隨孫中山參與革命多年。當時,他們這些自命不凡的革命派正在和梁啟超這樣的立憲派爭論一個問題:中國到底應該革命還是實行君主立憲。梁啟超擅長一針見血,他提出了一個無法反駁的論點:你們這些革命派實際上是「遠距離革命派」!為什麼呢?因為你們光顧著煽動老百姓去革命,自己卻退得遠遠的,等著收割革命果實,這樣的革命派還好意思爭論嗎?

梁啟超的話深深刺激了革命派人士。汪兆銘作為革命黨的核心人物,哪受得了這種奚落?他很快就組織了一組敢死隊來到北京,要幹點驚天動地的大事來振奮革命黨的士氣,無論動機是否魯莽,卻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而來。

從清政府的立場看,他是典型的「恐怖分子」,從革命陣營的角度來看,他是個革命家,不過是一個頭腦極度狂熱的革命家,他的老師兼領導者孫中山連發急電,要他停止這個冒險計畫,但他以詩人的語言回答說:

弟雖流血於菜市街頭,猶張目以望革命軍之入都門也!

汪兆銘帶著敢死隊祕密潛入北京,在北京的舊貨市場—琉璃廠附近開了一間照相館掩人耳目,然後伺機找大人物做為目標。為什麼要以照相館為掩飾呢?因為照相館可以名正言順地擁有「暗室」,也可以名正言順地散發出化學藥劑的味道,這是製造炸彈的必要條件。

炸彈終於造好了,機會也來了。

當時,清朝皇族中兩個實權人物——載洵載濤(攝政王載灃的兩個弟弟)出洋歸來,汪兆銘和敢死隊興高采烈地帶著炸藥混進了前門火車站的歡迎人群,可是,當火車停穩,達官貴人魚貫而出的時候,他們才想起自己犯了一個重大的錯誤:他們根本不認識載洵和載濤!

到處人頭攢動,到處是清朝官員的紅頂子和白頂子,敢死隊員們暈頭轉向,分不清到底哪個才是自己的目標。就在這一陣徬徨中,機會溜走了,敢死隊悻悻地撤退。革命新手汪兆銘第一次革命行動就這樣以啼笑皆非地結果告終。

第一次行動失敗肯定深深打擊了汪兆銘的自尊,但這更激發了他的血性,他心一狠,決定要炸就炸最大的,直接找攝政王下手,那樣豈不快哉!

他們雖然也同樣不認識攝政王載灃,但載灃循規蹈矩的性格卻為他們提供了再好不過的機會,因為載灃每天都要上朝,上朝路線每天都一樣,只要在他上朝的路線以炸彈埋伏,載灃必死無疑。打定主意後,暗殺隊說做就做,很快就將目標選定為什剎海邊的銀錠橋。

銀錠橋是座很小很小的橋。站在橋上,人的目光可以越過什剎海的寬闊水面,遠遠地看到青灰色的西山,因此很早之前,這裡就成了「燕京十六景」之一,名叫「銀錠觀山」。汪兆銘和他的暗殺隊當然毫無觀山的興致,他們選擇這裡完全是因為這是載灃上朝的必經之路,而且是必經之路上唯一可以埋炸彈的地方。

一九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晚間,北京城依然春寒料峭,大街上早就沒有行人。一個黑影正悄悄地躲在銀錠橋下,把裝滿炸藥的鐵罐子埋在橋下的泥土中,他叫喻培倫(後來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按照分工,炸藥埋好後,暗殺隊的領袖汪兆銘就要隻身藏在橋下,等到天亮載灃上朝時引爆火藥,與其同歸於盡。

當喻培倫正在埋藏炸藥時,銀錠橋不遠處一座道觀中,汪兆銘正和暗戀他多年的女友陳璧君最後訣別,也是這位詩人兼革命家首次表露自己的愛意,因為這時不說就再也沒機會了。

297?-???_+陳璧君
《活在民國也不錯》野人出版
右為汪精衛帥照,左為汪精衛與妻子陳璧君

所有見過陳璧君的人大概都不會將她與「美女」這個詞連在一起。她的相貌實在太普通了,甚至低於一般女學生的平均水準,但是她用「革命」這個武器吃定了大帥哥汪精衛。為了跟隨汪精衛革命,她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了進去,這讓汪兆銘十分感動。汪兆銘也在這次表白後就死心塌地和陳璧君在一起,一直到死。

如果歷史停在汪精衛向陳璧君道別的那一刻,或者稍稍往前走一步,讓汪兆銘和載灃真的同歸於盡,那中國近代史會不會就此改寫呢?我們不知道。不過歷史和命運總是不肯讓人間缺少巧合和意外。這次精心準備的暗殺就像世界上大部分的暗殺行動一樣,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而失敗了。

喻培倫剛把炸藥埋好,興奮地走出橋洞,但是剛才還空無一人的衚衕裡忽然閃出一個黑影,讓他大驚失色。這個黑影顯然看到了他。喻培倫撒腿就跑,他腦袋裡只有一件事,就是通知汪兆銘儘快逃跑。

喻培倫的反常舉動自然讓這個意外走過來的人起了疑心,我們已無法考證這個人到底為什麼來到了銀錠橋邊,但他一定是大清朝的好臣民,因為他馬上就向警察報告此事。那罐特意從日本買來的炸藥很快就被發現了。

暗殺計畫徹底失敗,沒當成英雄的汪兆銘也很快便遭到逮捕。

但是,他的人生高潮也迅速到來,暗殺行動雖然失敗,但這個事件讓本來就已經十分脆弱的政局陷入更深的混亂之中。輿論的聲音如同漩渦般,迅速裹緊了汪兆銘,讓他得到可能比暗殺成功更難以企及的名氣。在這個事件刺激下,老百姓和統治者緊繃的神經像一根被拉緊的琴弦,越繃越緊,這股深具壓迫的革命氛圍開始聚集擴張。

按照大清律法,汪兆銘犯下了「謀大逆」之罪,這個罪名是所謂「十惡不赦」的「十惡」之一,一定要施以凌遲處死之刑。但是,在這個風雨飄搖的時代,攝政王和清朝皇室深知處死汪兆銘背後的意義,加之日本人趁機插手,更讓他不敢輕舉妄動。

可以想像,獄中的汪兆銘心中那種英雄般的滿足感,因為他恢復了詩人的本性,喊出了他生命中最燦爛的句子: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這首詩很快就在北京城的士人學子、販夫走卒中傳遍了。詩歌本是世界上最柔弱無力的東西,但當他擊中人們的心事時,其力量卻勝過千軍萬馬。

汪精衛靠著這個傳奇的刺殺經歷一躍而成為「老革命家」。這成為他一生中主要的政治資本。但可惜的是,他一直沒能像蔣介石那樣擁有足夠的軍事手腕,所以在國民黨內雖然資格最老,但一直屈居蔣介石之下,甚至自己也在一次暗殺事件中替蔣介石挨了一槍。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召開的第一天,一百多名國民黨中央委員到中山陵謁陵,然後回到中央黨部舉行「開幕式」。開幕式結束後,中央委員們走出大禮堂,到中央政治會議廳門前,分五排站立,進行集體合影。

這時,中央委員前面的記者群中有一個人已經做好了刺殺蔣介石的準備,但蔣介石見現場秩序太亂,雖經汪精衛多次催促,就是不肯出來照相。汪精衛無奈,只好坐在第一排正中,在第一排就座的還有林森、張靜江、孫科、戴季陶、閻錫山、張學良、張繼等國民黨大員。記者們對著第一排站成一個半圓形。

九點三十五分,攝影師攝影完畢。正當委員們轉身陸續走上台階,準備繼續開會時,刺客從記者群中閃出,自大衣口袋中拔出手槍,高呼「打倒賣國賊」,向站在第一排正在轉身的汪精衛連開三槍。這三槍可不是當年汪精衛那樣落空,而是槍槍命中,汪精衛應聲倒地。

人群中只有張學良反應最快,馬上奔到刺客身旁,一腳將其踢倒,汪精衛的衛士又向刺客連開兩槍,刺客應聲倒地。這位襲擊者就是晨光通訊社的記者、愛國志士孫鳳鳴,他後來傷重不治。刺客孫鳳鳴本來是要刺殺蔣介石,但狡猾的蔣介石逃過了一劫,卻讓汪精衛當了替罪羊。汪精衛雖然中了三槍,但幸運地保住性命。

遇刺之後,汪精衛雖然沒死,但從此走了下坡,後來,他感到自己若以正常途徑永遠不能戰勝蔣介石,乾脆投降日本,擔任偽「中華民國主席」,他的老婆兼當年的革命同志陳璧君也和他同進退,當了「第一夫人」。

陳璧君這名非美女最對得起她那帥哥老公汪精衛的,就是她到死之前,抗日成功後,無論是在蔣介石或中國共產黨治下,她都寧願死在監獄,也不承認她和汪精衛當年做錯了。最終她確實死在監獄裡,這對後來落得墳墓遭炸毀下場的汪精衛來說,也算是最高層次的「從一而終」了。

拋開一切政治觀點不論,從私德上來說,汪精衛與「四大美男」的另一個必要成員周恩來有幾分相像,最大的共同點是他們都只結過一次婚,雖然不能因此就說比結過很多次婚的人高尚,但總比那些一見有政治利益就拋棄上一任妻子的行為高尚多了。

「四大美男」中唯一一個活到了二十一世紀的是張學良。

張學良不僅是「四大美男」之一,還是「民國四公子」之一。「民國四公子」公認的版本是「張伯駒、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四人,因為他們都是名門之後。從「四大美男」的組成來看,張學良是最稱得上「風流倜儻」四字的,他是標準的公子哥,父親張作霖早已替他鋪好了路,不用像另外幾位美男子還需要自己奮鬥打拚。

張學良是四大美男中最矮的—這多少有些出乎人們的預料,在一張與蔣介石的合影中,他看起來和蔣介石差不多高,但那絕對是錯覺,因為後來見過他的人都十分詫異他竟然如此矮小。但這並不奇怪,因為張學良的父親張作霖就是有名的矮個子,不僅是矮個子,還是個文弱的小瘦子。

300圖
《活在民國也不錯》野人出版
右為張學良帥照,左為張學良與蔣介石合照

張學良幾乎沾染了紈褲子弟所能染上的所有惡習:吸毒、玩女人、玩各種武器和機器。但他父親張作霖過早去世,讓他不得不在二十多歲就站到了歷史舞台的中央。他的政治智慧使他做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囚禁蔣介石,發動西安事變。之後六十多年,過著遭到軟禁的生活。

因為政治上的關係,張學良的「情史」一直是人們忌諱的話題,但張學良老年恢復自由後,透過他的「口述歷史」,那些令人瞠目結舌的歷史終於公諸於世。

張學良雖然是個矮個子,長相也算不上帥,但在吸引女人這方面有一種野性的魅力,再加上他的「少帥」身份,女人們更是趨之若鶩。

據張學良自述,他的性啟蒙在十六歲時便開始了,那時他遇到了一個女人,是他表哥的姨太太,這位姨太太外號是「連長」,意思是男朋友多到可以組一個連了,性觀念如此開放的女人見了張學良這個「鑽石王小五」自然是垂涎欲滴,三兩下就將張學良拿下。

張學良浪蕩公子的生涯就此展開,不過因為性啟蒙是從那位放蕩姨太太開始的,讓他一開始看待女人就有一種天生的歧視。

張學良雖然放蕩,但向來以仗義著稱,且在對待自己的正式妻子上,他的表現遠勝於其政敵蔣介石。

張學良的第一任妻子是于鳳至。雖然是包辦婚姻,但于鳳至可比孫中山、蔣介石的包辦婚姻可靠得多,她年輕,身材修長,面容姣好,善解人意,更重要的是能處理張家裡外無數的矛盾,還能大方地出席各種外交活動,後來的事實證明,她還是一個理財能手,在美國憑一己之力成為「百萬富婆」。這樣的妻子,對張學良來說完全沒有理由可挑剔,張學良也坦然接受了。可惜的是,張學良已經是一個花花公子,于鳳至縱然再好,也改變不了張學良。

張學良的第二任妻子是著名的「趙四小姐」趙一荻。趙一荻本來只是張學良眾多女友中的一個,和于鳳至的「大姐」形象相比,趙一荻更現代、更時髦,還當過《北洋畫報》的封面女郎,更像是一個小鳥依人的妹妹。

趙一荻的出現自然為已經登上政治舞台的「張少帥」出了一個難題,因為趙一荻的家世來頭可不小,父親是北洋政府的交通部次長,如果公然同意二人的關係,不僅私底下面子不好看,在政治上也有負面影響,無奈之下,趙家想了一個驚世駭俗的主意:先送趙一荻上火車趕往奉天,隨即在天津的報紙上刊登一則聲明,宣布和女兒解除關係:

四女綺霞,近日為自由平等所惑,竟自私奔,不知去向。查照家祠規條第十九條及第二十二條,應行削除其名,本堂為祠任之一,自應依遵家法,呈報祠長執行。嗣後,因此發生任何情事,概不負責,此啟。

「綺霞」是趙一荻的本名。父親這份聲明看起來十分絕情,但其實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這樣一來既將事實挑明,讓張學良無法再抵賴,又解除了趙家在政治上可能遇到的壓力,可謂一舉兩得。

當張學良得意風發時,家裡維持著「夫人于鳳至,情人趙一荻」的格局,不過等到張學良身陷囹圄,二人地位就幾乎平等了,兩人在蔣介石和宋美齡的安排下輪流陪護張學良,一九四○年,于鳳至罹患乳腺癌,飛赴美國進行手術,從此張學良就只剩下趙一荻。

張學良夫婦三人是驚人的長壽(張學良一百○二歲、于鳳至九十三歲、趙一荻八十八歲),這讓他們生命中大部分的時光是以民國活化石的性質存在著,他們的生命不結束,民國的歷史就不會結束,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也就不會結束。其實,正當人們快要忘掉他們這段感情大戲時,一樁大事又讓他們登上了娛樂版頭條:張學良和趙一荻結婚了。

一九六四年,六十三歲的張學良和五十二歲的趙一荻結婚了,在此之前,張學良和六十六歲的于鳳至先辦好了離婚手續。這可能創下了同居最久才結婚的紀錄。其實,他們本來沒必要履行這些手續,只是因為兩人要皈依基督教才不得不如此。

花花公子張學良因為後半生遭受囚禁而創下了一段婚姻佳話,其實他們都明白,如果不是遭到囚禁,這段婚姻大概很難維持這麼久⋯⋯。

孫中山不為人知的日本妻子

孫中山的妻子是宋慶齡,這是人盡皆知之事,但是孫中山當然不止有過宋慶齡一個妻子,出於政治原因,以及中國人為尊者諱的心理,其他妻子都在史書上刻意遭到抹除,直到這些人為的濃霧散去,真相才赤裸裸地擺在我們面前。

孫中山本來有元配妻子盧慕貞,她是個面容溫婉的商人之女,比孫中山小兩歲,是在父母指示下嫁給孫中山的,但與其他領袖人物受父母指配而娶的妻子不同之處在於,她賢惠到連孫中山都不忍心離棄她,尤其是為孫中山生下孫科、孫娫及孫琬三個子女後,夫妻之間感情仍然維繫得相當好。

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成立時,盧慕貞享受了一陣短暫的「國母」待遇,但不久之後,孫中山發現並愛上了宋慶齡,於是盧慕貞不得不面臨離婚的命運。與蔣介石和宋美齡的婚姻不同,孫中山和小自己二十七歲的宋慶齡的婚姻並非「政治婚姻」。但是,這段婚姻同樣要以元配妻子作為代價。盧慕貞十分知趣地同意了離婚的請求,我們不知道她內心是否隱含著苦澀,但孫中山的獨子孫科是她生的,就憑這件事,她的餘生也不算太過失意了。

也許是對自己的離婚做法感到有些愧疚,孫中山曾經向師友解釋過離婚的原因:

我原來的妻子不喜歡外出,因而在我流亡的日子裡,她沒有在國外陪伴過我。她需要和我的老母親定居在一起,並老是勸說我按照中國舊風俗再娶一個側室。但我所愛的女子(宋慶齡)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地位,而我自己又離不開她(宋慶齡)。這樣一來,除了同我的前妻協議離婚之外,再沒有別的任何辦法了。

這是一個很巧妙的解釋:盡可能的將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還將理由和「革命」扯在一起。

孫中山的這個離婚解釋是虛偽的,因為他刻意隱瞞了他還有另外一個夫人的事實。在他為革命四處奔波的時候,元配無法待在自己身邊,他也沒讓自己有空檔,而是一直和一名南洋女子—陳粹芬一起生活。陳粹芬潑辣能幹,做為革命伴侶是最合適不過,孫中山也十分滿意。

但是,當宋慶齡出現時,這個他從未跟人提起的陳粹芬也得做出犧牲了。她主動離開孫中山,並在香港終老。有趣的是,孫中山家族是承認這段婚姻的,他們給了陳粹芬一個「妾」的身份,這多少削減了一些孫中山的薄情寡義。

從盧慕貞到陳粹芬,再到最後的宋慶齡,孫中山「官方」感情生活大抵上就是如此,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到了一九八四年,民國時期一切恩恩怨怨差不多已完全告一段落時,日本突然又出現一位孫中山夫人,她的名字叫「大月薰」。這個消息來得太過突然,一下子讓人反應不及。出於對偉人避諱的需要,海峽兩岸的官方都不大願意相信這個消息,但事實確鑿,讓人想不相信也難。

Kaoru_Otsuki_1900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大月薰

那還是一八九八年秋天的時候,在日本橫濱,一個日本家庭因為遭受火災而被迫離家。他們租住在橫濱山下町一百二十一番號的寓所二樓,一樓住著一批人,是從中國前來避難的,以孫中山為首。這個日本家庭有個十一歲的女孩大月薰。一天,大月薰不慎在自己房間打碎了一個花瓶,花瓶裡的水順勢流到一樓孫中山的房間裡。

孫中山不知原因為何,要自己的粉絲兼翻譯溫炳臣上樓了解情況。女孩的父親大月素堂出於歉意讓大月薰下樓親自道歉,於是,女孩大月薰與當時三十二歲的孫中山見面了。我們無從得知他們相見的那一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很顯然孫中山一見就喜歡上了這個小女孩。

轉眼到了一九○二年,孫中山透過溫炳臣向女孩的父親大月素堂提親,當時男方三十七歲,女方十六歲,是橫濱高等女子學校三年生。雙方實在不搭,大月素堂自然以女兒尚還年幼為由拒絕了,但是,或許是大月素堂當時經濟狀況非常差的因素,後來竟然還是答應了孫中山。兩人一年後在橫濱「淺間神社」成婚。孫中山應該不是很認真的看待這段婚姻,因為有充分的證據表明,同一時期,孫中山還在橫濱與一位名叫淺田春的少女談戀愛。

一九○六年五月十二日,孫中山這樁離奇婚姻出現一個鐵證:大月薰生了一個女兒,名為「富美子」。孫中山在女兒出生前就因事離開日本,從此再也沒有回來見過兩母女。官方說法是:

大月薰在多年聯繫不上孫中山以及失去經濟援助的困境下,只能將五歲的富美子託在橫濱保士谷區做酒業生意的宮川梅吉家當養女,並迫於生計賣掉孫文送給她的訂婚戒指。隨後又經人勸說,嫁給靜岡銀行總裁三輪新五郎之弟三輪秀司。卻因大月薰私藏著孫中山書信被發現而離婚。

之後,據說大月薰便完全隱瞞往事,遠嫁到栃木縣足利市的東光寺,與該寺院住持實方元心結婚。一九二九年十一月生下獨子實方元信。孫中山作為當世名人,與他聯繫應該不難,尤其是在中華民國成立之後,大月薰不和孫中山聯繫的理由或許是她知道孫中山已經貴為中華民國的「國父」,而「國母」早就另有其人。

大月薰的女兒宮川富美子在一九五一年時才從外祖父大月素堂口中得知生母為大月薰,生父就是孫文。她的兒子宮川東一則寫了一本書向外界公布了這件事。

一九五六年,宮川東一親自陪富美子到東光寺拜會大月薰。大月薰對女兒吐露了她的名字和孫中山之間的關連:

富美的讀音就是漢字的「文」,取名富美子,就是表明妳是孫文的女兒。

真相公諸於世時,孫中山在人們心目中那高大的道德形象多少出現了一些裂痕。台灣學者李敖在《孫中山研究》一書中,曾公布了孫中山在台灣祕密活動時要日本旅店老闆代為找尋「花姑娘」的一張紙條,這件事十分驚世駭俗,但是如果我們得知孫中山那段並未認真看待的日本婚姻後,這張紙條的存在也就沒有什麼邏輯上的問題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活在民國也不錯》,野人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林懷青

沒人敢惹的小公務員魯迅、整個北京城的偶像胡適、寫粉絲信的毛澤東、拿釘子戶沒轍的蔣介石、冰心的同性愛演講驚天動地、錢鍾書與楊絳的愛情唯美精緻……快來看看民初時期政客文豪的囧態百出,市井小民的平凡幸福,食、衣、住、行、育、樂,一個不缺,讀一本課本不會教的非典型民國史。

你沒想過的民初生活,你想不到的民初風光。文人的民國、政客的民國、明星的民國;歷史中的民國、思想裡的民國、舌間上的民國,說到底,都是老百姓生活著的民國。活在這樣的民國,好像也不錯?

(--)--_民國也不錯_--300dpi-1
Photo Credit:活在民國也不錯,野人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