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佛教徒,我反對放生團體,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反對放生

我是佛教徒,我反對放生團體,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反對放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佛教來看,佛教徒要一起反對有組織的放生、反對推行放生的各類功德(再說一次,這是顛倒因果的邪說,沒有印度經論根據)。從世間來看,政府不但要立法控管放生行為、更要從源頭下手,讓放生團體無「生」可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先說一個問題,很多人以為佛教徒放生是為了功德,但這其實不是真的,為了功德而放生的佛教徒只佔極少極少的比例,而且為了功德而放生的佛教徒,請你參考這段經文。《正法念處經・卷十九》:

為利眾生令其活命破彼魚堰,或有勢力逼令「放生」⋯⋯先世相習行不殺法、不行諸善,是人身壞命終,「墮阿修羅道」,受阿修羅身,壽命長遠。

我再強調一次,認為佛教徒是為了功德而放生,是很多媒體刻意塑造出的刻板印象。

大部分的佛教徒是什麼狀況呢?我舉自己的例子來說說吧。

作為大乘佛教的追隨者,很重要的一個心態就是「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慈悲精神。十二歲那年,我曾經出入屠宰場長達半年,曾經眼睜睜地看著一隻活生生的牛,在我面前不到半小時,被「人力肢解」掉。那隻牛的眼神從脖子被放血開始、直到最後牛頭被放在一旁地上的樣子,到現在我還記得。

請你想像一下,天天說著「我想要利益眾生」的人,走到海邊、意外看到那些生命正在掙扎,旁邊有屠夫在一隻一隻宰殺的時候,你怎麼能不救?怎麼能說出「為了環保、沒有買賣沒有製造」而不救?怎麼有辦法眼睜睜看著一條性命在你面前被摧毀,而內心喊著「我是為了環保」呢?

這沒有對錯,不是說慈悲至上、這也不是所謂的濫慈悲。口中喊著環保卻沒有來到屠宰現場的人,想像一下台上的是你心愛的狗、貓,你能不救嗎?

說白了,只是你夠不夠在意而已,你夠在意、其他議題都會被你拋到九霄雲外,你不在意,任何議題都可以做為藉口,講白了,或許你只是覺得那些魚長得沒有你家的浪浪可愛,所以可以說「為了環保他們沒有生存的權利」。

我再說一次,我支持環保,但是我反對那些拿著環保來反對放生的人。因為他們先把「放生者」全部定義為「熱愛功德」的愚民是錯誤的。大部分佛教徒都是在那當口,根本無法忍受「不救」的這件行為,無法忍受到只想救那個生命,跟你看到自己的寵物、孩子要被屠宰時的急迫心情如出一轍。

大家都知道,全世界製造最多環保問題的是我們這個種族、是人類,但是當你看到一個人類正在被殺害,你有辦法說出「為了環保我不救他」嗎?救護性命是普世價值,歐洲明明知道那麼多難民的湧入會帶來多少麻煩,但他們能夠閉眼不救嗎?

說這些,是希望一力反對放生者「嘗試理解」大部分放生者的心態:不是因為功德,而是因為不捨。

再說一次,因為功德者而放生者是少數、不捨者則佔了多數。不相信的人可以做做市場調查,而迷信功德而放生的人,請看看我這篇文章最初引用的經文。

所以,我真的無法反對不捨生命被殺的放生。

但現在問題來了,沒錯,環保是普世價值、救護性命也是,那怎麼辦?

接下來就是下一題:我反對放生團體

所謂放生團體,就是有組織、宣傳「放生有功德」的那些團體、那些每個月都訂好要放生幾場的團體、那些為了放生活動要提前打電話去養殖行說:「老闆,我下週要十台魚車。」的團體,他們才是污名化了佛教的慈悲以及「放生」。

就是因為他們,養殖行才會要一直生命給人「放」。就是因為他們宣傳放生的功德,才會有人去放刻意亂放「龜、蛇」這種有特定棲息地的生物。就是因為他們宣傳放生的功德,所以特定信徒才會因此捐錢給他們放生。

有組織,就有經濟效益,就會導致這個龐大的產業源源不絕:

正因為團體要放,所以養殖業要產,產出來之後,團體在跟大家說:「你們看!那邊有好多生命在受苦!」所以又放、又產、又放、又產,放產無有終結。

這是佛說的慈悲嗎?

就是因為這些組織為了「業務需求」宣傳放生功德,所以才會有人去放一些特種生命:「放生烏龜得長壽」、「放生蛇類升官」這些顛倒因果、毀謗佛教、沒有經論根據的說法,根本違背了釋迦如來的根本教誨。我再說一次,深信放生有功德的人,請看文章最上面的經文,這是印度經論中唯一一句清楚闡述放生因果的經文。

要根絕現在的放生亂象,必須幾管齊下:

  • 從佛教來看,佛教徒要一起反對有組織的放生、反對推行放生的各類功德(再說一次,這是顛倒因果的邪說,沒有印度經論根據)。
  • 從世間來看,政府不但要立法控管放生行為、更要從源頭下手,讓放生團體無「生」可放。

媒體更不應該塑造「放生為了功德」不符事實的「愚民形象」,讓被誤導的社會大眾抨擊、造成對立。除了媒體自己的點擊率與大眾們的情緒宣洩外,這根本無濟於事。

反對放生團體也不是我說的,中國佛教近期大德印光法師也說:

買物放生,與佈施同。須善設法,勿立定期,勿認定地,勿議定物。隨緣買放,生得實益。若定期,定地,定物,則是促人多捕矣。

放生,不要有組織的定期、定地點、定物類,但這不就是放生「團體」在做的事情嗎?

我不反對放生,我反對宣傳邪見的放生功德,我反對有組織、定期定地定類的放生。

唯願正法久住利益人天。

作者網站:羅卓仁謙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