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不再歧視:《美女與野獸》與HIV

我們可以不再歧視:《美女與野獸》與HIV
《美女與野獸》動畫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Howard Ashman逝世後的26年的此刻,《美女與野獸》真人版即將上映。在這26年後,這個世界對於感染者的歧視與污名化——那頭巨獸,我們有讓這些感染者勇氣去擊退他們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George Hong

最近迪士尼經典動畫《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真人版電影即將上映,電影當中找來公開同志身份的Luke Evans飾演意圖要解救Belle的Gaston外,電影中特地安排一個愛慕Gaston的同志角色LeFou(此角色由在冰雪奇緣中替Olaf配音的Josh Gad飾演),導演是公開出櫃多年的Bill Condon,更別提劇中還有一位自嘲自己演了近一輩子異性戀的Ian McKellen

這些資訊揭露至此,不僅台灣的護家盟看不下去,揚言抵制這部電影之外,國外甚至有個三個孩子的媽寫了封公開信要求迪士尼修改設定,不然將無限期抵制將迪士尼樂園安排至旅遊行程:「當你們修改完,我很樂意再次光臨迪士尼樂園。」

迪士尼照辦的機率微乎其微,但若我們再深入探討下去,其實《美女與野獸》這部動畫本身充滿著更濃厚的哀傷同志故事,我想護家盟更有理由抵制這部電影了。


在1990年代,迪士尼影業憑藉著《小美人魚》的推出,重新挽回在這之前他們動畫長片評價低落的聲譽,甚至是迪士尼文藝復興的濫觴,除了動畫本身的故事性外,音樂與歌曲皆是成功的不可或缺因素。

這幾部動畫的譜曲者是Alan Menken,這次重新推出的真人版電影他仍依舊操刀配樂。

  • 2017年版美女與野獸配樂(旁白是Emma Thompson)

這些經典歌曲的作詞者是Howard Ashman,早在1991年過世的他無緣見到《美女與野獸》動畫版的巨大成功,但我想這部電影會對後世造成如此深遠的影響他應該有料想到——在他離世前,這部動畫的製作人Don Hahn說了 “The film would be a great success. Who’d have thought it?”(這部電影會賣座。誰曾想過呢?)

這時Howard Ashman已經因AIDS的併發症,躺在紐約曼哈頓的St. Vincent醫院病床裡,用著氣若微絲的聲音說著: “I would.”(我曾。)

1-J0S0k7cmt1nVLJ5Adi0uLA
病房示意圖(取自紀錄片Waking Sleeping Beauty)

在那個雞尾酒療法尚未被發明的年代,醫護人員面對HIV這個疾病幾乎是兵敗如山倒,其中之一是Queen的主唱Freddie Mercury,在他向世人公開坦承他有HIV過沒多久,就因為AIDS的併發症而逝世,即便大家開始重視這個議題,科研投入無數經費試圖找出抵抗的方法。但直到1995年,華裔科學家何大一研發出雞尾酒療法暫時作為防禦的策略:降低先前藥物所帶來的嚴重副作用。時至今日,許多防疫學者仍舊在尋找根治HIV的可能性——即使微乎其微,但大家都在努力著。

Howard Ashman在1988年確診為HIV陽性,那時他正投入製作《小美人魚》的製作,寫了一首經典卻差點被製作人因為試片反應不佳而刪掉的〈Part of Your World〉,美人魚Ariel迫切唱著想要雙腳的心聲:

What would I give if I could live
Outta these waters?
What would I pay to spend a day
Warm on the sand?
要在海底世界外生存我得放棄什麼呢?
要在沙灘上玩上一天我得付出什麼呢?

現在聽來,也許是Howard Ashman藉由這首歌表達他除了想從男同性戀者這個桎梏中逃脫外,也想從疾病所帶給他的恐懼中解脫,彼時,HIV與不治之症不偏不倚的劃上等號,確診為HIV陽性的他,離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 Howard Ashman當時所錄製〈Part of Your World〉的Demo

隨著《小美人魚》電影版的成功,迪士尼開始進行《美女與野獸》的計畫,在《小美人魚》中合作無間的Alan MenKen與Howard Ashman再次搭檔,但這次,他們的壓力不單是來自電影本身,多了疾病這個不速之客。隨著Howard Ashman病況的惡化,迪士尼的畫師甚至得到醫院與Howard Ashman開會商討電影事宜,到後期,他不僅虛弱無法說話,體重僅剩80磅,視力也消失。

1-4MRsxT4T4wgs6H2dCmBwRQ
Howard Ashman於1991, Mar 14過世

他甚至連這部動畫最終完成版都沒看過,
在1991年的三月14日,溘然長逝,年僅40歲。

  • Howard Ashman所錄製的Beauty and the Beast Demo版
1-DWnN8rMsndlB-JyGhb0QtA
1991年電影字幕最後向Howard Ashman致敬。

在1991年電影版,所有工作人員的字幕跑完後,這些曾經與Howard Ashman共事過的夥伴們特地寫了一段文字紀念Howard Ashman:

致我們的朋友, Howard,
他給了美人魚歌聲,
以及一頭巨獸的靈魂,
我們將永遠感激。

Howard Ashman 1950–1991

而Howard在離世前,他也在1992年上映的電影阿拉丁參與製作,當時他寫下了這首〈Proud of Your Boy〉:

  • 由Howard所唱〈Proud of Your Boy〉的Demo

Mom, I will try to
Try hard to make you
Proud of your boy
母親啊,我盡我所能試著要讓你替我感到驕傲

這首歌還是在1992年上映的電影裡被刪除了,但在2011年改編成舞台劇的版本裡又重新被加回來,雖說是唱給主角未知的母親,但未嘗不也是Howard心聲的宣洩呢?


若把疾病代換成一頭巨獸:疾病的污名化、眾人對感染者道德上的指責,讓他們無法公然地活在眾人眼光底下,是的,就是這樣的巨獸。在電影的最後,這頭巨獸死去,因為真愛而得以復生,並且搖身一變成了極具魅力的王子。

但現實生活呢?事實上,在2017年的現代社會,這些感染者仍舊面對不被諒解與強印上的污名化,一頭頭巨獸就此與這些感染者們共存,童話故事仍舊是童話故事。

1992年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上,主持人Billy Crystal用了紅絲帶作為別飾別在西裝上,當年最佳原創歌曲入圍的名單是:

“Beauty and the Beast” — Beauty and the Beast– Music: Alan Menken • Lyrics: Howard Ashman

“Be Our Guest” — Beauty and the Beast • Music: Menken • Lyrics: Ashman

“Belle” — Beauty and the Beast • Music: Menken • Lyrics: Ashman

“(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 — Robin Hood: Prince of Thieves • Music: Michael Kamen • Lyrics: Bryan Adams & Mutt Lange

“When You’re Alone” — Hook • Music: John Williams • Lyrics: Leslie Bricusse

頒獎人是有同志教母之稱的Liza Minnelli與對同性平權不遺餘力的Shirley MacLaine,一個則在胸前別上了紅絲帶,另一個則是全身紅,看當時所存留下來的影片,該屆奧斯卡金像獎幾乎全場與會的嘉賓在胸前都別上了這個具特殊意義的紅絲帶。

  • 1992年奧斯卡原創歌曲頒獎片段

最後得獎的是〈Beauty and the Beast〉,譜曲者Alan Menken先致詞,接著,交由Howard Ashman的伴侶Bill Lauch代表發表得獎感言:

這是首座奧斯卡金像獎頒給因為愛滋而逝世的人。

在他逝世後的26年的此刻,《美女與野獸》真人版即將上映。在這26年後,這個世界對於感染者的歧視與污名化——那頭巨獸,我們有讓這些感染者勇氣去擊退他們嗎?

1-CgYmzO9SHrVJWeEpiLs6tQ
前一陣子在臉書上的分享圖

面對台灣是否要通過婚姻平權的紛紛攘攘,這些感染者們似乎被拿來作為祭旗:不論是被指控吃掉台灣健保資源、造成吸引外籍感染者到台灣接受治療的誘因、男男性行為感染者突破20K的理由都聽過。

男男性行為占HIV感染者為多數,在世界主要都會城市舉世皆然,是此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在2014年設立90–90–90的目標

  1. 90%的感染者知道自己疾病狀態
  2. 90%的感染者接受藥物治療
  3. 90%的感染者的病毒量測不到

努力推動事先預防投藥(Pre-exposure prophylaxis, PrEP)甚至明確指出降低因為HIV所造成的偏見與歧視也是他們要努力工作的目標,台灣呢?

1-zVLU8Nf_bQWpl-wVgILgWA
隨處可見的歧視

不僅有臉書專頁帶頭散佈謠言,隨處可見的偏見與歧視,污名化。說婚姻平權後會造成外籍感染者到台灣,但是若真是因為台灣婚姻平權過就造成台灣人在求偶上有加分,甚至讓這些人願意放棄原本國家的薪資與福利到台灣來定居,你自己都不會覺得這整句話聽起來非常不合理嗎?


行文至此,若真的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各位教徒們,真的可以放棄看《美女與野獸》,我替你們找出更堅定反對這部電影與卡通的理由了。

  • 當年奧斯卡〈Beauty and the Beast〉表演片段

Just a little change
Small, to say the least
Both a little scared
Neither one prepared
Beauty and the Beast

但給那些不是教徒的人們:

至少從微小的改變開始,不論你是美女或野獸,即便一開始會有些驚惶與沒完善準備,那時Howard Ashman是這樣期許寫著:

Bittersweet and strange
Finding you can change
Learning you were wrong

當你發現自己能夠改變、發現自己有錯
你會覺得苦樂參半、你會覺得有點奇怪

面對偏見與歧視,永遠不怕晚,只怕永遠不改變。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