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東南亞手札(二):前往檳城的廉航上,我夢到台灣正式加入東南亞

【插畫】東南亞手札(二):前往檳城的廉航上,我夢到台灣正式加入東南亞
Photo Credit:Candy Bir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想到下半人生要在炎熱潮濕的東南亞度過,對我這容易流汗如雨下的人來說,實在十分氣餒,此念一起更覺窩囊,原來大事當前,這就是我擔心的生活小確幸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6804442_10208862524180041_2900737788600
Photo Credit:Candy Bird

前往檳城的班機,我擠在如罐頭的座椅上,廉價航空的座椅向來不講究人性,機艙空氣乾熱,我眼冒金星,空服員推餐車打到我的膝蓋,前面的乘客把座椅後躺,椅背幾乎撞到我的臉,我的腳卡在前面座椅下方,甚至踩到乘客的鞋子,我幻想著把前排座椅丟出窗外飄在空中,整架飛機鋪了棉被在上面滾,就這樣昏沈的睡著了,艙內轟轟作響的馬達聲音像是在催眠。

眼前浮現了馬來西亞的地圖,才發現大馬疆域遼闊,而東馬地區像是一塊神秘雨林之地,北邊夾著一個富裕小國汶萊。2026年,因不知名的原因,台灣或稱中華民國的政府正式宣告流亡,對面強國接收島嶼統治權,情況危及之時,沒想到馬國政府伸出援手,宣佈租借東馬國土,也就是婆羅洲的一小部份給台灣流亡政府,效期是一百年,一百年後再另訂合約,至於疆域大小則為原來台灣的三分一。租賃的國土緊臨汶萊旁邊,馬國政府也打算移居部份境內華人到新台灣國內,畢竟華人在其他國家裡也常常自成一國。

就這樣,台灣正式加入東南亞,因為中華民國的名號已經名存實亡,新上任的流亡政府決定改名台灣民主共和國,此舉也引來強國與馬國的外交關係惡化,新上任的臨時政府總理是在美國出生、原台灣長大的富二代,年輕時想靠簽賭職棒發財,後來金盆洗手後接下家族企業,政治關係良好,因為曾經在政權動蕩中幫助流亡政府和人民很多,風雨飄渺之際緊急接手臨時政府,畢竟要與馬國談租賃國土的大合約,需要一位強而有力的商人。

後來合約內容大致為:「每年新台灣的關稅稅收需分三成給馬國政府,初期馬國會幫忙派兵駐守,但軍事費用需由新台灣政府分期付款,如在該土地無意間發現自然資源,包含礦產、石油等,需與馬國企業共同經營。雨林的開墾受到限制,但有一定的額度,最後還是有優惠的,以一百年來看的話,每年租賃費其實很划算,但金額多少兩國政府拒絕透露。」強國因為馬國的出手相救大表不爽,宣稱每年都要到南海海域來個大軍演,並對馬國進行經濟制裁,但過兩天就收回了,畢竟在那時的世界,作生意賺錢要緊。

經過數十載的努力,勤奮的台灣人民終於改善了自己在「新大陸」的生活,但新的台商也出現,開始入主鄰國汶萊,買房的買房,投資的投資,開發的開發,濫墾的濫墾,圈地的圈地,賄賂的賄賂,很快引起了鄰國人民的不滿以及排華運動。

面對遷移國土對我而言似乎無關痛養,但一想到下半人生要在炎熱潮濕的東南亞度過,對我這容易流汗如雨下的人來說,實在十分氣餒,此念一起更覺窩囊,原來大事當前,這就是我擔心的生活小確幸阿,然後我就醒了,一身臭汗,機艙噪音轟轟作響,空姐正在推銷免稅商品,機長廣播接近檳城準備下降。

IMG_1816
Photo Credit:Candy Bird
在前往馬來半島的交通渡輪,上面載滿了通勤者,東南亞耀眼的太陽在晨曦中升起。
7nhsakq3r0lx469k32jpmzy9yw2ehy
Photo Credit:Candy Bird

塗鴉藝術家Candy Bird 東南亞手札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