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遇刺,為什麼是在馬來西亞?

金正男遇刺,為什麼是在馬來西亞?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韓領導人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正男,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遇刺,引發全世界譁然。但為什麼會是在馬來西亞,而不是北京或其他地方?作者梳理出兩個主要因素。

文:James Chin
譯:Wendy Chang

過去幾個星期,東南亞最大的事件就是金正男遭暗殺,金正男為現任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同父異母的兄長。暗殺行動的細節至今仍是個謎,但其模式和過去北韓執行的方式非常不同。舉例來說,將毒素噴到金正男臉部(編按:根據最新現場影片為「抹」到臉上)的兩名女間諜,均非來自北韓,一名是印尼人而另一名是越南人,且都跟情報工作沒有直接關係,看來要整個事件水落石出還需要一段時間。

一個常常被問到卻未得到充分解答的問題是,為什麼金正男常出入馬來西亞,而且這趟旅行他並沒有帶保鑣。根據幾份可信的報告指出,金正男之所以從2010年開始頻繁出入馬來西亞,最有可能是因為他的親戚張永哲(Jang Yong-chol)擔任北韓駐馬來西亞大使。從各方面來看,金正男早應在2013年之後不要再出入馬來西亞,因為張永哲及其家人在當年全遭到處決。

不管是在馬來西亞國內國外,大家都不太知道馬國內有非常活躍的韓裔社區。約有1萬5000到2萬名韓國人居住在馬來西亞,而他們絕大多數為南韓人。事實上,韓裔社區在吉隆坡已經成長到兩個城鎮的大小,一個在安邦、另一個在滿家樂。吉隆坡也是少數有北韓大使館完整派駐的地點,在幾年前還可以從平壤直飛吉隆坡,這條航線由高麗航空經營,是北韓的國航、以使用舊型俄羅斯客機聞名。

另外一件較少人知道的是,有不少北韓人會在砂勞越的礦產公司工作,且是經過北韓政府與砂勞越政府的特殊交易安排的。特別的地方是北韓人只能在指定的礦產公司工作,不能服務其他任何一家馬來西亞的公司。

對於不被自己政府接受的政治份子來說,馬來西亞無疑是最好的非官方庇護所。許多政治份子將馬國當作他們的活動基地,不管是中轉站還是休閒娛樂的避風港。當中還有許多人是被自己政府通緝。

過去幾十年間有無數的例證。

1960年代早期,與汶萊人民黨相關的叛軍份子欲推翻汶萊蘇丹失敗,叛軍首領還沒到馬來西亞就拿到庇護資格,雖然他們最後是逃到印尼。1986年,當菲律賓前總統費迪南德·馬可仕被迫逃往夏威夷,他的幾名子女和直系親屬搬到吉隆坡,其中幾個小孩後來在國際學校裡就讀。

柬埔寨在兇殘的紅色高棉統治期間(1975-1979年),該國王室成員也是住在吉隆坡,過去十年,已故國王諾羅敦·施亞努的女兒諾羅敦·阿倫拉斯美(現任國王同父異母的妹妹)一直是柬埔寨駐馬來西亞大使。1994年的一場政治危機中,施亞努國王的另一個兒子先是逃到馬來西亞,再前往法國(譯者按:可能是諾羅敦·夏卡朋)。

1990年代,馬爾地夫經歷的政治動盪,不少政要也是將他們的家人送往馬來西亞,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掌握Nazaki集團的Zaki家族,其中一名成員後來成為馬爾地夫駐馬來西亞大使。

從1960年代晚期到1970年代,許多來自菲律賓莫洛民族解放陣線(MNLF)和泰國南部北大年聯合解放組織的首領也是公開地生活在馬來西亞。1970年代早期,MNLF有一段時間甚至在沙巴還有訓練營,許多在民答那峨島進行政治運動的團體和沙巴都有連結,且其中許多首領還有馬來西亞身分證。

泰南穆斯林分離主義者常可以在馬來州北方四島拿到庇護資格,對生活在北大年(Pattani)馬來社區的人來說,同時有馬來西亞身分證和泰國公民資格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事實上北大年團結前線(Bersatu)的其中一名領導人,是馬來西亞鵝嘜縣國際伊斯蘭大學的講師。2004年媒體爆出Wan Abdul Kadir Che Wan來自Bersatu時,校方聲稱他們不知道講師的真實身分,這是因為他常與作為泰南和平調停的馬來西亞安全部門定期聯繫。

從1990年代開始,主張亞齊獨立的亞齊獨立運動組織將營運總部設在吉打,2000年,組織領導者Teuku Don Zulfahri在吉隆坡遭暗殺,當時他正在吃午餐。2004年12月,南亞海嘯襲擊印尼,造就了新的政治局面,開啟和平,亞齊獨立運動組織遂遷回亞齊,但在亞齊與馬來西亞之間,還有不少派別有家庭關係。

時間拉到近期,1980到1990年代,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的精神領袖Abu Bakar Bashir遭到蘇哈托政權通緝後,就在柔佛住了近17年,Bashir不僅是馬來西亞的永久居民,他還在當地幫忙建了一所宗教學校,由被印尼政府通緝的印尼軍人所主辦。

2014年,兩名緬甸政治家:國會議員Aye Maung和若開民族黨主席Aye Thaar Aung,在吉隆坡一家飯店前遭到緬甸人槍殺。馬來西亞有大型緬甸社區已是眾所周知的事,且住著許多遭到政治流放但仍活躍於緬甸政壇的人。

最近在馬來西亞有公開活動的政治流亡者應該是Zakir Naik博士,他推廣印度伊斯蘭教,並有「伊斯蘭研究基金會」(Islamic Research Foundation)作為推行機構。他被印度還有孟加拉政府指控鼓勵年輕人加入伊斯蘭國(ISIS),也因為仇恨言論,被某些西方國家禁止入境,如英國、加拿大等地。但Naik不僅受到馬來西亞歡迎,還獲得了有史以來最快核准的馬來西亞永久居民資格。

2013年初,大馬政府還頒發Ma'al Hijrah Distinguished Personality award獎給Naik,由馬來西亞國王親自授予Naik,最新的新聞報導Naik在大馬行政首都普城成立新的辦公室。要是沒有馬國政府支持,根本不可能發生。

所以這一切都說明什麼?這意味著政治暗殺並不是偶然地發生在馬來西亞,我們不用感到驚訝。金正男會頻繁進出馬來西亞,是因為該國過去一直讓其他地方的政治流放者自由進出。而且韓國人在馬來西亞的社區也相當的大。

只要馬來西亞政府允許政治流亡者活躍居住在該國,跟馬來西亞無關的政治暴力事件仍會不斷發生,金正男的暗殺不會是第一起,也不會是最後一起。

本文經澳洲國立大學亞太學院的專門網站——New Mandala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