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秘密音樂場所】離線咖啡:挑高古蹟裡聆聽彼此

【台北秘密音樂場所】離線咖啡:挑高古蹟裡聆聽彼此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離線咖啡不提供Wi-Fi、插座,甚至沒有架設臉書專頁,在這個急躁的時代試圖重新串起人與人間真實的情感。

文:湯涵宇

「我不想改造離線咖啡的一磚一 瓦,現在就是它最好的狀態。」帶著堅定而滿足的笑容,瑪莎毫不猶豫地說。舞台上,瑪莎是追逐音樂的敏銳獵人,今晚,他身穿黑色的 棉質上衣、戴著溫暖的灰色毛帽,在橙黃燈火中,有別於以往聚光燈下霸氣十足的模樣,褪去舞台上萬眾矚目的樂手身分,搖身一變成為沉穩內斂的音樂咖啡館經營者。

離線,重溫人與人之間的真實情感

「離線咖啡,這個名字我第一時間就想好了。」不同於華山文創園區內的廣場與藝術大街流露活潑熱情的氛圍,走入復古的紅磚屋地帶,彷彿被歲月沉穩的痕跡緊緊環繞 著,經過長久風雨侵蝕的建築,依然透著傲然扎實的性格。

在高大屋瓦間,離線咖啡低調地隱身小小一隅,自紅磚牆延展出來的鐵杆子掛著離線的木質招牌。如探險者般緩步走近,推開復古的大門,彷彿穿梭一場舊時代電影,午 後迷人的暖陽毫不遮掩地從大面窗戶灑落,抬頭一看,挑高空間伴隨著延綿的紅磚層 層疊疊包圍住視線,改造的樓中樓式鋼鐵閣樓和屋頂溫暖的木頭元素相互融合。

大片層架放置著書籍、雜誌、 CD、老舊黑膠唱片與復古的黑白披頭四樂團照片,像是以獨特物件訴說著光陰中流轉的故事。瑪莎笑著說:「打造離線咖啡時,就希望這個地方像家一樣讓我覺得自在,只要擺一張床就可以睡在這裡了,要不是這裡不能洗澡,我還真的會住下來。」

離線咖啡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角落的吧台區,自然裸露粗獷的水管與線路,搭配高腳椅的設置,將人與人的距離緊緊牽了起來。「 以前就覺得為什麼大家來咖啡館都要求免費Wi-Fi、 插座,明明有時候坐在這種地方、不上網,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店的名字就從腦海中跳了出來。」

瑪莎說起曾經去過大大小小的咖啡館,發現大部分的人不是低頭滑著手機,就是拚命使用電腦,也常看到兩個人明明面對面坐著,卻都深埋手機訊息中。「去過歐洲的咖啡館就會知道,走進店裡總是吵得要命,每個人都在講話。」咖啡館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子,會讓你願意和朋友聊天、交流,待上一整個下午,甚至是吵架也可以,「基本上它是一個會發生事情的地方,而不是你瞧見某個人打卡,所以也想要去的地方。」

奧地利詩人彼得・艾騰貝格(Peter Altenberg)曾說:如果我不是在咖啡館,就是在前往咖啡館的路上。不同的文化差異也塑造出渾然不同的生活模式。瑪莎說道:「對歐洲人來說,上咖啡館有如生活的一部分,好比台灣的早餐店,附近鄰居聚集在這裡,打個招呼後坐下來看報紙、發呆、閒聊,是生活再自然不過的片刻。」瑪莎希望離線咖啡不是矯作的拍照景點,而是融入日常的生活場所。

離線咖啡不提供Wi-Fi、插座,甚至沒有架設臉書專頁,在這個急躁的時代試圖重新串起人與人間真實的情感。瑪莎一度想把這個概念做得更極致,「我曾想用鉛板把空間隔起來,讓裡頭完全收不到訊號,可惜實在太貴了,以店名提醒大家就好。」瑪莎笑說。

離線咖啡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離線咖啡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反轉場地與表演者的關係,開啟不一樣的音樂演繹

現已歇業的Live House「地下社會」抗議事件,是瑪莎開始思考結合音樂展演與咖啡館的轉折點。「至少要親身試試,才知道法規不合理的地方在哪、有沒有突破限制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新的樂團的確需要一些表演場所累積經驗,「如果可以提供小 型演出場地,對新樂團的發展也有幫助」。

為了提供新樂團更友善的表演場所,離線咖啡與音響公司以簽訂租約的方式合作,依據表演者的演出性質與需求準備音響設備,不怕時間久器材折舊、損壞。因此,在演出類型上也比較沒有限制,來到這裡的表演者,也會想多嘗試不同的演出手法。

離線咖啡從表演者的角度出發,重視場地與表演者的互動關係,為創造不同的表演模式,舞台設計由可以移動的棧板組成,演出類型也相當多元,包含音樂真實沉著的巴奈・庫穗、歌聲牽動人心的陳昇、躁鬱搖滾樂團先知瑪莉等。「場地給表演者什麼,表演者才可能回饋給聽眾,場所的意義也才會 出來。」瑪莎緩緩說道。

屋頂材質如果是鋁板或鐵板,會產生極大的回音,音樂也會變得相當刺耳。空間配置上,離線咖啡正好擁有極佳的先天優勢,「這裡的屋頂是木頭材質,加上三角型屋脊設計,不僅回音不多,就算有反射的回音,也會是非常好聽的聲音。」

除了對器材、環境的要求,離線咖啡更反轉了一般演出場所與演出者的關係。大部分場地抽成是表演收入的六、七成,表演者拿三、四成。離線咖啡則是完全相反:表演者拿六成,場地只收四成以攤平音響器材的承租費用。「每個演出者都該為自己的音樂與票房負責,當我們期待每位演出者都替自己負責時,當然不能拿多,演出者帶來人潮,而我們只是提供場地才跟著受惠。」除了音樂,離線咖啡也不定時舉辦攝影展覽與各類講座,讓空間內人與人的交流更加豐富。

離線咖啡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從自身風格出發,以音樂刻劃獨特的咖啡店輪廓

「我覺得獨立咖啡館一定要從一個面向出發,才有可能展現自己的樣子,而且是沒有辦法妥協的,店就是經營者個人的放大版」。場所如人,經營者的風格也將展現一間店獨特的輪廓。離線咖啡內播放的歌曲皆由瑪莎親自細心挑選,「我不在的時候, 會將選過的音樂全部放在一個iPad裡面,先前也會設置播放清單,區分下午的音樂、晚上的音樂、下雨天的音樂等」。

「有陣子下雨天,我會在店內播放Rachael Yamagata的《Elephants》專輯,晚上則聽Nina Simone,也會看心情突然來個老歌巡禮。」被問起是否記得店內第一首播放的歌曲時,瑪莎大笑著說:「當然記得!」當時二○一二年底的Simple Life簡單生活節正舉行,店內處於試營運階段,第一張播放的唱片就是披頭四的《白色專輯》,「那是我至今依然最喜歡的專輯之一。」而店內擺設中,也放置著瑪莎珍藏的披頭四的黑白相片真品。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