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酒醉駕車,然後平安回家,沒有發生車禍,這樣有錯嗎?

你認為酒醉駕車,然後平安回家,沒有發生車禍,這樣有錯嗎?
Photo Credit: 新銳數位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酒駕相關的立法,往往會讓法學家繃緊神經,因為這可能越過一些關鍵法理的邊界。你不用懂太多專業,你只要知道,「憋尿」有時會讓駕車者的判斷力下降,其影響程度和酒駕類似。所以憋尿駕車,也該抓起來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人渣文本(周偉航)

很多人認為「酒醉駕車」這件事就是錯的,但是講不出為什麼,就只說是「違法」。但「酒醉駕車」不見得違法,要超過法律規定的量,或是失去正常駕駛能力(也有個標準)才是違法。

而且違法不見得是道德錯誤,法律和道德有重疊部分,但也有不一致的地方。可能有不違法卻違反道德的狀況,像是天天在家耍廢不工作;亦可能出現違法卻不違道德的情形,公民不服從就是這類狀況。那酒駕算公民不服從嗎?

先別想這麼遠。大多數人對於酒駕有直覺的反感,可謂深惡痛絕,這是因為我們聽過許多酒駕造成無辜者家破人亡的慘況。這也讓酒駕在政府眼中成為「公共危險」,是不定時炸彈。多數人也採用這種標準,認為「很有可能造成危害卻不自制」,在道德上就一定是錯的。

不少倫理學家也主張酒駕是錯的,像是義務論者,他們認為這個行為本身具有惡的特質,因此本來就不該做,不論結果如何。不過,某些目的論者採用了特殊的道德原則,可能會接受部分的酒駕,甚至超過法律標準的酒駕,他們也能證成,像是「酒醉駕車但是平安回家」,就可能反而是對的。

因為這種目的論者認為,我們不能只看酒駕的行為本身,還要看到其動機。飲酒者之所以還要開車,大多數不是想去撞人、輾人,酒駕的真正動機通常是為了「省錢」,這會對應到「節儉」這種德行。若還加上他判斷自己的駕駛能力沒問題,並很專注的把車平安開回家,那麼這從動機、手段與結果都很理想,實在很難說是道德上的錯誤。甚至我們還應該嘉許他,因為他「進行了一個節儉的動作」。

這種倫理觀點雖與我們一般對酒駕的想法牴觸,但你也會承認,就是因為有類似想法的人太多,所以酒駕才會抓不勝抓,所以這派目的論者並不孤單。要破解這種倫理推論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調高罰金與攔檢率,自然可以讓他「節儉」的成本考量破功。

但這還是沒有回應一個更根本的道德問題:為何一個可能有威脅的人在街上跑來跑去,會是他個人的道德錯誤呢?我們的確都可能因為某種個人特質,而被認為對大眾有威脅,像是非常容易暴怒。所以社會能基於你是不定時炸彈,就限制你的自由嗎?

為什麼?為了大家好?大家是誰?若要訂一個客觀道德標準,由誰定?為什麼這個標準可以限制人的自由?是人的自由比較根本,還是安全的保障比較根本?或許因為大家都很討厭酒駕,所以這一連串問題並沒有被仔細的思考過。

酒駕相關的立法,往往會讓法學家繃緊神經,因為這可能越過一些關鍵法理的邊界。你不用懂太多專業,你只要知道,「憋尿」有時會讓駕車者的判斷力下降,其影響程度和酒駕類似。所以憋尿駕車,也該抓起來嗎?

什麼狀況下,你會立刻決定犧牲自己的生命去幫助他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渣誌:七十八個不正常的哲學問題》,新銳數位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人渣文本(周偉航)

我有一門課開了整整十年,非常受到各校學生的歡迎,他們想不歡迎也沒辦法,因為通常是必修。在這門課裡,我透過大量的隨堂作業問題來建立學生們對哲學的初步認知。這些隨堂作業全是申論,而且通常沒有標準答案。多數人都寫得很開心,因為有來有寫就有分,雖然不一定會及格,但每次都來都寫卻不及格,也是很困難的事。不過,還是有人寫到一半會抱怨:「老師,可不可以來點正常的問題!」

我覺得這些問題還蠻正常的,但有學生認為不正常,我就拿來當作本期的大標。至於你覺得正不正常,那要你看過之後才能判斷。我實際的授課內容並沒有系統規劃的架構,是隨機丟出問題讓同學思考,因為我的目標是刺激他們的思維能力。只要你試著答題,就算是亂答,你也往前了一小步。

getImage
Photo Credit: 新銳數位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