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音樂祭的不歸路:專訪街聲總監小樹

朝聖音樂祭的不歸路:專訪街聲總監小樹
Photo Credit:小樹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音樂祭這種活動有很古老的歷史,曾經人們利用音樂祭來酬神,像是台灣民俗中的野台戲那樣,古時候的音樂祭祭祀目的遠大於娛樂。到了今日,我們不再需要以神知名享受這些美好的事物,但去一趟音樂祭仍然像是一趟朝聖活動。

音樂祭這種活動有很古老的歷史,曾經人們利用音樂祭來酬神,像是台灣民俗中的野台戲那樣,古時候的音樂祭祭祀目的遠大於娛樂。到了今日,我們不再需要以神之名享受這些美好的事物,但去一趟音樂祭仍然像是一趟朝聖活動。中外古今許多知名的音樂祭,像是胡士托音樂節(The Woodstock Festival)或科切拉(Coachella)音樂節皆辦在郊外,更別說還有些音樂節活動辦在深山叢林裡,參與的觀眾不管天氣好壞,得要背上裝備,簡單的需要一頂好的遮陽帽、一對墨鏡、一瓶水,就能出發;困難的,你可是得背著帳棚、準備糧食、套上雨鞋,翻山越嶺地去聽音樂。

參加音樂祭就像是古時候人們徒步數月,只為了去聖地膜拜。音樂祭有個這樣的特質,當然還有現場聆聽音樂的層面,這回特別拜會身兼資深樂評、中廣電台「StreetVoice未來進行式」DJ、「見證大團誕生系列」總策劃,以及2017年元旦升旗典禮主持人-小樹,他除了熱愛音樂也有豐富的音樂祭經驗,一年到頭四處飛飛飛,就讓他們來為我們說說音樂祭的朝聖路。

「在現場更能感受這種音樂存在的意義,」小樹說道:「聲音突然變得很立體,似乎是有重量地壓在身上。」小樹十分推薦日本富士搖滾音樂祭(Fuji Rock),富士搖滾是日本搖滾音樂祭的先驅,由Smash公司主辦,自1997年開始,至今也有20年的歷史。這行之有年的音樂祭,從1999年開始在距離東京近3小時車程的苗場滑雪場舉辦,在炎夏無雪的季節,多了12萬音樂狂熱者走進山間森林。主辦單位要應付這樣高數量的樂迷,實屬困難,充分展現了主辦單位的執行能力。小樹回想,除了第一次去富士搖滾,碰巧遇到颱風,那次的經驗慘烈得很有趣之外,往後數年每一屆的富士搖滾都是一趟豐富、愉快的體驗,他說:「對主辦單位的經營能力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Fuji Rock 2016 主舞台
Photo Credit:小樹提供
富士搖滾在山林裡舉辦如此大型的活動,每年都吸引超過10萬樂迷前往,想要滿足這麼多人的需求,考驗著主辦單位的執行與應變能力。

到底富士搖滾最值得的推薦的是什麼呢?他回答:「各個舞台附近都找得到食物攤位!」,然後急忙笑著補充說這不是貪吃,而是你希望歌迷專心在場內享受三天的音樂,把他們的飲食需求照顧好很重要。被大自然環繞的富士搖滾,遠離人居,沒有吵到鄰居的問題;相較之下,過去在台北圓山舉辦的「野台開唱」,年年都被附近居民檢舉噪音問題。除了這個好處,富士音樂祭也和苗場滑雪場合作,為夏天沒有雪客滑雪場和附近旅遊業者帶來本是淡季的多餘收入。台灣也有類似的音樂活動,譬如過去在烏來的秋虎祭、文山農場的愛愛搖滾帳篷音樂祭,同樣辦在離市中心較遠的郊區,活動安排上有了更多彈性,不僅能給當地帶來觀光人潮,歌迷們也能有機會走出城市,感受不同區域的在地氣息。

當然除了這種在山林野外的音樂祭之外,活在現代文明中的我們,不免喜歡享受現代文明帶來的方便性,即使再愛聽現場音樂表演,也有些歌迷無法忍受那種站在泥濘裡的格拉斯頓伯里(Glastonbury)或胡士托風格,簡而言之就是你無法分辨啤酒、汗水、尿、泥土和大便的風格。要想征服天氣和廁所問題,除了需要一些運氣之外,最重要的還是主辦單位的經驗和實力,即便能克服天氣和廁所問題的戶外音樂祭不多,但也有許多室內的音樂祭,有些音樂類型也比較適合室內,小樹推薦我們台灣的鋼琴音樂節-P Festival,這場音樂盛會對喜歡古典音樂、或是實驗音樂的歌迷來說就是個好的選擇,他說:「每年P Festival的陣容都非常吸引人。」

聊音樂祭的同時,長年身處音樂產業的小樹有感而發地說:「在數位時代,音樂創作者必須更紮實地去接觸你的聽眾,必須可以用現場實力說服聽眾。」說到底,做出好的音樂和做出好的音樂祭有著類似的哲學,台灣藝文圈少不了這些如同伊卡洛斯的例子,看到許多有才華但是沒有實際目標的人失敗,小樹也感到扼腕。

Fuji Rock 飲食攤販
Photo Credit:小樹提供
一場大型的音樂祭,動輒萬人、十萬人,要怎麼解決飲食和排泄(包含垃圾)的問題,可說是音樂祭最大的挑戰之一。怪不得小樹特別點出富士搖滾能夠人性化地讓參與的樂迷都能輕鬆的找到飲食和飲水。

以台灣唱片業來說,在最顛峰的時代,一張暢銷專輯大約能賣一百多萬張銷售量,平均來說唱片也都能賣出約三、四十萬。現在雖然市場劇烈萎縮,年輕的樂團們要是有實際的目標,把預算抓緊,要想賺錢也不算困難。問題是,現在有太多人,一出手就說要做天團,但是天團可不是喊口號喊出來的,每每評審樂團比賽,大家都要他給樂團意見,而他的意見總是「把樂器練好、把歌練熟」,小樹笑說「你有辦法想像幽浮一族(Foo Fighters)落拍嗎?」說到底樂團和音樂還是得靠實力取勝。

就拿近年來樂團成功例子之一的草東沒有派對來說 ,小樹指出,少數樂團的風格和性格很清楚,因為他們知道身為創作者自己的價值定位。樂團要懂得不受外界流行干擾、保留自己的創作原則。因為創作跟任何工作都一樣,在這個過程中,要先有紮實的基礎;創作之外,樂團對市場的格局、產業的架構的認識也十分重要,創作者必須先做好功課,才能在機會來臨時把握住。

這些建議,不管是創作音樂、經營樂團或是策劃音樂祭,全都通用。他也舉了3月底要在高雄舉辦的大港開唱,2006年開始的大港開唱,馬上要過11歲生日。這個南台灣的老牌音樂祭能夠年年穩定成長,證明了在地方政府的支持和策劃團隊的理想和心血,要成功並不是天方夜譚。如同2016年大港開唱的策展人,同時也是閃靈樂團成員的Doris曾說過的那樣:「音樂祭是策展團隊對於心中理想世界的實踐,對我來說,它更像是創造一個世界、一種社會、一種境界;以音樂人來說,它如同寫歌一樣,是一個『創作』。」

cover-1050x700
Photo Credit:草東沒有派對
草東沒有派對是台灣獨立樂團裡2016年最火熱的一團,小樹對他們的成功也有細緻的分析。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