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三一一大地震6周年:輻射容易清除,汙名卻難以解開

日本三一一大地震6周年:輻射容易清除,汙名卻難以解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活了下來,他人的歧視卻讓我想死。一位15歲的福島女孩說。

(中央社)

三一一東日本大地震6週年,受到這場芮氏規模9.0大地震影響,這一年來疏散在外者雖然比以前少了5萬人,但目前仍有逾12萬人,其中大多是福島核電廠核災的災民。

日本警察廳最新統計數字顯示,三一一大地震死者共1萬5,893人,失蹤者2,553人。加上因震災受傷後,傷勢惡化致死的「與震災有關連的死亡」人數,總共死傷逾2萬1,000人。

截至1月底為止,提供給災民的「災害公營住宅」,岩手、宮城、福島這3縣完成的戶數約2萬3,000戶,約是計畫興建的近8成。

雖然商店街、新城鎮都在陸續開發,但重建工程還在進行。住在簡易組合屋的災民截至1月底,這3縣共有3萬5,503人,且有高齡化的情況。醫療、社區營造等課題,都有待解決。

防波堤的建設、地面架高的工程仍在進行中。截至1月底,防波堤等工程完工的部分僅是計畫的近3成。住宅區完成移至較高處的戶數僅是計畫戶數的6成。

在福島縣,因福島第一核電廠核災,日本政府針對核電廠方圓20公里的自治體發出避難指示(疏散令),約有8萬1,000人接獲疏散令。因應輻射物質高低,設定不同性質區域。目前,依照年間累積輻射劑量(單位1毫西弗)為標準,分成三種:

  1. 歸還困難區域:>50毫西弗
  2. 限住區域:20~50毫西弗
  3. 避難指示解除準備區域:<20毫西弗

2014年4月田村市都路地區先解除,之後川內村等4市町村陸續解除避難指示。

今年春天,飯館村、浪江町、川俁町、富岡町,除了部分「歸還困難區域」(難以返回地區)之外,也將解除避難指示,約有3萬2,000人將接獲解除避難指示。而「歸還困難區域」將設「特定復興據點」,目標2022年解除避難指示。

而這解除避難指示、得以回到家的3萬2,000人,必須面對的是生活建設的缺乏,醫院、商店、交通工具等生活上所需的建設都有待復原。且因居民對輻射感不安,疏散令解除後,究竟有多少民眾會返鄉仍是未知數。

經過比歐盟更嚴格的輻射檢測,卻難以擺脫「福島汙名」

日本官方最新民調顯示,要買福島食品的話,會感到猶豫者占15%,是2013年實施調查以來最低紀錄。

日本消費者廳本月8日公布「有關食品中的輻射物質等的想法調查」報告顯示,要購買福島產的食品時,會感到猶豫者占15%。這項民調是針對三一一大震災災區、都市的約5,000名居民每隔半年實施一次。

由「日本生活協同組合連合會」所實施的有關家庭飲食的輻射物質的調查,於本月7日公布2016年調查結果,接受調查的家庭都沒檢查出食物含有輻射銫,這是連續三個年度未檢查出。

3月7日,記者來到福島縣農業綜合中心採訪安全農業推進部指導暨有機認證課課長草野憲二。這座中心以技術研究為核心,2011年三一一大地震福島發生核災後,當年9月設立針對農林水產品檢測是否含輻汙的分析課。是針對福島縣出產的農林水產品中需上市流通販售的產品,包括蔬果、魚貝類、蜂蜜、原奶、雞蛋等。

草野表示,分析課有11名職員負責分析檢測,運用11台鍺半導體檢測儀,檢測樣品每週有不同物品送來檢測。每天檢測件數多時約逾150件。至今共檢測將近18萬件。

草野表示:

日本根據科學依據設定是否含輻射物質的標準值是全世界最嚴格的。三一一大震災後設定的標準值是不得超過500貝克,後來更嚴格,是不得超過100貝克。而歐盟、美國有的食品是設定1,000貝克。

他說,三一一大震災核災發生後不久檢測食品發現多件超標,但之後超標件數逐漸減少,目前超標的很少,僅有淡水魚、野生的山菜、菇菌,但這些都被禁止出貨。

草野表示,超標的情況減少,是因為農民根據農業綜合中心的研究成果,做了很多努力。包括將土壤表面三公分易聚集輻射銫的部分去除、福島美味的蘋果、水蜜桃、梨子的樹枝、樹皮經水沖洗、刮除。還有,研究顯示,含較多鉀的農作物,輻射銫較不易積存,因此水田的鉀若易流失,就施以更多的鉀。

「風評受害」,也就是受到不實謠傳蒙受不利,是三一一災後重建最大的課題。福島產的農林水產品在價格上、消費量上,都陷入苦戰。

像是米糧,福島縣依照中央政府的規定,含輻射物超標準的產品,不得在市面流通。2012年起至今持續實施全數檢查,2015年以後,就沒檢測出有超標的米,但銷售量和價格仍處於低迷狀態。

福島面臨著海內外「風評受害」的影響大。核災發生後,一度最多有54國及地區禁止進口日本產的米、水產品等。之後,加拿大、紐西蘭、澳洲等21國完全撤銷禁令,但目前台灣、中國大陸、南韓等33國及地區還進行部分禁止規定。

雖然福島米銷售仍陷低迷,但福島產的日本酒,因陸續在國際酒評會奪金牌獎,銷售穩健。去年日本在三重縣伊勢志摩主辦七大先進國高峰會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還致贈福島的日本酒給出席的領袖當伴手禮。

而福島的漁業捕撈目前仍處於實驗性質,捕撈對象漸擴增至97種,像是福島縣磐城市的久之濱漁港的漁船漸漸出海捕撈鮟鱇魚、比目魚、章魚等,且經檢驗合格,可在魚市上市。

目前實驗性質的捕魚作業僅約三一一大震災前漁貨量的一成。若要全面展開捕撈作業的話,前提是出貨限制要解除。目前因安全性未能確認的鱸魚等12種魚類,仍被限制出貨。

不只農產品,連難民都被貼上「輻射汙染」的標籤

關根颯姫是一名福島震災受災戶,她的家在日本2011年三一一震災中被摧毀,她與家人在緊接而來的核災恐慌中逃離。然而,對她來說,在尋求庇護的社區所遭受的孤立與汙名,恐怕更加殘忍。

法新社報導,關根的新同學,給她的不是同情,比較多的反而是令人難受的言語霸凌,而在這個只要與眾不同就很容易被排斥的國家,這只是盛行的歧視行為的一種。

「她是福島的小孩,會傳染輻射」,15歲的她,在離廢棄的福島核電廠的新家,已經默默忍受這類嘲諷很久。

關根告訴法新社:

我家在地震中倒塌且被海嘯捲走。我甚至有個親戚因為這場災難喪生,我們設法逃離核災區。但經歷過這些後,我卻在學校遭到霸凌。

這名15歲女孩說:「我覺得很難過,很想死。」關根現在搬回離她老家較近的地方居住,而她不是個案,她只是核災後,遭受孤立、排斥甚至暴力的眾多大人與小孩中的其中之一。

不只關根颯姫,原本居住在飯館村的56歲的鴫原良幸與54歲的鴫原圭子也都有類似經驗,鴫原夫婦從2009年開始在飯館村種蘆筍,就快收成時,突然發生三一一大核災,心血化為烏有。

鴫原圭子說,他們2011年6月底才真正離開飯館村。因為看到一群「白衣人」(穿白色防護衣)來,飯館村民覺得自己好像被異樣眼光對待。加上,政府派人來檢測長得約食指長的蘆筍的輻射劑量,面有難色地說:「這不能讓人吃下肚」。

後來輾轉逃到福島市的這對夫妻,在獲得市公所的協助下在福島市找到一塊原本是蘋果果園的棄耕地,2014年開始整地種蘆筍。他們很高興,今年1至2月溫室栽培的蘆筍收成300公斤。接下來期待3、4月種植在露天農地的蘆筍收成。

圭子說,飯館村的家是夫家,因屋瓦破損,雨水入侵,這六年來毀損嚴重,根本無法住人。被記者問到「不請人修復嗎?」她說:「因輻射劑量高,工人不能進入」。

圭子的娘家位於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的雙葉町,她笑說:「我是核電廠養大的」。因為她的父親、哥哥都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現在哥哥也忙著廢爐的作業。她表示:

原以為核電廠沒汙染,沒想到被背叛了。

被問到「日本海內外很多人對於福島的食品感到不安,會不會覺得心靈受傷?」圭子說,女兒曾去東京找朋友,被朋友怪說「都是福島害得東京停電、必須省電」,女兒心靈確實受到重創。

其實,經營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公司是東京電力公司(東電),電力不是供應東北當地,而是供應東京。圭子說,自己的故鄉被埋怨,福島人很受傷。就因為一家公司(東電),福島遭人欺侮,天底下哪有這道理?她很擔心有一天「福島」這名稱也會消失了。

雖然曾受欺侮,但圭子說,福島食品只要能上市的,都是檢驗合格的,反而是最安全的。她說,夫婦胼手胝足耕種,雖面積小,但農作物都是經過檢驗,結果都被證明是安全的,這對身為小農來說,是最佳的褒獎。

「加油,日本!」這句在日本耳熟能詳的口號,旨在將人們團結在一起。然而,在實際的街坊,難民所遭受的對待往往卻相當冷酷。

口述者帶你遊歷宮城縣:勿忘三一一,就是最好的防災

三一一重災區宮城縣南三陸飯店觀洋推出的防災觀光「傳承巴士」,已有約30萬人參加,實地了解海嘯的威力有多大。

目前位於東京銀座的索尼(Sony)大樓牆上有一幅大型廣告,在大樓附近有一條紅色橫線,文字標示著「剛好這個高度」。這是日本雅虎公司的廣告,告訴世人「光是知道這個高度,就能讓你所採取的行動有所改變。沒錯,我們可以做準備。」

這高度是三一一東日本大地震當天岩手縣大船渡所觀測到的海嘯最高高度16.7公尺,這幅廣告要告訴世人,如果三一一的海嘯在東京銀座重現,剛好是到這紅線的高度。勿忘三一一那一天,就是最好的防災。

位於三一一大地震重災區宮城縣的南三陸町距離志津川灣200公尺處的婚宴場「高野會館」也是在四樓高處標示著「海嘯高度到這裡」,一樓處還掛有海嘯幾乎快淹沒這棟建築的告示牌,寫著「民間震災遺構」。

觀洋的第一營業課長伊藤俊率領媒體團搭乘防災觀光「傳承巴士」來到高野會館,他說,三一一大地震當天,這棟建築物救了327條人命,外加兩隻寵物狗的命。

媒體團一行戴著安全帽進入會館,眼前彷彿鬼屋似的一片殘破景象。伊藤還指著四樓階梯牆壁問:「有看到壁上顏色不一樣嗎?這是當天海嘯水衝高至此,海嘯水的痕跡。」

伊藤說,當天三樓當地的老人會舉辦歌舞表演會的閉幕典禮,參加人士要回家之際,突然天搖地動。當時高野會館的主管以前當過漁民,他觀察海面,研判有很大的海嘯將席捲而來,勸大家勿出去,並引導客人到頂樓,以策安全。

記者上了頂樓,放眼四周,有許多推土機、怪手正在施工,卡車來來往往穿梭,最顯眼的就是很像金字塔土堆,高度約10公尺,這是記取海嘯侵襲的教訓,將土地架高的工程,但有些土堆,上面長滿野草,被強勁的海風吹襲著。

高野會館的附近有座知名的「震災遺構」,三一一大地震當時是南三陸町的防災對策廳舍(防災指揮中心),記者在三一一大地震發生後兩週前去採訪時,這中心只剩三層樓高的鐵架和掛滿被海嘯捲來的漁具、樹根、雜物等,有種鬼影幢幢的氣氛。

但這次看來風貌不一樣。這座防災對策廳舍去年11月起進行維修,本月3日完工,被塗成鮮紅的漆色,看起來很新,且一旁加了白色階梯。

就在這座防災對策廳舍,三一一大地震當天女職員在呼喊居民快逃生、有很多職員忙著指揮救災,受到海嘯侵襲,共43人死亡及失蹤。

伊藤帶領記者前往已廢校的戶倉中學校舍,牆上時鐘還停留在三一一大地震當時的時間下午2時46分。一旁的太平洋沿岸有兩座像智利復活島的摩艾(Moai)石像聳立。

伊藤說,1960年5月24日,智利大地震海嘯也沖刷到遠在1,700公里外的南三陸町,造成傷亡。2013年智利致贈這2座摩艾石像,象徵友好關係與紀念。 伊藤還指著一旁的組合屋說:

大震災重建工程造成了「格差」(貧富差距),經濟能力較差的災民還住在組合屋。

伊藤在巴士上說,三一一大地震他在南三陸飯店觀洋上班,如果大地震當天是在家,早已離世了。因為他住的樓房全被海嘯沖刷浸水。他拿出一張嬰兒照說,當天才幾個月大的女兒很慶幸被他妻子帶出門。他又拿出一張穿著和服的女童照說:「我女兒6歲了」。

伊藤說,觀洋飯店女老闆阿部憲子在三一一大震災後,收容周邊600名居民、給予就業機會,並決定2012年2月起推出「口述者巴士」(傳承巴士)的防災觀光行程。他說傳承巴士不斷地啟動,讓更多人知道大震災的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