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官只不過是漁人得利的順治帝

胡官只不過是漁人得利的順治帝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首選舉受全城注目,作者特意借清朝的歷史,看胡國興在這次選舉的角色和意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自從「葡萄乘淑儀」宣佈結束選舉工程後,特首選舉已去到三分天下的局面。我有點同情葉劉,因為她也算「功在黨國」,不單被Carrie同John兩個前下屬後來居上,現在連閘都入不到,輸得難睇。名義上是「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實際上卻是惠州市陳小春政協的飲歌「取消資格」,薯片的死忠粉絲很努力想營造到兩王相爭的局面,所以或明或暗地攻擊胡官鎅票,理論越出越新奇。

我一直不明白,小圈子選擇不是行議員那種比例代表制,何來會?票?胡官的選舉工程雖然公關不夠 John 好,但至少感覺真誠,死忠薯粉何解要摒他於門外,而不花子彈去攻擊他們眼中的頭號大敵林鄭。雖然小圈子選舉的本質不公義,但至少要君子一點,盡量公平競爭,反正在薯粉眼中,只要有第二輪,都必定是林曾之戰。何解不讓胡官在制度下作最大的努力,即使有機會輸,也要讓人輸得光彩嘛。商界現在也開始散播奇怪陰謀論,主流的「撐曾商界論」是這樣:很多本地商人都因形勢所逼而提名林鄭,只要最後民意盡在薯片,所有商界都會暗票選回薯片,所以要打胡官,因為胡官會搶薯片民望,胡官就是鎅票的「鬼」。

我對這類論述很反感,因為這是超主觀願望,大家都把商界當成田少,幻想會有當年23條議案中成為關鍵倒戈一票的奇蹟出現,但好像田少這類真心商人,又有幾多個?田少商界發展雖無礙,但政治上失落政協一職,人所共睹。與其相信陰謀論,重視利益的商界更情願相信田少這前車之鑑。所以幾廿歲人,唔好咁多陰謀論幻想了。同埋,這類論述的前提,是看輕了胡官,覺得胡官無力跟雙雄一戰,且民意重疊,所以打胡官打得更狠。我覺得胡官底子不差。在我眼中,胡官正是形勢大好,很大機會成為執死雞的清朝順治帝。

睇返清朝歷史,我覺得跟現在香港特前選與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皇太極死於腦中風,當時繼承人未定,引起宮廷內鬥,主要是兩派人,肅親王豪格和睿親王多爾袞之爭。讀到豪格的權力分佈,我不禁想起薯片,會心微笑了出來。當時豪格親掌正「藍」旗,但又有皇太極留下的正「黃」旗和鑲「黃」旗以及眾多大臣們的支持。自從雨傘運動撕裂後,香港也剛好以顏色分成了藍、黃兩派。薯片自言是建制派,咁即係「藍絲」啦,但他又得到泛「黃」的泛民大力加許同提名,以顏色去睇,不就是跟豪格不謀而合嗎?哈。多爾袞就係正白旗與鑲白旗,簡單類比,就是林鄭了。

當時親黃的鰲拜差點要跟多爾袞流血兵變,但最後都止戈解決,兩派無得做皇,共同推擁了一個獨立於兩派的順治出來。兩派的權力都有做到「妥善」的平衡配置,順治帝由多爾袞和兩黃旗的濟爾哈朗共同輔政。順治漁人得利,是真實歷史,凡人看輕胡官,只睇到林曾雙鬥,又怎知胡官不是執死雞的順治?如果識玩,讓大局繼續撕裂,倒不如找一個各派無利害也有好感的胡官做特首,然後兩派做好權力配置,共同執政。歷史的教訓係多爾袞笑到最後,因為親「黃」的濟爾哈朗唔夠鬥,後被罷官。香港現實也是這樣,親「黃」的泛民是公認無政治人才,一定唔夠戰功多、實戰名、有功名的多爾袞鬥。與其爭,不如學多爾袞,掌實權做攝政王,反正帝號都係虛名,胡官是君子,由其當特首才是最恰當。

坦白講,薯片當選,對我的階級利益是最好的,但我見過胡官,覺得他真誠正直,非常有好感。都係那句,小圈子雖不公,但胡官是君子,我也不欲見到他中箭,也希望他在制度的極限下,為市民盡最大的努力去競爭。

本文獲作者授權自〈摸魚手扎〉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