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找到經典賽戰犯了嗎?

這一夜,找到經典賽戰犯了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您覺得是「棒協不倒,棒球不會好」,請您睜大眼睛看到棒協倒為止;如果您覺得是「中職從中做梗」或「國內職棒大環境不好」,請您拿起筆寫信給中職請他們別胡鬧了,或多買票進場關心拼盡一切的球員;如果您覺得是政府失職,請拿起您的電話向行政院和立法院施壓,讓已經在做的事情不要再慢下來了。

自幼躺在爸爸的腿上懵懂看著球,那是黃金三劍客的年代,還不知道為何有人對黃色彩帶如此著迷;稍長了幾歲的午後和同學偷聽廣播,雖然不在現場卻好像真的看到了亞運金牌。晚上總是模仿喜愛球星的動作,天一亮便迫不及帶的奔向球場,甚至加入了一支棒球隊。

雖然往後幾年雖然歷經風風雨雨,受了好多傷,天份也勸退了年少的夢想。但終於又等了「抗荷英雄」、「肉身擋球」、「好想贏韓國」等經典時刻,慶幸自己雖總悻悻碎嘴道:「不看球了」,卻從沒真的關掉電視。這是我個人與台灣棒球的羈絆,但相信也是大多數棒球迷也都有似曾相似的回憶。

本屆經典賽不只晉級夢碎,四年後更退回了資格賽,這雖然不是第一次,但一個球迷能夠心碎幾次?無數球迷開始找戰犯,無論是球員、教練團、政府、民代或體育團體無一倖免,球迷只想問誰能幫棒球,甚至是台灣體壇一把?身為一個有幸近距離觀察體制運作的球迷,只能試著將所了解的雛形盡可能簡單的勾勒出來,希望這股怨氣不再只是漫無目的的負能量,最後消散於時間洪流,伴隨著熱愛國球的心也一起消散了。

協會?職棒?體育署?

若要談棒球的制度面最重要的三個角色是:中華民國棒球協會中華職棒教育部體育署(與其背後的體育發展委員會)。前兩者為民間團體,棒協為國際棒總所認可的體育協會,為統一且唯一國際比賽的聯繫窗口。中華職棒則為國內棒球市場的重要推手與經營者。政府的角色則作為中職與棒協間的協調者,更重要的是整體棒球資源分配者。

本屆經典賽中職與棒協在組訓國家隊時發生衝突,最後政府選擇站在棒協的同側,因而最後由棒協主導經典賽組訓。這樣的三角制度設計放諸國際其實一點都不罕見,罕見的是分配完資源卻不監督其運作。

但首先要先澄清,有論者將矛頭指向各團體的會長或理監事,要求不得由民代兼任,其實有些緣木求魚。這些民間團體的會長或理監事過去之所以由政商名流兼任,其主要原因在其於對政府來說是門神好爭取補助,對於民間來說又是財神好爭取贊助。其立意本並不壞,畢竟爭取資源發展各項運本是必要且艱難的任務,沒頭沒臉的人是做不來的。

問題出在監督,也就是體育署如何監督民間團體內常任的幕僚單位如何執行這些好不容易爭取來的資源?但體育署長期只負責發錢,不負責管錢怎麼花,往往輕描淡寫的以「那些都是民間單位,無從管理」帶過。

這樣的消極帶來的是毫無發展誘因的分配模式,輸球就是投入不夠,政府繼續發錢;贏球又成了台灣之光,繼續發錢鼓勵。贏了也加補助、輸了也加補助,總之政府花錢就是大方,繼續當凱子被刷也是理所當然。

立法院上哪去了?

上述運作方式的不合理難道沒人注意到?藍綠當然都有,在第九屆第二會期,黃國書葉宜津許智傑等26位民進黨委員所提案的《國民體育法》修正草案早在去年會期最後一天就交付教育文化委員會審查了;藍營部份,身兼中職會長的吳志揚也預計提案將體育署提升為體育部。這些作為無非都是針對體制面的改革,希望能夠透明化民間團體的財務人事,並提高政府職能與話語權。但立法作業冗長複雜,緩不濟急。更大的問題在於立法院監督行政權,但本身也是需要被監督的客體。

球迷罵完別走!

問題來了,既然靠民間團體靠行政權監督,行政權又靠立法權監督,那最後出了問題誰負責呢?以往在公共政策課堂上而熟能詳的一句話就是:「集體負責就是沒人負責。」最後的問題又會落回到球迷自己的肩上。如果每次都只是「找戰犯」,卻沒真正的持續投入關心,上述的惡性循環只會再開。

問題真的很複雜,民團、行政權、立法權任一個環節出問題都有可能導致每一次球迷的心碎,沒人可以確定問提出在哪?也可能都有問題。

如果您覺得是「棒協不倒,棒球不會好」,請您睜大眼睛看到棒協倒為止;如果您覺得是「中職從中作梗」或「國內職棒大環境不好」,請您拿起筆寫信給中職請他們別胡鬧了,或多買票進場關心拼盡一切的球員;如果您覺得是政府失職,請拿起您的電話向行政院和立法院施壓,讓已經在做的事情不要再慢下來了。我們從來不缺對策,缺的是把對策做對。

四年前,昨天與四年後

四年前拼盡一切代表隊,讓棒球有了一線曙光,小時候棒球的熱潮好像又回來了。昨天,我和朋友走在人來人往的夜市,看著直播一分飲恨給荷蘭的網路直播。抬起頭來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好像傻子,只有自己在不甘心,走了一會兒好不容易聽到有人聊起經典賽,卻聽到:「又輸了?我們爛很久了哪有差!」

真的好希望,不管是遍體鱗傷的或一日的球迷,能夠在吃鍋貼、找戰犯、或失望之後能再多關心棒球。棒球是國球,國球絕對不只是贏球。真的好希望四年後或是更遠的某一天,不會再聽到「打棒球沒前途快去念書」、「又輸了有什麼好看」或「政府很爛但我無能為力」。

一位球迷一生可以心碎幾次?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還沒心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