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反對放生團體的佛教徒,但我更反對刻意製造的對立

我是個反對放生團體的佛教徒,但我更反對刻意製造的對立
Photo Credit: li yong @ 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政府真心想改善放生問題,大可從上游規範廠商減產或是不要賣給特定的宗教團體,這樣就沒有「生」需要被「放」。總之,「同理」才能帶來對話,才能一同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鄙視與優越感除了製造對立外,還能幹什麼?

我是個佛教徒,我反對放生團體,但是比放生更可怕的是對立。 首先我要說,佛教徒放生不完全是為了功德,反對放生也不是大家想的那麼單純,「放生」是經濟議題、政治議題而不是對錯問題。

我個人反對放生導致的污染且並不追求任何放生的功德,但我小時候確確實實跟隨海濤法師放生兩年。當你看到活生生的魚類呼吸不到空氣時,當下就只想把他丟回水裡讓他重新獲得氧氣,這樣的迫切的感不亞於路上見到浪浪被車子撞到,急迫地想要送他去醫院的心情。

在這當口,許多的放生者保持的動機並非是功德的多寡,而是急迫地想讓生命能夠喘過一口氣。 的確,這是個感性駕凌理性的過程,但是單純稱呼放生者們是追求功德的「愚民愚婦」,除了製造對立外無濟於事。

批評放生者的人,或許認為自己站在絕對理性的一方、站在保護環境的一方,看不起放生者的理性被情感給蓋過,但是我們真的這麼在意環保嗎? 眾所周知地成衣產業是現下污染地球數一數二的源頭,特別是近幾年興起的「快時尚風潮」,對生態的迫害遠遠超過放生不知幾倍。 然而,當我們走進Zara、uniqulo的展示櫥窗前,看著那些物美價廉的單品能夠讓我們任意搭配的時候,何嘗不也是把環保丟到九霄雲外了呢?

不論是想要放生的急迫心情或是對於平價單品感到雀躍,都同樣是用「情感」理所當然的閹割了對環境的關注。 我再強調一次,我反對放生團體,但我更反對刻意製造的對立。 每一個人都有不理性的時候,但是特定的有心人士刻意製造出宗教團體都是為了功德而放生,這種「愚民愚婦」的形象讓社會大眾自然而然地認為,只要反對「愚民」,自己就是理智的一方。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當放生團體想要不被冠上「污染環境」的罪名,按照政府政策來「合法放生」的時候,卻往往發現只有符合經濟效益的魚類才有「合法」生存、被放生的權利。 我們都愛著這個台灣,所以我們是要一起承認不論是站在展示櫥窗前的我或是站在海邊的他,都有不理性的時候,或是被有心人士利用讓對立越來越深?

一個非常有名的佛教大師,他是藏傳佛教的祖師之一,「帝洛巴」曾經說過:

有主觀就有局限,有局限就有對立,有對立就有紛爭。

我們可以選擇一起關注環保,但被有心人士利用,無濟於改善我們所處的環境。 當然,我所說的有心人士包括製造「對立」來贏得關注或信任的政治人物,以及一昧鼓吹放生功德讓魚苗飼養等產業獲利源源不絕的人士。最有趣的是,這兩者之間並不一定沒有利益糾葛。

如果政府真心想改善放生問題,大可從上游規範廠商減產或是不要賣給特定的宗教團體,這樣就沒有「生」需要被「放」,但真的這樣做時會對誰造成利益損失,應該是不言自明的。 總之,「同理」才能帶來對話,才能一同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鄙視與優越感除了製造對立外,還能幹什麼?

作者網站:羅卓仁謙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