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已經保障了女性的受教權、工作權、財產權,女性主義者到底還在要求什麼 ?

法律已經保障了女性的受教權、工作權、財產權,女性主義者到底還在要求什麼 ?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直男們感到忿忿不平,你們仇視的該是父權社會。

文:陳時薇

反對女性主義論述和運動的人們基本上不承認父權的存在,認為當代法律已經賦予女性同等的自由和權利,所以父權社會早走入歷史了,到現在還論父權根本就是部分女人的被害妄想。妙的是在這個認定法律疆界之外的問題不是議題的族群之中,也包含了不少常批判黨國威權遺毒、倡揚轉型正義的所謂進步青年。

台灣的獨裁政治也早就走入歷史了,但你們能認肯台灣人已從過去被暴力殖民的陰霾中解放出來,造就了重視人性尊嚴、反威權的公民社會嗎?如果是這樣,你們為何力求轉型正義、訴求對歷史過錯以至於現今社會文化遺害的全面反省和修正?戒嚴令早就撤除了,憲法不也已經保障了所有公民的基本人權嗎?

如果在法律規章裡女人沒有被差別對待,你們就能論斷父權絕跡了、台灣完全落實性別平等了,那對你們而言台灣只要做到目前政治和法律的民主化不也就夠了嗎?但你們還想盡力從台灣人對自身歷史的解讀、對國家身世與族群關係的認知、對當代社會樣貌的想像中,根本地剷除國民黨種下的意識形態,推翻指涉威權思想和獨裁者崇拜的符號。你們在對抗的不也是被包藏在社會的方方面面裡,隱形而具體地作用著的力量嗎?這就如同女性主義者之於父權啊。

如果法律的轉型在你們眼中就是一切,不願承認曾經鞏固特權階級的制度雖然瓦解了,威權的遺緒若不被積極地釐清和斷絕,便能持續滲入社會的紋理,在日常生活的場景中像鬼魅跟隨,壓低我們的頭、鞭笞我們的身體、消磨我們的眼神。

不是哪一條還箝禁著女性自由的硬性法規,是流傳於世代之間的教誨、是同儕社群裡的生態法則、是媒體的展演、是無所不在的酬賞與懲罰機制、是被內化成自我衡鑑標準的凝視和規訓;不是任何惡法,是這些告訴我們如何成為女人。一個初生的女性生命長大成女孩、再被馴化為女人的過程中,被社會鼓勵發展主體價值的程度和可能性較男性要低得太多。

例如,我們在成長中一不小心就會被說服比起才能和人格魅力,外貌和性吸引力才真正決定了女性的個人價值。社會菁英配美女的當然性一直被繼承至今,若要匹配政治、企業領袖或高級知識份子,女人一般而言不用去鍛鍊智識、展現才能,你只需要是一個聽話的美女。大企業老闆配美女、音樂才子配美女、傑出科學家配美女、體育明星配美女,女人用其物性來配襯男人的人性,支持男人的個體發展和自我實現。

在以男性為審美、判斷主體的世界中,存有一個非關才能條件、經濟實力、社會地位,另屬女人的階級架構,由男性評定的養眼可口度/性吸引力決定每個女人置身的階級,意思是不管你是總統、企業執行長、教師、議員、記者、超市店員、妓女,他們想討論的大概都會是「你正不正」和你的身體特徵。無論你用你的為人做到了什麼,他們在你身上打量且用以評價你的還是相同的事物,同一套準則依然潛入你後天創造的一切之中,左右著你是否能在父權社會裡過得順暢、舒適、擁有多少福祉;你的人格特質、經驗、成就不會改變你在此階級架構裡的位置。

女人在日常人際互動或選擇親密伴侶時,當然也都會分劃男人的等級,指標通常含括了智識、才華、生活品味、幽默、忠誠度等人性特質項目,而非可賞玩、可使用、可攜出等物性。女人當然也愛看帥哥,但我們很難把他的臉和肌肉切割出來評價他的整體優質度,而且重點是,我們是以人類對人類、而非人類對器官或人對物的模式在欣賞臉貌、身材出眾的男人。況且在這個公領域由男性主持的世界裡,女性如何評斷男性也不甚重要,幾乎也只在擇偶市場裡有所份量而已。

母豬教徒想必會氣憤地說「女人不也很現實嗎,有錢勝過一切吧!」但這不也是女性長期以來被物化的結果嗎?未覺醒的女性內化了整體社會視女性為可獲取、豢養、所有,甚至可供消遣、消費之物的價值,所以也可悲地用同樣的態度觀視自己的身體和情感,視自己為物、交往為交易,在這樣的邏輯裡,獲取物要花錢也是自然合理。如果直男們感到忿忿不平,你們仇視的該是父權社會。

有各式各樣的機會在形式上向女性平等地開敞著,女性當然有機會成為總統、企業領袖、頂尖知識份子,但事實是,許多女性在加入博取機會的競爭之前,就已經被這個社會弱化了。或許是她終究接受了「女生找什麼工作不是那麼重要,最後能嫁個好老公才是真的」、或許是孩子需要人照顧,而放棄追求職業生涯的人不是她老公。即使夠幸運地踩上了權力的頂峰,女性也會僅是因為外貌如呂秀蓮、因為單身如蔡英文而輕易被揶揄和貶抑。

可以用來否定一個女人的理由和說法實在太多了,如果你們真看不見現實世界裡法律制約以外的作用力和其力道的可畏,再問你們為何需要修法以外的轉型正義工作呢?為何要拆蔣介石銅像,法律又沒強制你們膜拜他。法律壓迫你們、或剝奪你們什麼了?你們和女人一樣是完全自由的不是嗎,那你們還在要求什麼。

這個時候怎麼就不喊對法律正義以外的訴求就是妨礙個人思想自由?我們批判我們關切的、爭求我們自認應得的,也是在行使我們的言論自由,女性主義者是有把母豬教徒拉去處決嗎?誰壓迫你的自由了?這根本不是左右派的問題,如果你只會在其他族群爭取無益於你自身的權益時,拿捍衛自由的名義封他們的口、扭曲他們的行動,說穿了你只是個自私、口號不一致的反動份子而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