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正義與勇氣紀念日──為臺南而死的湯德章

313正義與勇氣紀念日──為臺南而死的湯德章
Photo Credit: 五花鹽 BaconPres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湯德章的守密與捨身,上百名參與二二八起義的臺南人士與成大學生因而逃過大劫,臺南成為全臺灣二二八事件中受害人最少的區域。

文:五花鹽 BaconPress
 
3月13日,有一個很海賊王的名字,叫作「正義與勇氣紀念日」。因為這天,有一個偉大的臺南人為了他細心呵護的臺南殉難了。

比起正義與勇氣,或許這天更適合直接用他的名字來命名,因為「湯德章」三個字,是比「正義與勇氣」還要正義、還要勇敢很多很多的呀!

他叫湯德章,臺南人,3月13日這天的他已經是一具肋骨斷裂粉碎的屍體。在臺南市中心那個七條大路匯聚的圓環中間,整個不成人形的身體、跟他被迎頭開槍而四散的腦漿在臺南的烈日下發燙。

家屬不許收屍。

湯德章
Photo Credit: 五花鹽 BaconPress

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湯德章被推舉為臺南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治安組長。日本時代擔任警官的他順利的運用人脈奔走,維持了臺南的平靜。

3月11日,二三十人的軍警闖入湯德章家中,企圖帶走他。湯德章拒捕,並把握時間迅速燒毀手邊的文件——所有參與臺南二二八處委會的地方人士資料、與協助的成功大學學生名單。

雖然名單燒毀了,但湯德章人還在,於是他被帶回逼供,倒吊刑求。即使過程極其殘忍,反覆的重擊之下讓他肋骨斷裂、粉碎,湯德章卻依然緊守口風,堅決沒有透露任何一位參與人員。

遭受慘無人道的對待到隔日天明,警方從湯德章的口中一無所獲,便直接將他反綁、插上姓名木牌,以叛亂罪名,在臺南市遊街示眾。

3月13日,槍決。 

因為湯德章的守密與捨身,上百名參與二二八起義的臺南人士與成大學生因而逃過大劫,臺南成為全臺灣二二八事件中受害人最少的區域。

據說他在被槍決前,還對著四周為他啜泣的臺南市民們點頭示意、微笑著。


湯德章是臺日混血,爸爸姓坂井,來自東京;媽媽姓湯,臺南人。

因為母親是臺灣人,所以在過去被日本政府歧視;因為父親是日本人,所以在此時受中國政府輕蔑。

日本時代本為警官的湯德章,因為臺灣人身分無法升遷,而改行律師。他在地方一直擁有頗佳的聲望,所以無論在臺南市南區區長、省參議會候補參議員等推舉名單中,往往都有湯德章的名字。

1947年3月,因為二二八延燒得越演越烈,臺灣行政長官陳儀迫於情勢,允諾各縣市參議會提出的「全面改革省政」、「實行市長民選」的要求,湯德章也在這時候成為第三高票的臺南市長候選人。

1947-3-9臺南市選出過渡時期民選市長候選人_Newspaper_conce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孰料隔日,當整編21師軍隊開抵臺南,湯德章隨即被控以預謀叛亂,由軍事審判庭判決死刑。當時報紙寫著:「暴徒坂井德章危害國家民族。」但若硬要這樣以父親的姓扣上湯德章的「日本」身分,那麼他到底危害了誰的「國家民族」?

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中記載:「湯德章之死,臺南市民同聲喊冤」。又説:「他背負起全臺南動亂的責任,是替臺南市民贖罪的羔羊。」事件過後幾天,臺南高等法院旋即改判湯德章無罪,但那些殺人取供的兇手呢?沒有人在乎。


今天臺南市區圓環中心那個七條大路匯聚的圓環中間、湯德章銅像的所在位置,正是他被槍決之處。

1998年2月27日,這裡更名為湯德章紀念公園。然而園中那個象徵中華民國政權的孫文銅像卻依然豎立,壓在湯德章曾經染血的土地上。直到三年前,這個突兀的威權宣示才被拉倒;今年二二八,臺南市政府承諾將湯德章紀念公園還給捐軀在此的他,不會再豎立其他任何人的銅像。

為什麼湯德章紀念公園裡曾高聳著孫文銅像?國民黨不願告訴你的台南228真相

在這一片小小的、血洗過的湯德章紀念公園,居然花費七十年了、這麼多人的努力,才走到了轉型正義的起點。去除威權的覆蓋後,為真相與究責畫好了起跑線。

未來還要好長的路啊。

本文經五花鹽 BaconPres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