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力耗竭與忘卻行醫初心

心力耗竭與忘卻行醫初心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t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大眾對醫生有所期望,但醫生心力耗竭的情況嚴重得來不被關注,短期會做成醫患期望落差,嚴重的甚至影響社會的健康。

不少醫學生進入醫學院時都滿懷大志懸壺濟世,但當完成六年醫學院加上一年實習而成為正式醫生之時,整個人都變了很多,不少甚至會被詬病為無理想無使命。走入醫生的工作間,又或多醫生聚腳的飯堂,每天埋怨自己入錯行的聲音不絕於耳,甚至每年都見到不少經濟上較充裕又同時做到「無癮」的同業放下白袍投身他行。當大眾對醫生有所期望,但醫生心力耗竭(Burnout)的情況嚴重得來不被關注,短期會做成醫患期望落差,嚴重的甚至影響社會的健康。

問題是,心力耗竭的醫生是否已經忘記當初習醫的原委和初衷?情況嚴重嗎?

美國醫學學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為了找出答案,從正在執業的醫生名單中,先剔除駐院醫生,然後隨機抽樣四千位專科醫生發出問卷,最終有二千二百多位醫生回應。他們的平均年齡約52歲,三分之二為男士,接近6成為白人,有13.3%為家庭醫學醫生,內科、婦產科以及兒科分別佔11.3%、5.1%和7.0%。47%的醫生在集團執業,獨自執業以及在醫院執業的值為六分之一,二千二百人中約一半醫生報稱為受僱人士。研究剛被單於《梅奧醫院論文集》(Mayo Clinic Proceedings)今年3月的期刊上。

研究指回應的二千二百多位醫生中,有639位,即約28.5%,表示經驗了不同程度的心力耗竭。與沒有心力耗竭的醫生比較,表示心力完全耗竭的醫生會較易出現以下問題:

  1. 較少認同他們的工作有所意義,勝算比(odd ratio)為05,
  2. 較少認同工作為生活中其中一樣最重要的事,勝算比(odd ratio)為38,以及
  3. 較少認同他們的工作會令世界變得更美好,勝算比(odd ratio)為38。

而同時,出現心力耗竭的醫生會比沒有心力耗竭的同袍,出現以下情況:

  1. 較難享受與他人談論自己的工作,勝算比(odd ratio)為23,
  2. 如果可以的話,再次選擇同樣工作生活,勝算比(odd ratio)為11,以及
  3. 如果經濟許可,就算沒有薪金也願意繼續現時的工作,勝算比(odd ratio)為30。

作者認為,心力耗竭的醫生較難從工作中找到他們的召命或使命,他們會視醫療工作為收入的來源。作者提出,工作動機可以分為內在(我想幫人)以及外在(因名利我得去幫人),而內在動機往往比外在動機更有效提昇工作表現。作者就現時美國的醫療制度提出反省,並提倡政策制定者有責任去改善醫生的工作環境來改善醫生的身心健康,以及支持他們的使命關以及對社會的關注委身。

作者最後再次強調,心力耗竭能夠蠶食醫生的使命感,醫生表現會受到影響,最終影響病人的照顧。作者指出如何在工作場景支援醫生的身心靈感受,值得各方的關注。

與其他論文一樣,作者並沒有把心力耗竭的醫生喪失使命感歸類為個人問題,而是要求從政策層面來解決。回到香港,政府作為醫療和教育市場的最大付鈔者,但醫療和教育界同工的心力耗竭,你和我都非常熟悉,並且已經正接影響病人和學生(我相信社福界也一樣)。特首三位候選人都不是醫療背景出身,對如何改善行醫環境減少醫護心力耗竭既沒有靈方妙藥,也不見他們會從這樣改善醫護身心靈健康的高度去改善病人以至社會的健康。難道我們就只可以望天打掛,好自為之?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令香港的醫生「莫忘初心」?

參考資料︰Jager AJ, Tutty MA, Kao AC. Association between physician burnout and identification with medicine as a calling. Mayo Clinic Proceedings 2017;92(3):415-422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肥醫生@生死工房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