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曼徹斯特》是我心中的最佳電影

《海邊的曼徹斯特》是我心中的最佳電影
Photo Credit: Manchester By The Se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電影《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榮獲奧斯卡「最佳電影」獎項,然而作者認為《海邊的曼徹斯特》才是他心中的最佳電影。

一看到戲名的Manchester時,總是讓人誤會故事是發生在英國的曼徹斯特——以為那裡是著名工業城市及足球隊曼聯和曼城的所在地。《海邊的曼徹斯特》的故事發生在美國東北的Manchester-by-the-sea,一個人口約5000人,位於新英倫地區的小鎮。其實在美國北部新英倫地區(特別在波士頓),都不難找到具有英國特色的地名,如Oxford、Cambridge、Portsmouth、Exeter和Nottingham等。

故事的主角Lee(Casey Affleck飾)在Manchester-by-the-sea長大,一直到成家立室後,都沒有離開過小鎮。對他而言,小鎮應該充滿愉快的回憶。但自己一次的不小心,釀成家中大火。雖然妻子Randi(Michelle Williams飾)成功脫險,但三名子女卻未能及時被救出,眼睜睜看著他們被燒死。自此之後,傷心和內疚一直困擾著他,陰霾在多年後都揮之不去。因為不能夠原諒自己,而小鎮同時變成了傷心地,他選擇離開,逃避小鎮的一切,遷居到波士頓重過新生活。

不過,去到新地方,不代表可以能夠放下,心碎的回憶仍然在腦海迴旋。Lee借酒消愁,甚至透過暴力宣洩自己的情緒,不少無辜的人(如酒吧內的其他顧客)因此受害,被誤以為只是一個有暴力傾向的酒鬼。認識Lee過去的人,會同情他的遭遇,但認為只懂逃避是無補於事,希望他願意面對和放下問題。有一天,他接到電話,收到哥哥Joe(Kyle Chandler飾)離世的消息,迫於回到傷心地去處理哥哥的身後事,再次面對不想回憶的過去。(以下內容有劇透)

14238088_1302646839759942_71709933451254
Photo Credit: Manchester By The Sea

Lee一直放不下的原因,恐怕是覺得自己沒有受到應有懲罰。在大火後到警局落口供時,不斷對警方強調自己的責任,希望被起訴而得以承擔罪責。奈何警方表示案情不嚴重,不會向他提出任何起訴時,居然選擇搶槍自盡,還好眾人成功及時阻止。之後他選擇放縱自己,在酒吧內挑釁,是希望自己可以被懲罰,以彌補內心的歉疚。到回到小鎮時重遇前妻Randi的場景,更是整套戲值得回味的部分。在街上遇到Randi時,他希望可以盡早離開,因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她。但Randi居然與他道歉,因當年意外後的氣結,講了不少難聽的說話。只是對Lee來說,Randi本應是繼續責怪自己,寧可Randi再一次的責備,都不想聽到她的道歉。要不是當年的不小心,恐怕她也不需要承受相同的痛苦。Casey Affleck在那場戲的細緻演出,演活了Lee聽到期望以外的道歉時,無言以對的複雜心情,絕對值得細味。

究竟傷痛需要多久才能平復?我相信大家都沒有解答。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會遇到不同的問題和傷痛,做過不能夠原諒自己的事情,或許會未如Lee發生的嚴重。縱使過了一段時間,傷口癒合了,痛苦和傷痕仍在,但不代表我們不可以繼續生活。《海邊的曼徹斯特》的故事足夠讓觀眾思考,面對問題時,我們該逃避,還是積極面對;面對過去揮之不去的陰霾時,選擇嘗試忘記,還是在回憶中找出解決方法。當Patrick(Lucas Hedges飾)問他為何不願意留下,Lee講到「I can’t beat it」。

一句簡單的說話,表達他不是如其他人般所指沒有放下,而只是戰勝不了,擺脫不了過去的內疚和傷痛,總有根刺,彌補不到。雖然沒有大團圓結局,Lee依然回到波士頓過著「寡佬」生活,但相比之前,會更多與小鎮的人聯繫,甚至在波士頓預留了一間房給Patrick,慢慢拔出心中的刺。我們未必能夠及時平復,但時間終會沖淡一切,只是每個人需要的時間長短都不同。同時,亦教我們理解更多別人的感受,勇敢面對說來容易,但對像Lee活在陰霾的人,一個人去面對內心的責備,去擺脫又談何容易。

話說回來,今年奧斯卡的「最佳電影」頒給《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惹起不少爭議,甚至《月》被評為「the worst of the best picture」,相信多年後這套戲會被遺忘。每個人對「最佳電影」的定義不同,不過,在我而言,劇本和演技是比較看重。

所以,《海邊的曼徹斯特》就是我心目中的今年的「最佳電影」。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