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體心理學創始人:教育,使民族走向衰落的劊子手

群體心理學創始人:教育,使民族走向衰落的劊子手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校非但不能培養年輕人具備達到自己明確的目標所應該具備的素質,反而讓他們失去了實現目標的能力。因此,當年輕人步入社會、踏上工作崗位後,他經常會受到一連串痛苦失敗的打擊,給他們造成久久不能痊癒的傷痛,甚至失去生活的能力。

文: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Bon)

在當前的主流觀念中,最為大眾認同的觀念是: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改變人,使他們不斷完善,甚至使他們最終建立起人與人之間的平等關係。這個觀念一再地被重複,最終成為了最堅定的民主信條之一。今天要想抨擊這個觀念,就像過去抨擊宗教教義一樣地困難。

然而在這個問題上,如同許多其他問題一樣,民主觀念與心理學得出的結論和經驗的結論之間存在著嚴重的分歧,包括赫伯特.斯賓塞在內的許多傑出哲學家已經輕易地證明了教育既不能使人更道德,也不能使人更幸福;既不能改變人的天性,也不能改變人天生的熱情。而且,如果受到不良引導,教育的作用就會弊大於利。

統計學家為這一觀點提供了證據,他們告訴我們,由於教育的普及(或者至少是某種形式的教育普及),導致了犯罪率的增加;往往那些與社會為敵或目無法紀的人,都曾是學校獎狀的獲得者。著名的地方官阿道夫.吉約(Adolphe Guillot)在最近一本著作中指出,目前受過教育的罪犯與文盲罪犯之間的比率是3:1。此外,在過去的半個世紀裡,人口的犯罪率也在迅速地猛增,過去每十萬居民中有兩百二十七人犯罪如今卻上升到五百五十二人,增長了133%。尤其引起他注意的是,未成年人犯罪率的增長率上升得最快。眾所周知,為了青少年的成長,法國已經用免費義務教育取代了學費制教育。

我們不能斷定,正確引導的教育無法帶來十分有益的實質成果,而且也沒有人這樣堅持過。即使教育不能提高道德水準,至少會使專業能力得到提升。遺憾的是,尤其是在過去的二十五年裡,拉丁民族將他們的教育制度建立在錯誤的原則上,儘管布呂爾(Breal)、古朗士、泰納等諸多傑出的思想家都曾提出意見,可是他們依舊我行我素,造成了令人惋惜的結果。我曾在以前出版的一本書中指出,法國的教育制度把多數受教育者變成了社會的對立者,使他們成為了強勁的社會主義陣營的信徒。

這種教育制度可能十分適合拉丁民族的特徵,它的主要危險源於錯誤的心理學基本觀點,這種觀點認為智力是通過熟記教科書提高的。由於接受了這種觀點,人們便盡可能地強化許多手冊裡的內容。從上小學到離開大學,一個年輕人在缺乏個人主動性的情況下只知道背書,他們的判斷力和主見就這樣被消磨殆盡。對他們而言,教育就是背書和聽話。

前公共教育部長朱爾斯.西蒙(Jules Simon)寫道:「熟記一種語法或一篇綱要,流利地複述並出色地模仿,這就是上課,一種荒唐可笑的教育方式。它的每個步驟都是一項默認的信仰行為,即對老師絕對的信任。這種教育造成的唯一後果就是讓學生自我輕視、失去主見。」

如果教育真的一無是處,我們還可以對不幸的孩子們表示同情,他們雖然在學校裡學到的不是任何有用的知識,但是畢竟學會了一些有關科勞泰爾(Clotaire)後裔的族譜、紐斯特裡亞(Neustria)和奧斯特拉西亞(Austrasia)之間的衝突或有關動物分類的知識。然而這種教育制度所造成的危害比這要大得多。它使接受教育的人強烈厭惡自己的生活狀態,並極度希望擺脫這種狀態,工人不再想當工人、農民不再想當農民、地位最卑微的中產階級希望自己的後代和他們一樣繼續端著國家公務員這個鐵飯碗。法國教育不是為了使學生的生活更好,而只是為他們從事公職做好準備。在這種職業上取得成功,無需任何自我定位或表現出個人的主動性。

這種教育制度在社會底層創造了一支無產階級大軍,他們對各自的命運感到不滿並隨時準備起來反抗;在社會頂層,它培養出一群輕浮愚蠢的中產階級,他們多疑而輕信;他們既將國家視為王道並抱有極端信任,又總是不忘對它表示敵意。他們常常把自己的過錯推給政府,可是離開政府力量的干預又總是會一事無成。

國家利用課本製造出一批有文憑的人,然而它能用到的人只是其中的極少數,於是不得不讓大多數人失業。由於國家只能把工作分給先來的人,於是剩下沒有得到工作的人便站到了國家的對立面。在社會的金字塔裡,從最卑微的職員到教授、高級行政長官,吹噓炫耀文憑的龐大群體,正紛紛湧向政府的各個職位。商人要找一個幫他處理殖民地生意的人比登天還難,可是成千上萬閒置在家的人卻拚命地在謀求最低級的政府職員位置。僅塞納一省,就有兩萬名男女教師失業,他們不屑做農民或工人,只想在政府裡謀求一官半職。被選中的人畢竟是有限的,於是必然會讓多數人不滿。他們為了自身利益隨時準備參加改革,無論由誰領導,無論目標是什麼。因此,掌握無用的知識成為他們反抗政府的直接因素。

顯然,亡羊補牢為時晚矣。只有經驗這位人類最重要的老師,會煞費苦心地為我們指出錯誤。並給我們指出了正確的教育之路:用實業教育代替可惡的課本和可悲的考試,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引導年輕人重返田間勞作、重回工廠上班,重新開始他們今天不惜任何代價避免的殖民地事業。

如今所有開明人士強調的職業教育,正是我們祖先曾受的教育。今天,在憑藉強大的意志力、主動的創新力和積極的進取精神控制世界的國家中,這種教育仍然十分盛行。偉大的思想家泰恩在一系列著名的文章中明確指出,過去的教育制度與現在英、美兩國的教育制度十分相似;同時,他在比較拉丁民族和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的教育制度時,清楚地指出了這兩種制度帶來的影響。稍後我將引用其中某些重要的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