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禁止土耳其外長入境 土國總統怒轟:「從現在起,我們走著瞧」

荷蘭禁止土耳其外長入境 土國總統怒轟:「從現在起,我們走著瞧」
Photo Credit: Reuter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荷蘭有大約40萬土耳其裔居民,土國當局想在4月16日讓埃爾多安擴張職權公投前,爭取大批散居歐洲的土國僑民屆時投贊成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今天表示,荷蘭禁止土國外長入境的行徑猶如納粹。荷蘭禁止土耳其爭取僑民支持關鍵公投的海外集會,使兩國緊張升溫。荷蘭總理反批埃爾多安的批評是「瘋了」。

法新社報導,荷蘭拒絕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ut Cavusoglu)的班機降落,使恰武什奧盧無法參加一場爭取支持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擴權公投的集會後,埃爾多安重砲抨擊荷蘭。

荷蘭是繼德國與其他歐洲國家阻撓類似活動後,決定禁止恰武什奧盧入境並於鹿特丹舉辦集會。但不像德國是由地方當局禁止一連串有計畫的集會,荷蘭是由中央政府跳出來阻止恰武什奧盧入境。

繼數天前以「納粹行徑」怒批德國阻止多場集會後,埃爾多安今天於伊斯坦堡一場集會上說:「他們是納粹餘孽,他們就是法西斯;你們愛怎麼禁止我們外長飛去你們國家就請便,但從現在起,我們走著瞧,看你們的飛機如何降落在土耳其。」

荷蘭有大約40萬土耳其裔居民,土國當局想在4月16日讓埃爾多安擴張職權公投前,爭取大批散居歐洲的土國僑民屆時投贊成票。

土耳其政府稱變更總統職權能確保穩定及增進政府效能,但反對者指擴權將導致一人獨裁,進一步升高土國多元社會的緊繃。

埃爾多安譴責荷蘭阻撓土國爭取贊成擴權的造勢,並稱「你們就盡量施壓吧,愛怎麼去助長你們國家的恐怖分子隨便你們。這會有後座力的,無庸置疑,我們會在4月16日後開始報復……我們能忍,也會是忍到最後勝出的一方。」

隨著荷土緊張升高,土耳其外交部消息來源指出,荷蘭在安卡拉的大使館與在伊斯坦堡的領事館,雙雙因「安全因素」關閉。

荷蘭總理呂特(Mark Rutte)則指埃爾多安的批評是「瘋了」。呂特說:「我了解他們很生氣,但這已逾越底線;我真的覺得我們在此做的是正確決定。」

恰武什奧盧在伊斯坦堡稱禁他入境令人「無法接受」,他說:「你們幹嘛要在公投選邊站?土耳其的外長是恐怖分子嗎?」

RTX30N0E
Photo Credit: Reuter / 達志影像

此外,原本要在荷蘭鹿特丹一場集會發表談話的土耳其家庭與社會事務部長卡雅(Fatma Betul Sayan Kaya),也在土國領事館前約30公尺被荷蘭警方擋下後,被護送回出發地德國。

卡雅被擋下時告訴NTV電視頻道:「我們已乾等四小時,連杯水都沒有,(荷蘭)警方不准我進領事館。我還被告知要盡速離開荷蘭,返回德國。」

鹿特丹市長阿布塔勒(Ahmed Aboutaleb)後來表示,卡雅已被「驅逐回到她的出發地」,他說,經過數小時談判,證明「不可能找到解決辦法」。

荷蘭有關當局一再告訴土方,他們不歡迎卡雅,「但她仍執意要動身」。

蘋果報導,土耳其國會今年一月通過具爭議性的總統擴權修憲法案,如果下月16日公投通過成為法律,國家將由議會制改成類似美國與法國的總統制,賦予總統更大實權,埃爾多安更可望掌權至2029年。

聯合報導,土耳其去年軍方政變失利後,埃爾多安政府逮捕4萬多人,並開除10萬名公務員,為土耳其與歐盟原已欠和諧的關係火上加油,近日之爭只是最新發展。英國廣播公司(BBC)分析,埃爾多安槓上歐洲盟國很可能是他精心策畫之舉,目的是在修憲公投前把自己塑造成對抗歐洲壓迫者的英雄。

而11日的外交衝突也牽動荷蘭本月15日的國會下院選舉,反伊斯蘭的「自由黨」國會議員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說,荷蘭當局的舉措是他施壓之功。他說:「我要告訴荷蘭所有贊同埃爾多安的土耳其人:『回去土耳其,永遠不要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